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76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为64000金钻加更

1876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为64000金钻加更

收拾荣禄?!

现场的人包括我在内,当然都大吃一惊,荣禄那是什么身份,荣老的孙子啊,哪怕犯了滔天大罪,也没人敢动他一根汗毛,除了将他送回去由荣老处置,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就魏子贤,也是因为魏老赐了我一根御用皮带,不然我哪敢抽他啊。

我立刻说:“雷坤,你可不要乱来!”

其他人也纷纷劝道:“是啊雷坤,那可是荣老的孙子,你可不要无事生非。”

雷坤“嘿嘿”笑道:“这怎么是乱来呢,其实我早就想收拾他啦!自从我七天前来到旧城,搞清楚南哥是怎么死的以后……”

提到陈近南的死,雷坤的一张脸阴沉下来,喃喃地道:“我就暗暗确定了三个仇人,一个是龙哥,一个是荣禄,一个就是亚菲特了。龙哥自不必说,已经成了咱们的总瓢把子,还是南哥钦定的接班人,我也无话可说,南哥都不怪他,我有什么脸怪?亚菲特嘛,我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就等大家一起干掉他了。只有荣禄,我觉得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这家伙不是在旧城吗,此时不找他报仇,以后可没机会啦!我知道你们不敢,怕遭到荣老的报复,我一个人去可以了吧?”

众人均是一片沉默。

而我坚定地摇头道:“你不能去,荣禄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我太清楚荣老和炎夏的实力了,可以说在当今世界,除了老米这边需要低低头外,在其他地区简直就是横着走的。就算雷坤躲回俄区又怎么样,荣老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天涯海角也要找他麻烦。

雷坤也明白这一点,有些急地说道:“龙哥,那您说怎么办,就这么放过他吗?”

“当然不是。”我说:“荣禄,我自然会想办法制裁他,你就不要再管这件事了。”

我已经想好了,等我回了炎夏,一定要把这件事如实向魏老汇报,荣禄这也算是间接害死了陈近南和洪社好几十人,就不信魏老不惩罚他!

但雷坤还是不死心地问道:“龙哥,你打算什么制裁他?”

我便有些不爽:“我说会制裁他,自然会制裁他,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你别管这件事就对了!”

其他人也纷纷说道:“是啊,龙哥要怎么做,自然有他的打算,你就不要再多问了。”

雷坤便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我看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便对众人说道:“好了,都回去休息吧。”

众人便都纷纷向我告别,起身往外走去。

他们在唐人街都有住的地方,也不需要我操心。

众人都离开后,偌大的房子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走到窗边往下一看,院子里有不少人在巡逻,都是洪社的人,他们以前为陈近南服务,现在为我服务了。

住在陈近南的房子里,我还是有些感慨的,一方面为陈近南的死感到难过,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只是个乡下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的穷小子,怎么就一步步成为世界洪社的老大了呢?

这几年的变化,真是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置信。

躺在陈近南生前的床上,我也在心里暗暗发誓:放心吧南哥,我一定会灭掉战斧、杀掉亚菲特,带领洪社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这一觉,终究沉沉地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听到有人急匆匆地敲门,同时大声喊着:“龙哥!龙哥!”

我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天光已经大亮,日头也已经老高,至少已经中午时分。

“龙哥!龙哥!”

敲门声依旧持续不断地传来。

看来不是幻听。

我立刻起身开门,就见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寸头、黑眉、大鼻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我认得他,是这间院子的保卫队长,也是陈近南生前的身边人,之前在灵堂里为我作过证,说陈近南确实有扶持我做接班人的意思,才让雷坤等人彻底哑口无言了的。

他叫陈永安,永远给人一种踏实、可靠的感觉。

陈近南会用的人,我当然也信得过,所以就没换他,仍旧让他负责这栋房子的安全。

昨天晚上临睡前我还交代过他,有什么事及时向我汇报,顺便还让他告诉了我这栋房子里的机关和暗道,他也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我了,确实是个非常值得信赖的人。

陈永安常年在陈近南的身边,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一般情况下不会慌张的。

我立刻问他:“陈队长,什么事?”

陈永安说:“龙哥,雷坤去找荣禄的麻烦,结果被荣禄给扣住了,兄弟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

我当然很吃惊,雷坤这个家伙真是,昨天晚上跟他说得明明白白,不让他管荣禄这件事了,他怎么就不听劝?

还有,雷坤可是天玄境五重的实力,怎么会被荣禄给扣住的?

荣禄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立刻问陈队长:“在哪里?”

“就在唐人街康庄大道43号,您赶紧去看看吧!”

伊娃之前为了躲避亚菲特的追踪,带着荣禄逃到了旧城的唐人街,这里毕竟是洪社的地盘,还是能护住他们俩的。我和南王也让伊娃千万不要现身,一切都等我们下一步的指令。

“走!”

我立刻穿好衣服,和陈永安一起出了门。

旧城的唐人街还挺大,几乎是个小县城了,主街就有好几条,其中一条就是康庄大道,一个具有炎夏风格的名字。

唐人街说小不小,说大但也不大,我和陈永安也没开车,一路飞奔到康庄大道,来到43号住所的门前,就见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洪社的龙头和兄弟。

“龙哥来了!”

“龙哥……”

众人纷纷向我打着招呼。

我也询问他们:“怎么回事?”

他们告诉我说,雷坤刚才带着几个人去找荣禄的麻烦,结果荣禄身边竟然还有几个高手,当场就将雷坤等人扣下,众人闻讯赶来以后,荣禄竟然还不放人,直接放话出来,说是叫我亲自过来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荣禄的特殊身份,大家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只好找人去请我了。

荣禄身边竟然有几个高手么?

我立刻反应过来,肯定是发生了之前的事后,荣老就派了几个高手来保护他,这对荣家来说实在轻而易举。

荣禄这家伙也真是架子大,扣下雷坤不说,竟然还点名要求见我。

真是能耐了他!

当然,荣禄的身份确实能这么做。

我便仰起头来,冲着窗户叫道:“荣公子!荣公子!”

不过一会儿,窗户就开了,荣禄果然站在窗前往下看来。

看到了我,荣禄好像看到救兵,先是松了口气,接着说道:“张龙,好久不见啊!”

我沉沉道:“也不算久吧,七天前不是刚见过吗?”

七天前的事情,我相信荣禄也终身难以忘怀!

荣禄的脸似乎微微一红,没有搭我这茬,而是说道:“张龙,听说你做洪社的总瓢把子了,我先恭喜你啊!”

说起这事,我倒咬牙切齿起来,那天晚上要不是荣禄,陈近南至于死得那么惨吗?

我阴沉沉道:“还好,托了你的福吧!”

我这句话本来是讽刺的,但荣禄竟然没听出来,竟然还得意起来了:“可不是嘛,要不是我那天晚上大闹盛顿城,陈近南也不会死,陈近南一死,你不就上位了……”

“给我闭嘴!”我登时怒火中烧起来,荣禄这家伙还真是听不出个好赖话啊,“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

不光是我,在我身后的众人也都个个恼羞成怒,恨不得立刻窜上楼去将他大卸八块。

荣禄竟然也恼火了:“张龙,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一向也算尊敬你吧,你又是怎么和我说话的?怎么,成了洪社的总瓢把子,不把我这个荣公子放在眼里啦,以后你还回不回炎夏了?”

和荣禄这种人说话,真是越说越气。

我也不想和他废话,直接说道:“以前的事,我也不想跟你多计较了,你立刻把雷坤放出来吧!”

我是没法动荣禄,也不想和他多费唇舌,随后统统报给魏老,让魏老处理吧。

“你还不想和我计较?!”荣禄竟然更恼火了:“一大早的,你就派雷坤过来偷袭我,得亏爷爷找了几个高手来这里保护我,不然真就被你给杀死了!我本来还想叫你过来谈谈,看看这事怎么处理,结果你又带着一大票人堵住我门,到底怎么个意思啊,真打算在这异地他乡干掉我啊?”

我和荣禄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越说越窝火,越说越来气!

荣禄也成功挑起了我的愤怒,我怒火中烧说:“就是要干掉你怎么着,难道荣老还能万里瞬移过来护你不成?”

“好啊,原来你真的想干掉我!张龙,当初咱在天城处得也算不错,没想到你现在做了总瓢把子,竟然就这么目中无人了!”荣禄本来只开了半扇窗户,此刻将整扇窗户都打开了,冲我咆哮着道:“来啊,你现在就把我杀了,我倒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你今天不杀了我,你就不姓张!”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76 话不投机半句多 为64000金钻加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