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65 又见金龙旗

1865 又见金龙旗

那名队长一死,其他的改造人无疑更加慌了。

他们只剩四五个人,无论怎样都不可能斗得过南王,而且群龙无首、军心大乱,当场吓得四散而逃!

南王并没有追赶他们,与其将这些喽啰赶紧杀绝,不如尽早将我和陈近南救走,毕竟这里是盛顿城,是战斧绝对的大本营,有着无数的改造人和守卫。

因为这是暗巷,他们暂时没追上来,但这只是时间问题,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南王立刻朝着我和陈近南奔过来。

但也就在这时,巷子里竟然又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至少有上百人正朝我们这边奔来,隐约可见他们都有一张米国人的脸。

“哈哈,咱们的援兵来了!”

准备逃走的那四五个改造人顿时来了精神,再次攻向南王,试图缠住南王,等待援兵赶到。

南王只能再次应战。

即便他是南王,对付这四五个改造人也得好大一会儿。

有这时间的话,足够援兵重重包围上来,将南王给淹没了。

那样一来,我们三人今天将会统统死在这里!

所以我立刻着急地喊:“爸,你别管我们了,你快走吧!”

南王现在想从这四五个改造人的围攻下逃走很容易,一旦对方的大军包围上来,他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

可想而知,南王当然厉声拒绝:“胡说八道,我怎么能不管你们?”

“可是你再这样……”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巷子的另外一边突然也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

两面夹击了么?

我的脑子“嗡”一声响,接着回头一看,就呆住了。

竟是一群华人面孔,领头的人正是洪社在纽城的老大居永寿,是他领着洪社的人来了。除了他们以外,紧跟着居永寿的竟然还有罗子殇、宋万年、孟晚荣、邓阳……当然也少不了赵虎、锥子、程依依、韩晓彤!

他们怎么来了?

“是我……我叫他们来的……”在我怀中的陈近南气若游丝地说:“我怕发生什么意外,也怕自己来得迟了,所以让居永寿领着人从纽城赶来,但也不敢距离白殿太近,所以刚刚才给他们发了消息说是在这……你爸……你爸也是一样,让你们的人一起来了……”

这件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南王和陈近南没告诉我。

我猜,他们是不信任伊娃,怕我被伊娃给骗了,所以才准备了这些后手。

不管怎样,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居永寿和罗子殇、赵虎他们冲过来的时候,我的心中当然一片狂喜,我们有救了,终于有救了!

甭管能不能打过对方,能逃走就可以,我们也不是来拼命的,亚菲特还值得我们拼一下子,这些工具一般的改造人就算了吧,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而且,我们打得越多越吃亏,这里毕竟是盛顿城,对面的人会越来越多,最终还是我们讨不了好。

众人一窝蜂地冲过来,立刻就帮南王解了围,将剩下的那几名改造人杀死了。

与此同时,对面的人也冲过来,两边的人迅速厮杀在了一起,“咣咣锵锵”“砰砰啪啪”的声音络绎不绝。

对面后来赶到的这批援兵,一样是以改造人和守卫为主,但质量相较之前就降不少了,否则早就跟上来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有A级改造人,也有B、C、D级的改造人,总得来说和我们这边实力相仿,所以两边算是打得十分激烈。

“南哥,你怎么样?”居永寿算是其中实力比较强的,所以在打斗之余还有空问一句。

“没……没事……”陈近南有气无力地说着。

其实陈近南已经快不行了,他受的伤可比我重多了,至少被那些家伙踢了十多分钟,内伤都不知道受了多少,我明显能感觉到他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

“那就好!”居永寿并不知道陈近南什么情况,以为真的没事,大声喊了句好,又冲到人群里面去了。

赵虎、程依依他们也都纷纷问我:“张龙,你怎么样?”

“我也没事!”我勉强能动、能抱陈近南,虽然受的伤也挺重,起码生命没有危险。

两边打得十分激烈,各种厮杀声、叫喊声响成一片,两边的实力本就相仿,再加上南王的话,对方更是连连败退。南王在其中真是碾压般的存在,如鱼得水、如龙入海,杀得对方惨叫连连。

这样下去的话,只要对方短时间内没有新的援兵到来,这场小型战斗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可是陈近南越来越不行了。

我浑身发抖,抱着陈近南说:“南哥、南哥,你撑住啊,我这就叫人带你走!”

我是真的很害怕,担心陈近南就这么死了,我和陈近南其实并没什么感情,我虽然做过他的手下,甚至现在也是他的手下,但我对他并没有太深层的来往。

但今天晚上的计划,是我叫他来的,我觉得伊娃能带我们进入白殿地下,那就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亚菲特。

可惜的是,半路杀出来个荣禄,扰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

对,都怪荣禄那个王八蛋,他和魏子贤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算他对炎夏有一颗忠诚的心,就算他的性格很刚,也还是害了我们很多的人。

一个人的蠢,却要我们这么多人来买单!

我正准备叫个人来把我们带走,至少先把陈近南送到医院去啊,但陈近南拦住了我,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抓着我的手腕说道:“张龙,别费力气了,我知道我不行了……”

“南哥,你别说胡话,你一定可以的,你是天玄境七重的高手,这点伤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的伤也很重,眼前天旋地转,随时都要晕过去了,但我还是强撑着想要叫人。

“不用,真的不用……”陈近南有气无力地说:“张龙,有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事?”我赶紧问。

陈近南把手伸进怀中,哆哆嗦嗦地摸出一支皱巴巴的、又破又旧的黄色旗子来。

接着,又慢慢地展开了,上面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虽然看上去年代十分久远,但还是活灵活现的。这种模样的金龙旗,几乎每个地区的洪社老大都有,当初我在东洋,也曾从万国豪的手中接过一支。

但,其他的金龙旗虽然很新,却总觉得没有陈近南的这支霸气。

陈近南的这支金龙旗,不仅龙头要比其他旗的龙头大,上面的龙身、龙爪、龙尾似乎都是用真正的金线缝制。

“这……这是当年康熙爷赏下来的……”陈近南有气无力地说:“洪社自成立以来,都知道我们是反清复明的,但实际上我们刚成立的时候,还是很爱国的,康熙爷曾派我们远征西域,奋战几年得胜回来以后,康熙爷很开心,就赏了我们这支金龙旗……但是没过多久,康熙爷却害怕了,因为我们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在民间的声望也越来越高,他担心会威胁大清朝的江山,所以便令手下剿杀我们……我们这才不得已举起‘反清复明’的大旗,和他奋战到底!

那些年,我们虽然没有反抗成功,但也确实祸害了清朝好多年,什么康熙、雍正、乾隆,谁见了我们不头痛?但我们闹归闹,其实也是有底线的,知道他们确实很得人心,而且在他们的带领下,炎夏确实强盛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也就不会真的和他们闹,顶多时不时制造点小骚乱,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再后来,清朝开始衰落,等到慈禧太后执掌天下时,简直要被洋人给欺负死了!慈禧太后不得已下,只好联系我们,我们就以‘义和团’的名义,甚至一改反清复明,打出‘扶清灭洋’的口号,去和那些欺人太甚的洋人较量……我们是一腔热血啊,奈何洋人实在太强,他们有火枪,还有火炮,我们根本就打不过,也就是那时候,才知道科技的重要性……

再后来,不管什么年代,我们始终都以‘守护炎夏’为第一己任,八国联军来了和八国联军打,东洋人来了就和东洋人打,从来没有过半分懈怠……

至于再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我们被赶出了炎夏,只能到海外去落脚……当然,这事我们洪社上下没有半分抱怨,如果我们退出能让炎夏越来越好,我们当然愿意!

还好,这些年炎夏也确实不错,我们身在海外的华人非常欣慰……

总之,不管我们在哪,或是哪朝哪代,‘守护炎夏’的目标都不会变,因为我们永远都是炎夏人,永远都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至于这支康熙爷亲手赏赐、延绵了几百年的金龙旗,只有洪社的总瓢把子才能拥有,谁拿着这支金龙旗,就能号令天下洪社!”

陈近南吃力地说完这番话后,便将那支皱巴巴、又破又旧的金龙旗,颤巍巍地塞到我手里面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65 又见金龙旗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