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68 张龙,你该去死

1868 张龙,你该去死

全世界一共有两百多个国家,据说洪社的足迹已经遍布各地,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各地的负责人。

毕竟陈近南死了啊,这可是洪社总部的总瓢把子,各分会的负责人当然要来。

——别看只有五六十个,实际上已经囊括比较大的地区,一些小的地区反而看不上了,也没必要浪费精力设置据点。

要成为洪社各地的负责人,其中一个硬性条件就是实力要达到天玄境,不管天玄境一重还是五重,甚至更高级别,都必须是天玄境。

也就是说,这里一共站着五六十个天玄境级别的高手!

真是相当恐怖的战斗力啊。

我甚至想,这五六十人一起闯进白殿会是什么样子,起码不用再畏惧那些扎堆的改造人,甚至能够直捣白殿地下,杀掉亚菲特吧?

我幻想着这个场景,甚至有些激动。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们会把陈近南的死推在我身上。

但是仔细想想,这有什么错呢,陈近南不是因为我的计划失败才死的吗?

所以,当第一个人骂出“你他妈就是张龙”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意外,反而平静地朝他看了过去。

是个五大三粗,膀大腰圆的汉子,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寸头,脖子上还戴着大金链,脸上的横肉像是铜墙铁壁,看向我的眼神更是充满杀气。

居永寿立刻低声对我说道:“这是洪社在俄区的老大,天玄境五重境界,名叫雷坤!”

原来是俄区的,怪不得这么彪悍,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随着雷坤的一声呼喝,其他人看向我时更加不怀好意。

“是的,我是张龙。”我面色平静地对他说道。

“就是你害死了南哥?”雷坤一边说,一边朝我走来,满怀愤怒地说:“你他妈的还敢来?”

“是的,我来了。”我说:“无论怎样,我也要给南哥上一炷香。”

“你他妈的也好意思!”雷坤一声咆哮,狠狠一拳砸向我的肚子。

这一拳,我本来能躲开的。

但我没躲。

因为我的心中同样充满愧疚,身处陈近南的灵堂之中,也希望别人能狠狠揍我一顿。

“砰!”

一声重响之后,我的身子整个往后飞出,狠狠撞在灵堂的边上,还撞倒了几个花圈。

除了黄玉山、居永寿等人担忧地看了我一眼之外,其他的人全都面带冷漠。

看到这幕,一些闲杂人等赶紧退出灵堂,生怕不小心波及到了自己。

当然,他们退出灵堂以后,也没少窃窃私语地说:“原来这就是张龙啊……”

“可不是嘛,害死陈近南的就是他啊……”

看来我的大名已经传遍整个米国。

“老子正他妈发愁上哪找你,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雷坤骂骂咧咧的,还要继续过来揍我。

“老雷,别再打了!”

“是啊老雷,张龙也不想的,那都是个意外……”

黄玉山、左天河、居永寿等人纷纷阻拦着他。

“都他妈的给老子让开!”雷坤咆哮着:“什么意外,怎么意外的不是他?南哥英武一世,竟然死在一群垃圾改造人的手上,老子咽不下这口气啊,今天不把他给活活打死,老子就不姓雷!”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清楚,毕竟纽城的洪社成员都参与了,但他们就是心里很不爽,急于想找个发泄口,而我就成了这个背锅的人。

“别啊老雷,张龙好歹是咱们的同门,东洋和赌城都归他管,按照洪社三十三条,同门是不能相残的……”

“是啊老雷,张龙又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啊……”

左天河、居永寿等人,还在努力帮我说话。

“去他妈的同门不能相残!去他妈的不是故意的!就几个人,就敢去盛顿城杀亚菲特,他怎么不觉得自己是上帝,随随便便就能摧毁地球?!老子今天就是要弄死他,谁要拦我,老子就弄死谁!”

雷坤依旧骂骂咧咧,但好几个人阻拦他,让他一时间过不来。

包括四周有好多人都在跃跃欲试,似乎想上来帮雷坤,但又碍于“同门不能相残”的规定,不敢上前。

雷坤再次大声骂了起来:“你们这群混蛋,血性都到哪里去了?南哥都死了啊,你们还在计较什么社规?你们要实在怕死的话,起码帮我拦着点这几个混蛋啊,我一个人去杀张龙,绝对不会连累你们!”

雷坤这么一说,立刻有几个按耐不住地走了上来,和黄玉山、居永寿等人拉扯起来,要给雷坤腾一条路出来。

其他的人则都还在观望。

而我捂着肚子,踉踉跄跄地爬起来,看到他们几个还在撕扯、纷争,忍不住看了一眼灵堂上陈近南的照片,遗照里的他依旧温和、平静,脸上还带着笑。

但是我想,如果他上天有灵,看到灵堂里的这一幕,大概也会觉得很悲哀吧?

“住手!”

我忍不住大喊了声,众人立刻停下手来,朝我看了过来。

现场一片寂静,都等着看我要说什么。

而我面色平静地道:“雷坤,你想杀我是吗?好,过来杀吧,我不会还手的。”

“张龙,你……”左天河一脸焦急,居永寿等人也是一脸诧异。

“南哥的死确实怪我。”我说:“是我考虑不周了,觉得自己有机会进入白殿地下,还是趁亚菲特睡着的时候,就想叫南王和南哥一起过去,我们三个加上偷袭,应该没什么问题吧,确实很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亚菲特……至于后来发生的种种意外,我也不想再狡辩、推脱什么了,既然大家这么生我的气,那就杀掉我吧,我愿意给南哥陪葬!”

说这番话,确实是我一时冲动,尤其是进入唐人街,看到满街都是白装素裹,以及悲痛欲绝的人们后,我的心中更是愧疚交加,到最后进入灵堂,看到陈近南的遗照,以及众人的千夫所指,更加让我心中难受极了。

我确实是那种极容易被环境感染的人。

我忍不住想,既然这么多人都讨厌我,想让我为陈近南的死负责……

那我就负责吧!

说完这一番话,当然全场都愣住了,唯有雷坤哈哈大笑起来:“好你个张龙,还算你有点担当,是个有血性的男子汉!那好,我这就满足你的愿望!”

雷坤再度朝我奔来,狠狠一拳砸在我的肚上。

这可是天玄境五重的拳头啊!

“啊!”

我一声惨叫,整个人都弯下了腰,几乎蜷缩成了一只虾米。

“你他妈的害死南哥,必须去死!”

雷坤又狠狠一拳击在我的背上,将我整个人都砸倒在地,接着又用脚狠狠踢起了我的肚子。

我本来就重伤初愈,甚至好几天都没有吃饭,突然遭受这样的重击哪里能受得了,整个人趴在地上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老雷,不要!”

“老雷,别太狠了……”

黄玉山、居永寿等人再次扑了上来,想要拦住雷坤。

“我他妈要杀掉他,为什么不能狠?”雷坤怒气冲冲,甚至要对他们几个动手。

而我颤颤巍巍地举起一只手来,冲着黄玉山等人说道:“你们……你们别管我了……”

“张龙……”左天河满脸心疼地看着我。

“没事……真没事……”我说:“这件事都怪我,我是真的想给南哥陪葬,你们就别再阻拦雷坤了,让我赎罪好吗?”

这一番话说完,左天河等人全都红了眼眶。

“人家正主都愿意死,你们乱插什么手啊!”

雷坤咆哮着,再次朝我冲了过来,对着我又踢又打,左天河等人没法拦了,只能摇头叹气、唉声叹息。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冲了上来,至少五六个人冲着我又踢又打,不一会儿就将我揍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了。其他人没有上来,不是因为不痛恨我,而是因为人足够了,他们虽然只是看着,但也都在加油助威:“打死他!打死他!”

我被拳打脚踢,身子滚来滚去,这可不是一般的流氓斗殴,打我的人个个都是天玄境,每一拳每一脚都能给我造成巨大伤害,再这么打下去我肯定就要死了!

现在的情况,和那晚在小巷子里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我被众多的改造人围殴,身上越来越疼、意识渐渐模糊。

世上还有更惨的人吗,先是被改造人打,好不容易恢复了些,又被洪社人打……

居永寿等人不断地求着情,但也阻挡不了他们愤怒的拳脚。

透过重重的人影,我看向灵堂上陈近南的照片,意识越来越模糊了,可是我却笑了起来。

南哥,我来给你陪葬了……

“都给老子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的咆哮响起,接着又是“砰砰砰”的声音传来,雷坤等人竟然被击退了,被打了个猝不及防,个个都退后了好几步。

“龙,你怎么样?”来人蹲下身子,心疼地摸着我的头,他的手在颤抖,显然难掩愤怒。

我微微睁开双眼,看到了南王的脸。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68 张龙,你该去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