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78 魏子贤,戴帽子

1878 魏子贤,戴帽子

即便是成为魏子贤,我也不能随随便便找荣禄的麻烦,总得找个理由出来。

比如说:“谁让你没戴帽子?”

所以我一上来,就质问荣禄为什么要收拾张龙,不知道他们是炎夏的大功臣吗?

但荣禄比我想象的还要更怂,根本不敢有半句的回嘴,上来就承认错误,说自己不会乱来的。

我正想找下一个理由,荣禄已经说道:“王家四兄弟,你们先出去吧,我和魏公子单独聊聊。”

王家四兄弟说了声是,便出去了。

接着,荣禄又一路小跑来到我的身前,毕恭毕敬地说:“魏公子,您怎么来这了?”

我说:“我想帮帮张龙他们,看怎么样一起杀掉亚菲特。”

荣禄连连点头说道:“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惜张龙好像不需要我帮忙……”

我也点点头说:“人家有自己的打算,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上次害死陈近南还不够吗?”

“是,我再也不插手了……”

我句句带刺、咄咄逼人,但荣禄就是不上当,搞得我好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真是整得我一点办法都没。

我心里想,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大家都等着我收拾荣禄,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啊。

我正琢磨下一个理由,就听荣禄又说:“魏公子,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您听了可千万别生气啊?”

我的眉头微微一皱,问荣禄怎么个意思?

荣禄踌躇了半晌,对我说道:“魏公子,咱们去外面谈吧。”

我和荣禄便来到楼下的客厅里,荣禄把房间里所有的闲杂人等都驱散了,接着又让我坐在沙发上,对我说道:“魏公子,您在这里稍微等会儿。”

接着,荣禄便匆匆上楼去了。

我还纳闷他想干什么呢,不到一会儿,就见他和伊娃一起下来了。

自从那天晚上过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伊娃了,她和荣禄一起逃到了旧城唐人街,躲避亚菲特的追踪和追杀,南王也不让她轻易露面,因为她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看到伊娃下来,我立刻站了起来,做出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

——伊娃和魏子贤是情侣嘛,我就算是装模作样也得做出一副情圣的样子来。

按照常理,伊娃肯定急不可待地飞奔过来扑进我的怀里。

她一向都是这么奔放、热情。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现在的她竟然异常冷静,看到我后没有任何反应,反而紧紧跟着荣禄,最后和荣禄一起坐到了我的对面。

伊娃看了我一眼,立刻就低下头了,荣禄则满脸的紧张,额头甚至浸出汗来。

我当然是满腹疑惑,看看荣禄,又看看伊娃,不知他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荣禄长呼了一口气后,突然大着胆子对我说道:“魏公子,有件事要和你说……我,我和伊娃在一起了!”

说着,荣禄便抓住了伊娃的手,像是在我面前宣示他的主权。

卧槽!

卧槽!

卧槽!

我在心里连喊了三声卧槽,根本没有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荣禄和伊娃躲到这里七天,竟然在一起了!

荣禄……荣禄这是给魏子贤戴了绿帽子啊!

这种狗血的事情,竟然也会发生在“第一公子”魏子贤的身上,还有荣禄实在胆大包天,竟然连魏子贤的马子也敢搞,怪不得荣禄见了魏子贤,会怕成那个鬼样子。

我对伊娃没有任何感情,平时所做出的柔情也是演戏,虽然佩服她作为一个女人还如此果敢、坚决,但也没有萌生过其他念想,只是扮演好“魏子贤”这个角色而已。

所以,我当然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只是很不可思议地看着荣禄和伊娃。

荣禄继续咬着牙说:“魏公子,我知道伊娃是您的马子,你们也曾经在一起过。但是真的没有办法,感情这种东西来的时候,谁也控制不住!前些天我受了伤,伊娃悉心地照顾我,连续几天不眠不休!人心都是肉长的啊,我被伊娃的柔情所感动,最终我们两个日久生情,现在已经在一起了!魏公子,您已经有未婚妻了,我还光棍一条,您就成全我们吧,我是真的想娶伊娃,她也答应我会离婚了!”

伊娃也抬起头,冲我说道:“魏公子,真的对不起,曾经的我很喜欢你,为你放弃家庭也心甘情愿,但是现在我又喜欢荣公子了,希望你能成全我们,别生荣公子的气,是我主动要和他好的!”

我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

荣禄也就算了,面对这样一个美丽、成熟、知性、优雅的少妇,不动心才有鬼了。

可伊娃是怎么回事,她父亲还在白殿的地下关着啊,日日夜夜受尽劳苦和折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方设法除掉亚菲特吗,怎么还谈起恋爱来了啊。

太狗血了,真的是太狗血了。

难道西方女人都是这么的豪放吗?

我说这么多天,伊娃怎么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原来是移情别恋了啊。

不过实在太正常了,她能背着丈夫孩子和魏子贤搞在一起,就能偷偷摸摸地和荣禄搞在一起。这种女人娶到家里,就等着戴一头的绿帽子吧,绿帽子排列起来至少能绕赤道一圈。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没有愤怒,只有无语,正想摆摆手说无所谓啦,你俩想在一起就在一起,反正爷的女人很多。但是转念一想,我不是正想找荣禄的茬吗,这不就是个大好的机会吗?

于是我立刻板起了脸,冲着荣禄狠声说道:“你搞我的女人?!”

荣禄浑身打了一个寒噤,哭丧着脸说道:“魏公子,真的很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但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我也没有办法,您是想打还是想骂,都随您的便吧!”

我点点头:“这可是你说的!”

“是我说的!”荣禄站了起来,面色坚定地说:“魏公子,搞了您的马子是我理亏,所以我没任何怨言,随便您怎么收拾我吧!”

“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也站起身来,狠狠一拳揍了过去。

这一拳正中荣禄的鼻子,我当然不敢使出全力,那样非当场要了他的命不可。我尽量把力道控制在正常人的范围内,但也一拳就把荣禄给揍翻了,鼻子当场就歪了半边,鼻血也哗哗往外流着。

“我让你搞我的马子!”

我狠狠地咆哮着,扑过去冲着荣禄又踢又打,踢他的脸,踹他的肚子,想尽办法在一个正常人的范围内收拾他。

荣禄也够刚的,愣是一声都没有吭。

“你不要再打他了!”伊娃扑了过来,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魏公子,你不要打他了,我好心疼啊!”

心疼?!

我估摸着,魏子贤本人站在这,怕是要更愤怒。

“婊子,给我滚一边去!”我狠狠推了伊娃一把,“老子对你全心全意,你竟然背着我偷汉子!”

伊娃“噗通”一声坐倒在地,没有再站起来,“呜呜呜”地哭着。

而我继续揍着荣禄,一边揍一边心里苦笑,没想到扮演个魏子贤,还品尝了一把“戴绿帽”的感觉,就好像在过两种人生一样。

有趣,真是有趣!

我狠狠地爆捶了荣禄一顿,将他打得鼻青脸肿、鲜血直飙,站都站不起来了。

不敢再打下去,再打荣禄就要死了,也是不必要的麻烦。

陈近南的死,这点惩罚当然不够,但也总算让我消了一些恶气。

“滚!”我冲荣禄咆哮着:“别他妈让我再看到你!”

伊娃立刻扑过去将荣禄小心翼翼的扶起来,荣禄艰难地站起来,浑身上下已经不成样子,满身都是大脚印子,脸也肿的像个猪头。

“谢谢魏公子……”

嘿,打了他,还谢我呐!

荣禄喘着粗气,擦了擦嘴角的血,冲我鞠了一躬说道:“魏公子,那从今天开始,我就和伊娃在一起了,希望您也不要阻拦!”

“滚,快滚!”我粗暴地摆了摆手。

荣禄便在伊娃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出了门,我也不知道他俩要去哪,但肯定不会去盛顿城的。

看着他们出了门,又渐渐走远后,我才回到卫生间里,再把魏子贤的人皮脱下,又恢复了我自己的模样。

等我走出大门,洪社的众多龙头当然团团包围上来。

屋里的事,他们没有看到;屋外的事,当然都看到了。

“龙哥,您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把荣禄打成那个样子!”

“龙哥,您是怎么办到的,就不怕被荣老报复吗……”

“龙哥,您也太刚了啊,没想到您敢下这么重的手……”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眼神之中满是钦佩,同时也有担忧,怕我遭到荣老的报复。

我则笑呵呵道:“没事,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找荣老告状的……”

我还没有说完,就听“噗通”一声,有人跪在了我的身前,正是雷坤。

雷坤还是鼻青脸肿,却难掩脸上的兴奋之色:“龙哥,我服啦,真是服啦,昨天被您的实力折服,今天被您的气魄和胆量折服,我以后绝对对您心悦诚服,谁敢对您不敬,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雷坤马屁拍得挺溜,我却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沉着声道:“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么?”

雷坤慢慢低下了头。

而我厉声喝道:“雷坤以下犯上、不听我令,犯了洪社‘三十三条’中的其中一条。来人,‘三刀六洞’伺候!”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78 魏子贤,戴帽子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