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64 爸,杀光他们

1864 爸,杀光他们

因为陈近南的突然袭击,又加上本身就很出色的实力,一上来就干掉了至少六七个改造人。

剩下还剩二十个左右,一个个都变得慌乱起来,畏畏缩缩地不敢在上前了。

那名队长厉声喝道:“你们在搞什么,他再厉害也是个人,而且是一个人!我们都是战斧的精英,平时就是守护着白殿的,如果连个陈近南都对付不了,还守护什么白殿?都给我上,拿出全力来对付他!”

这名队长不光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身先士卒地冲向陈近南。

队长都这么做,剩下的人当然精神振奋,跟随着他一起冲向陈近南。

这些可都是A+级的改造人,和X、Y、Z级的改造人啊,多达二十几个!当初甭管我们围攻萨姆还是乔戈尔,只要有三名天玄境五重实力,再加其他若干名的天阶上品打辅助,就能将他们给干掉了。

陈近南当然很强,但他也只有天玄境七重而已,相较堪比天玄境九重的S级改造人还差两个档次,又怎么可能是这么多天玄境三重实力的改造人的对手?

等这些改造人缓过神来,齐心协力地攻向陈近南时,形势又一下逆转了。

强大如陈近南,也不得不被他们压下去了。

这里的新型改造人实在太多,这就是洪社的人始终不敢来盛顿城的原因,陈近南也是一样的,即便是来,也只敢偷偷摸摸的。

我的心里明白,陈近南肯定能够撑上一会儿,但说到底他斗不过这么多的改造人!

我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脑子也眩晕着,随时都要昏过去了。

但我还是努力摸出手机,努力地拨出一个号码。

“爸……”

“儿子,你现在什么情况了?”

“很危险……”我有气无力地说:“南哥来了,他也快撑不住了……”

“等着,我马上就过去!”

我能清楚听到南王气喘吁吁的声音,显然正在急速地奔跑着。

“在巷子里……巷子里……”我努力说完最后一句话,手臂便无力地垂了下去。

南王很快就要来了,他们两个联手的话,一定可以突出重围……一定可以……

“张龙,你怎么样?”

伊娃急匆匆奔过来,紧张地看着我。

虽然现在我不是魏子贤,但伊娃一样很关心我,她是一个好姑娘啊……

“你快走……”我冲她摇着头:“快把荣公子带走……”

“你怎么办?”伊娃还是非常紧张。

“我没事……”我说:“南王一会儿就来,你先赶紧走吧,再迟的话,亚菲特没准都要来了,到时候你想走也走不成了……”

提到亚菲特,伊娃确实紧张地打了个颤。

“好,那你小心,我先走了!”

伊娃立刻转身奔向摩托,吃力地把摩托车扶起来,又吃力地把荣禄拖上去,一路风驰电掣地走了。

现场只剩下我,和奋力大战改造人的陈近南。

在这短短时间里,陈近南又干掉了三四个改造人,但他自己的处境也很艰难,在多名改造人的围攻下,肉眼可见地受了不少伤,嘴巴和鼻子都在流血,体力也消耗了不少,看上去有些吃力了,但还是努力地应付着。

现在的他,就是想跑都跑不掉了,前后左右全被改造人堵住了。

“南……南哥……”我也不知道陈近南能不能听得到,气若游丝地说:“你撑住啊,我爸一会儿就来……”

陈近南显然没有听到,他正忙于对付四周的改造人。

“陈近南,你竟然敢到盛顿城来,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啊!”

“你不在你的西边当霸王,竟然还敢跑到东边挑衅,你可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真以为这里是你们洪社的天下了?”

这些改造人刚才还很慌乱,现在看到陈近南受伤了,体力也下降了,突然意识到他并不是神,哪怕自己这种普通的改造人也能对他造成伤害,所以一个个又趾高气昂、狂妄自大起来。

陈近南有伤在身,但气势一点都不减,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纸扇,一边冷笑着道:“就你们这群虾兵蟹将,还想击败我吗?我也实不相瞒,我是来杀亚菲特的,把他给老子叫出来吧!”

“嘿嘿,就你还想叫出我们博士?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吧!”

双方再次激烈地战在一起。

又有几个改造人被陈近南杀掉了,无一例外都是喉咙被割断了,但陈近南自己也伤得越来越重,浑身上下都挨了好多拳、好多脚,眼看着他都快站不住了,那名队长立刻兴奋地说:“大家再加把劲,马上就能干掉他了!”

“轰”的一声,队长再次身先士卒,狠狠一脚踢在陈近南的胸口。

陈近南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跌落在地,扇子也摔到一边了。

“哈哈,杀了他!”队长兴奋极了,像是吸血鬼一样扑向了陈近南。

众人也都一起奔上。

十多个人就像疯了一样踢打着陈近南,他们平时连洪社的边都摸不着,只听说洪社很厉害,陈近南就像神一样。

现在,他们竟然在殴打陈近南,而且即将要把陈近南杀死了!

他们一个个都十分兴奋,争先恐后地往陈近南身上踩着、踹着,陈近南就好像一条任人欺凌的狗,和我刚才的样子一模一样。

而且,殴打的时间比我还长、比我还重。

南王,怎么还没有来?

“不要……不要……”我吃力地朝陈近南扑过去,举着手想阻拦那些家伙,但是一点用都没有,我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哈哈,又来了个急着死的!”

一个缺条胳膊的Z级改造人将我拖进了人群里,众人一边踹我,一边踹陈近南。

陈近南受的伤赫然比我还要重了,起码我还能动,他连动都不能动了,眼睛也即将要闭上,看样子都快死了。

仔细想想,我和陈近南也没什么太深的感情,我俩单独交流的机会都屈指可数,但我还是疯了一样扑到他的身上,任凭那些拳脚落在我的身上,我很吃力地俯在陈近南的耳边说道:“南哥,再撑一会儿,我爸马上就要来了……”

陈近南的眼睛微睁了睁,轻轻“嗯”了一声,又把眼闭上了。

“你别睡啊,别睡!”我焦急地大叫着:“爸,你在哪啊,你倒是快来啊……”

“砰砰砰!”

一连串重拳出击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便有四五个改造人飞出去,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我和陈近南的面前,赫然就是南王。

南王的身形着实高大、伟岸,两只拳头上还戴着寒光四射的指虎。

南王终于来了!

这一刻,我差点都哭出声来,我都二十多了,但是看到南王,还是像孩子看到父亲一样。

我一边抱着陈近南的头,一边冲南王哽咽地说:“爸,将他们都杀光!”

南王真是一路奔过来的,气喘吁吁、汗如雨下,但两只眼睛还是迸射出凌厉的光,厉声说道:“一定会的!”

接着,南王便出手了,两只拳头不断出击,这些改造人无论出拳还是出脚,大多都在南王手上扛不住几招,有不怕死和他对拳的,直接被他轰飞出去,整条手臂都要断了。

身为天玄境七重实力的南王,更无愧于“炎夏第一铁拳”的称号了!

追上来的一共二三十名改造人,我比较弱,只干掉三四个,还都是A级的改造人。

陈近南则强得多,至少干掉了十几个。

南王刚才猛地现身,趁着这些改造人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干掉了四五个。

也就是说,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个改造人了!

在南王的重拳出击之下,这些改造人连连败退,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虽然也有些改造人能攻到南王,但对南王来说如同挠痒痒一般,也造不成多么大的伤害。

他们牺牲了十多个兄弟,好不容易才干掉陈近南,结果又来了个和陈近南差不多实力的人,简直就让他们绝望到了谷底!

那名队长挨了南王几拳还没倒下,虽然已经吐出了不少血,但还是咬牙切齿地道:“兄弟们,都别退缩,这里可是盛顿城啊,援兵马上就会到的,最终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确实,这里毕竟是盛顿城,我们又是从白殿中闯出来的,必定还有无数追兵正在寻找我们。

这么一说,剩余的几个改造人又来了劲,再次全身心地攻向南王。

但是南王已经势不可挡,一双铁拳接连轮番出去,平均每隔半分钟就要干掉一个。

打着打着,只剩最后五六个了,面对南王凌厉的铁拳,他们个个慌得不行,甚至想要逃走,毕竟地上已经躺了一堆死尸,谁也不想成为那些死人的一份子啊!

“都不要跑!”队长再次叫道:“胜利就在眼前,我们马上就要干掉他……”

话还没有说完,南王突然一个闪身,窜到他的身前,掐住了他的喉咙,冷冷地道:“你们胜不胜利我不知道,但死亡在你的面前了!”

“你……到底是谁?”队长哆哆嗦嗦地说着。

“南王!”

这两个字一出口,队长的眼睛都瞪大了,显然是听说过这个名字的。

但他也来不及说什么了,因为南王的手一使劲,他的脖子便被掐断,人也彻底死了过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64 爸,杀光他们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