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79 和南王,分头行动 为113000金钻加更

1879 和南王,分头行动 为113000金钻加更

我很生气,真的非常生气。

昨天晚上,我和雷坤说得好好的,不让他找荣禄的麻烦,他也答应我了,但他还是来了,还被荣禄给扣住了!

我要是不处罚他,我的颜面何在,以后还怎么率领整个洪社?

我的一声令下,陈永安立刻带了几个人将雷坤按住,接着拔出刀来问道:“龙哥,捅哪?”

三刀六洞,说白了就是捅三刀、显六洞,比如从前胸捅过去,至后背穿出来,这样前胸、后背就是二洞。

但从哪里捅,也是一门学问,要是从手掌、胳膊之类的地方穿过去,也就受点皮外伤,几天就能休养好了;要是从心脏捅过去,那当场就嗝屁了。

究竟让他受点轻伤,还是直接要了他命,就由我来决定了。

我肯定不会要他的命,但也不会让他只受轻伤,所以直接说道:“捅肚子!”

一刀穿过肚子,内脏受伤是一定的,没准还会要了他命,更不用说三刀了。

不过我想,陈永安必定有分寸的,而且雷坤是天玄境五重境界,也没那么容易就死。

但受重伤,躺个十天半月不是问题。

“是!”

陈永安接到命令,狠狠一刀朝着雷坤肚子捅去。

噗噗噗!

陈永安连续捅了三刀,每次都是不同的部位,鲜血立刻洒了一地,肚子上也血肉模糊,强如雷坤也受不了,倒在地上打起滚来,疼得他嗷嗷叫。

众人甚至不忍心看,暗暗把头都转开了。

“这就是不听我命令的下场!”我冷声道:“我的年龄虽轻,手段可一点都不轻,希望你们谨记在心、谨慎行事!”

这都是些为霸一方的主儿,哪一个不彪悍,哪一个不强大,不拿出点霹雳手段,他们怎么可能服我?

雷坤仍在地上痛苦地叫着。

“将他抬回去吧!”

我又喝了一声,雷坤的几个兄弟这才扑出,将鲜血淋漓的雷坤抬了回去。

其他人也都纷纷散了。

我这才回到住处,按部就班地洗涮、吃饭、练功……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如此,我看上去好像整天无所事事,其实一直在和南王等人保持联系。

南王等人回到纽城,密切观察着亚菲特和“克隆人”布鲁斯的动向,寻找下一步诛杀亚菲特的机会,如今有洪社的各龙头在,战斗力一定是够了的。

八个字来形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如今,整个老米一片大乱,各路媒体、网站依旧对“克隆人”的事情紧追不舍,亚菲特和布鲁斯也还是忙得焦头烂额。

不出我们所料,亚菲特果然正在四处追踪伊娃,因为伊娃现在算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一旦她站出来,将会造成整个老米的大地震。

亚菲特也找不到替代品,因为他没取到伊娃的基因,也就不能制造一个克隆人出来。

所以亚菲特必须要找到伊娃。

那天晚上,南王来到我这,在我的书房里坐了整整一夜。

我给他的茶水续了一杯又一杯,茶叶都换了十几次,每次都喝到透明无色。

一直到鸡鸣时分,南王才站了起来,对我说道:“那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我点点头。

“这次一定要除掉亚菲特。”

“一定!”

南王呼了口气,转身走向门口,我去送他。

一直走到大门外面,南王转头对我说道:“龙,别送了,早点回去休息。”

“好。”

我点点头,转身回去。

“儿子。”南王突然叫了我一声。

“啊?”我回过头来看着他。

“你现在变得真棒。”南王说道:“你虽然不是我的亲儿子,我也一样为你感到骄傲!”

南王突然这么温情,吓了我一大跳。

“我一直把你当亲爸爸。”我笑着说:“我没有其他爸爸了,就你这一个爸爸。”

“我也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我走过去,拥住了南王。

一个短短的拥抱过后,我们各自分开,各自奔向目标。

南王一宿都没有睡,但他还是要尽快赶往纽城。

我就稍微好点,能回房间好好地睡一觉。

等我睡醒,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稍微收拾了下之后,便提着陈永安早就准备好的花篮,出门去了。

陈永安等人当然也跟着我。

走在街上,不少人看到我都打招呼,不管是洪社的还是唐人街的,见到我都会恭恭敬敬地叫一声龙哥。

绕过去两道弯,来到一家中型医院的门口。

在这之前,陈永安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但是进了医院,陈永安立刻走到前面,为我带起路来。

陈永安能为陈近南服务那么多年,不是没原因的。

跟着陈永安的步伐,最终来到一间病房门前。

门口站着几个洪社的兄弟,看我来了,立刻站得笔直:“龙哥!”

我点点头:“雷坤怎么样了?”

“还好……”

我推门而入,雷坤已经听到声音,挣扎着爬下床来。

“龙哥……”

雷坤的肚子上依旧包着厚厚的纱布,毕竟这才过去三四天啊,哪可能好得那么快?

三刀六洞,穿透性重伤,内脏也受损了,即便他是天玄境五重的高手,没有十天半个月依旧好不了的。

雷坤一见到我,立刻就要单膝下跪,我赶紧将他胳膊搀住了。

“你有伤在身,不用拘礼了。”

我搀扶着雷坤,将他送回到床上去躺下。

接着,我又把花篮放到床头,笑着说道:“好点了没?”

“好点啦……”雷坤红着眼睛说道:“龙哥,你不生我气啦?”

“我倒想问问你……”我继续笑着道:“你不生我气了?”

“不敢、不敢!”雷坤立刻摇着头说:“就是我做错了,龙哥罚我是应该的,我绝对没有任何的怨言啊!”

“你不怨我就好,那天当着大伙的面,你公然抵抗我的命令,我也不得不拿你开刀,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杀鸡儆猴!但你不是鸡,大家也不是猴,我就是想给大家立个规矩,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再发生这样的情况!我对你本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见,我就完全是对事不对人而已。”

“我明白,我懂!”雷坤红着眼睛,使劲点头。

“扎在你身,痛在我心啊!”我拍着雷坤的肩,叹着气道:“你绝对是我手下的第一号悍将,将你伤成这样,我就不心疼吗?”

雷坤再次使劲点头:“龙哥,没事,真的没事,这事是我自己做错了,您就算怎么罚我都不过分!这么点伤无所谓的,再过个七八天就好了,到时候我还是您手下的头一号悍将,为您冲锋陷阵、赴汤蹈火,都绝无二话啊!”

做老大是一门艺术,“恩威并施”是一个常用的手段。

什么叫做恩威并施?

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前几天对雷坤实行“三刀六洞”的社规,就是打一巴掌;此刻来慰问他,说我很心疼你,你是我手下的头一号悍将,就是给个甜枣。

即便雷坤对我心中有气,此时此刻也烟消云散,对我只剩下感恩和感动了。

我看形势差不多了,便趁热打铁地道:“雷坤,我还真的有任务交给你做,而且这事只能你做,其他人都做不了!”

雷坤立刻挺起胸膛,慷慨激昂地说:“龙哥,您尽管说,甭管我办到办不到,我都一定抛头颅、洒热血地去给您办……不过,恐怕得等个七八天了,那时候我身上的伤才能好……”

雷坤捂着肚子,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而我摇摇头,说:“这件事情,必须在你受伤的时候去做,好了反而做不成了。”

雷坤当然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我回头看了下,确定病房的门关着,病房里也没有其他的人,才俯下身去,在雷坤的耳边轻轻说了起来。

听完我说的话,雷坤的眼神变得惊骇起来。

而我严肃地道:“雷坤,这个任务十分危险,甚至会危及到你的生命,你敢不敢去做?你要不敢,我也不会怪你,我会再找其他人做……”

“不用找其他人!”雷坤立刻说道:“这件事情必须我做,我本来就犯了很大的错,正好借这个机会将功赎罪!龙哥,别说什么危险不危险了,我雷某人风风雨雨几十年,遭遇过的危险不知道有多少,这件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好!”我赞赏地道:“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

从医院里出来,我又朝着另外一条小巷走去,陈永安等人当然还跟在我的身后。

走了几百米远后,来到一座略显破败的小院门前。

我回头问陈永安:“确定荣禄和伊娃就在这里住着?”

“确定。”陈永安说:“他们也没地方去,伊娃正被布鲁斯追杀,只有咱们洪社可以护得住她!”

“很好。”我说:“你去巷子口等着吧,我去找他俩谈点事。”

“好。”陈永安等人立刻往外走去。

等到他们消失不见,我又拐到旁边的角落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换上魏子贤的皮,接着才又来到荣禄和伊娃的住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79 和南王,分头行动 为113000金钻加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