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69 金龙旗现世

1869 金龙旗现世

没错,南王来了。

不仅仅是南王,还有赵虎、程依依、罗子殇、宋万年等一大票人,他们鱼贯而入,进了灵堂,纷纷来到我的身边。

他们脸上个个布满担忧,同时又充斥着愤怒。

我当然很惊讶,想知道他们怎么来了。

“我们本来就准备来。”南王叹着气说:“是你走得太快,我们都没跟上……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你,这些家伙现在认定你是害死陈近南的凶手,你来吊丧可以,我们得陪着你……”

我的心中升起一丝暖意,但还是决绝地说:“不用了,我想给南哥陪葬……”

“你胡说什么!”南王罕见地冲我发怒了,刚才还是一副关心的样子,现在怒气冲冲地道:“陈近南的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给他陪葬……”

“喂,老头!”南王的话还没说完,雷坤突然叫道:“你是谁啊?”

南王缓缓站起身来,冲着雷坤说道:“我叫南王,是张龙的父亲。”

雷坤的面色当即一变。

不只是他,灵堂里所有洪社的人都面色大变!

显然,南王的名声还蛮响的,身为炎夏隐杀组的老大,还有炎夏十大s级通缉犯之一,始终奋战在对抗战斧的第一线,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不过,雷坤很快平静下来,毕竟身为洪社俄区的负责人,身份不低、实力也强,完全没有必要怕谁。

“原来你是张龙的父亲。”雷坤说道:“但是那又怎样?你刚才说,南哥的死和他无关,怎么会和他无关呢,难道不是因为他的计划失败,南哥才牺牲的?”

南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什么来旧城的?”

雷坤愣了一下:“七天前就来了,怎么?”

南王冷笑一声:“七天时间,我不相信你没弄明白计划是怎么失败的,完全是因为那个荣禄荣公子!据我所知,荣禄也在旧城,你怎么不敢去找他报仇呢?哦,觉得人家是荣老的孙子,不敢了吧?雷坤,别人五人六的了,你也不过是个只敢捏软柿子的主儿!”

雷坤一时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趁着这个机会,程依依悄悄来到我的身边,蹲下身握着我的手说:“老公,你怎么可以给陈近南陪葬,你不要我了吗,不管我了吗,我们不是说好了要结婚吗……”

程依依说着,声音都更咽起来。

赵虎也走过来,蹲下身低声说道:“就是,你不要我了吗……不是,你不杀亚菲特了吗,这是你来米国最大的目标啊,怎么因为几个妖魔鬼怪的胡言乱语,陪葬的心都有了?陈近南死,和你有什么关系,不都是那个荣禄的错?你要还是个男子汉,宁肯战死在沙场上,也别这么憋屈的死啊!”

赵虎说着,指了指灵堂上陈近南的照片:“他可是看着呢,你觉得他希望你就这么死了?”

我也看向陈近南的照片。

他的照片当然不会动了,还是温和大气、面带微笑,可他那双充满智慧的眼睛,好像真的对我充满失望。

我的心中当然也就充满愧疚。

这么了结自己的生命,确实很不值啊!

我要干掉亚菲特,要和程依依结婚,还要和南王、红花娘娘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怎么能死在这!

与此同时,雷坤阴沉沉说道:“谁说我不敢找荣禄了?这不是荣禄今天没有来吗?就包括张龙,我也打算葬了南哥以后再去找他,现在他已经撞上门来,就别怪我了!”

南王的脸也猛地沉了下来:“你意思是,还是不肯放过张龙?”

“对!”雷坤大声说道:“南哥的死,张龙要负主要责任!”

显然,雷坤还是要杀掉我。

南王终于彻底怒了,他一向都很好说话,如果不是惹恼了他,也不会发火的。

南王指着我说:“来,你动他一根汗毛试试!”

随着南王一声大喝,赵虎、程依依、罗子殇等人也纷纷做好了准备,拔斧的拔斧,抽刀的抽刀。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偌大的灵堂里充斥着凛冽的杀气。

“试试就试试,我看你要怎样!”雷坤咆哮着道:“不就是个s级通缉犯,以为我怕你啊!”

一看两人都快打起来了,居永寿紧张地说:“老雷,别啊,南王可是咱们南哥的朋友……”

“你给老子闭嘴!”雷坤指着居永寿说:“从刚才开始,你就站在张龙那边,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你不就是个天玄境一重而已!”

居永寿被雷坤这么一怼,愣是没话说了,沮丧低下了头。

显然,即便是洪社下辖的各方老大,彼此之间也是有鄙视链存在的,就算抛开各自管的地盘大小,最起码也是实力强的鄙视实力弱的。

黄玉山等人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一听雷坤都拿实力说事了,也只能闭上了嘴。

再无人劝雷坤,他立刻朝着南王扑了上去,狠狠一拳砸了过去,口中还大叫着:“雷光拳!”

这一拳当真是又快又猛,在划破空气的同时,拳头上还闪烁着蓝色的光,好像真的是“雷光”一样,不知练得是哪门子功夫。

但他显然低估了南王。

他对南王的印象就是炎夏的s级通缉犯,而s级通缉犯不过天玄境五重而已。

他也是天玄境五重,谁怕谁啊?

他哪知道,南王已经是天玄境七重的实力了。

南王举起拳头,同样狠狠一拳砸了过去,他的拳头没有雷坤那么绚丽,但特制的指虎同样散发着幽幽冷光。

“轰!”

两只拳头狠狠撞在一起,散发出近乎于天崩地裂般的声音,所造成的罡风也“呼呼”吹向众人的脸。

一点意外都没,南王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雷坤却“噔噔噔”往后退了好几步。

孰高孰低、立见分晓。

“还要再打么?”南王冷冷地说。

“打,怎么不大!”雷坤咆哮着:“我们偌大一个洪社,还能被你一个隐杀组的给压倒了?今天,我就是要张龙的命!”

说着,雷坤再次朝南王扑上来,这次直接双拳齐出,幽幽的蓝光萦绕在他的拳头上,“砰砰砰”地轰向南王。

南王当然不会避退,同样使出金刚拳来,和雷坤的雷光拳对轰在一起。

砰砰砰!

轰轰轰!

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两人就不知对轰了多少拳,众人就觉得耳朵都快被炸掉了,凛冽的拳风也不断刮过来。

理论上来说,天玄境一重到天玄境五重差别不是不大,彼此之间还能较量一下,但到天玄境五重往上,差别开始慢慢拉开。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天玄境五重面对天玄境九重时,最多能扛十几个回合;而天玄境七重面对九重时,就能扛几十个回合甚至近百个回合了。

所以,南王和雷坤也就斗了几十招的样子,南王突然狠狠一拳砸在雷坤的胸口上。

“哇”的一声,雷坤口中喷出一大口血,人还“噔噔噔”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还要继续打么?”南王冷冷地说。

“你……”雷坤的身子有些发抖,但他不是怕的,而是气得。

直到这时,雷坤才领教到南王有多厉害,这份实力完全不弱于陈近南啊!

雷坤确实有点不敢上了,转而看向灵堂中的其他人,咬牙切齿地说:“你们就这么看着吗,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

刚才的一幕,众人确实有些气愤,这里可是洪社的主场,世界洪社的总部啊,就这么被一个外人压着打?

此刻在雷坤的挑唆下,一个个早就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了。

“有血性的,都跟我上啊,干死这群挑场子的!”

雷坤一声大喝,率先朝着南王扑了上去,其他五六十个老大也如潮水一般纷纷涌了上来。

居永寿、黄玉山、左天河等人当场就惊呆了,努力劝阻着说:“大家冷静一些,咱们和南哥和南王是好朋友,之前还一起并肩战斗,现在大敌未除,不要误伤了自己人……”

但无论他们怎么说,也一点用都没有。

在雷坤的挑动下,众人均是义愤难平、情绪激动,誓要把南王等人全部铲除。

至于南王等人,当然也不畏惧,一个个亮出家伙,和对方战斗在了一起,嘶吼声、谩骂声也响成一片。

灵堂再大,也扛不住现场近百人的厮杀啊。

花圈被推倒了,供桌被推翻了,陈近南的照片都摔落在了地上。

陈近南如果真的在天有灵,看到这个场景应该很难过吧。

更关键的是,南王他们根本就不是洪社这么多老大的对手,我们这边大多都是天阶上品,他们却个个都是天玄境往上的高手,最次也是个天玄境一重,战斗力要完全碾压我们这边!

所以也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我们的人就不行了,纷纷被对方击倒在地,就连南王都被他们围攻倒地。

躺在地上的我终于看不下去了,颤巍巍地从怀中摸出一支皱巴巴的金龙旗来,努力举过头顶高声喊道:“都他妈的给我住手!”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1869 金龙旗现世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