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880 各自,奔向征程

1880 各自,奔向征程

以荣禄和伊娃的身份,住在这个地方确实有些憋屈。

但是现在非常时刻,伊娃不能轻易泄露踪迹,荣禄也刚给魏子贤戴了绿帽子,住在这种地方也算合情合理,没有任何怨言。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

是伊娃。

伊娃看到我,也是相当吃惊:“魏公子,你怎么来了?”

我说:“怎么,不欢迎我?”

“不是……”

“荣禄呢”

“他不在……”

“真不在还是假不在?”

荣禄现在肯定怕极了我,根本不敢在我面前出现。

伊娃说道:“真的不在,他出去买菜了……”

“他还亲自买菜?!”

荣禄即便龟缩在这,服侍他的下人也有不少,更何况王家四兄弟也在啊。

伊娃点点头道:“因为他抢了你的马子……”

伊娃吃力地说着这几个字,她的汉语虽然很好,但毕竟是个外国人,有些词的意思不能理解,那天听我和荣禄反复提到这个字眼,现在也活学活用了。

“他感到很惭愧,所以把身边的人都遣散了,说要闭门思过、惩罚自己,过最清苦的生活!”

我的心中一阵无语,荣禄也太有点奇葩了啊……

我便说道:“他不在正好,我就是来找你的,这样咱们两个也好说话。”

说着,我便往里面进,但伊娃挡住门口,并没有让我进去的意思。

“嗯?”我很讶异地看着她。

“对……对不起……”伊娃面带难色,低着头说:“我是荣公子的马子,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情。魏公子,咱们两个虽然曾在一起,但是现在已经分手,你还是不要进来了!”

卧槽!

背着魏子贤,和荣禄几天就搞在一起的女人,现在倒在我面前扮演起“忠贞”来了!

我的心中一阵哭笑不得,当初伊娃多么爱魏子贤啊,简直一刻都不能离开魏子贤,还说魏子贤是她在这世上最最信任的人,转眼间就连门都不让进了,什么个……东西啊!

我摇头道:“你放心吧,我不是想和你旧情复燃的,我是有正事要和你谈!”

听我这么说了,伊娃没办法了,这才让我进了院子,又领我入堂屋,让我坐在沙发上。

伊娃穿得本来挺性感,低胸、短裙,西方女人嘛,穿衣要更开放。但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人后,她就迅速找了一件外套披上,好像怕我急于她似的。

我都苦笑一声,心想这女人啊,真是善变!

伊娃在我对面坐下,把头也低下了,似乎看都不想看我。

顿时觉得魏子贤头顶的绿帽子更重了几分。

我看了看左右,屋子里有些简陋,沙发都破得不成样了,电视也只有很小的一台,甚至墙壁都还是水泥的,没做任何装潢、处理,用“家徒四壁”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我忍不住问道:“住在这种地方,还习惯吗?”

“挺好……”伊娃低着头说:“只要和荣公子在一起,住在哪里都是天堂!”

靠!

虽然我不是真的魏子贤,但也为魏子贤感到扎心,如果真的魏子贤在这里,怕是要发飙了。

看我一阵无语,伊娃又继续道:“魏公子,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难过,毕竟我们曾经那么相爱!但爱情这东西,就好像龙卷风,吹完它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

“停、停……”我说:“你怎么还念起歌词来了?”

“是歌词吗?”伊娃满脸疑惑:“这是荣公子说的啊,我觉得很有哲理,所以就引用了……”

我很无奈地说:“哪里是他说的,这是我们国家一位很著名的歌星……”

我还没有说完,突然觉得有点无聊,跟她普及这个干嘛,顿时摆摆手说:“随便吧,你觉得像什么风就什么风,台风我也不管!但是……”

我压低了声音,说道:“伊娃,你现在只谈恋爱吗,不关心你父亲布鲁斯先生了?他可是还在白殿地下关着啊!”

这句话如同灵魂深处的质问,伊娃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低着头说:“我当然关心父亲了,但是我现在无能为力啊!我现在连面都不敢露,生怕亚菲特追到这里来……不过荣公子说了,他会帮我把父亲救出来的!”

“他?!救出布鲁斯先生?!”我差点一口老血吐出:“伊娃,咱谈恋爱可以,别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好吗,他现在能用的人只有王家四兄弟,你也看到王家四兄弟的实力了,连张龙都打不过啊!你觉得他们是亚菲特的对手吗,能救出你父亲吗?”

伊娃也是一脸惆怅:“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你还是要和我们合作,我和南王、洪社这里都有联系,我们这边的高手也非常多,就差一个机会干掉亚菲特了!”

伊娃立刻说道:“好,我要怎么配合你们?”

我又看看左右,确定没什么人后,才压低声音对她说了起来。

伊娃一边听,一边点头,说好、好。

“那就这么定了?”

“可以!”

“行,我们这边准备好后,就会过来找你。”

说完,我便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伊娃当然出来送我。

刚拉开院子的门,正好和荣禄撞上,这家伙还真去买菜了,胳膊上挎着个菜篮子,有胡萝卜、豆腐、芹菜等等,还真他妈打算过日子啊!

荣禄看到我,当然是一脸的惊骇,看了看我,又看看伊娃,确定没有衣衫不整,才稍稍松了口气。

我则说道:“我找伊娃谈了点事,一会儿让她告诉你吧,商量怎么对付亚菲特的。”

荣禄连连点头说道:“魏公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一定要及时说啊,王家四兄弟随时有空。”

我摇摇头:“算了吧,你什么都不用做,别拖累我们就行。”

荣禄也知道自己之前添了不少麻烦,默默地把头低下了。

“回去吧,好好过日子,伊娃是个好姑娘……”我把荣禄推进门中。

“谢谢魏公子!”荣禄激动的浑身发抖。

我心里想,你还谢我,下一个戴绿帽的就是你啦!

伊娃这个性格,比起祁六虎来都是不遑多让。

等门关上,我又窜到旁边的小巷里,将魏子贤的皮脱下来,又恢复了张龙的身份。

出了胡同口,陈永安等人便迎出来,低声对我说道:“龙哥,都搞定了?”

“搞定了!”

我继续往前走着,陈永安等人当然跟在身后。

走在唐人街的康庄大道上,这里一片宁静、和谐,人们安居乐业。

当然,放眼整个老米,这里也是很独特的存在,其他地方无一不在闹腾、大乱……

不过接下来,我们会让老米更加乱的。

回到住处、刚进院子,远远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可不就是程依依吗?

我走过去,程依依也迅速朝我奔来。

“事情办完了吗?”程依依问我。

“办完了。”

程依依松了口气,笑着说道:“走走?”

“好。”

我没有再让陈永安等人尾随,而是和程依依肩并着肩往外走去。

下午的阳光照射下来,我们手牵着手走在街上,逛了几家普通的杂货铺,还买了两个糖葫芦吃着。身处相距炎夏万里之外的米国,也只有在这才能感受到一丝炎夏的气氛了。

我们两人悠哉悠哉、漫无目的地走着。

自从来到米国,我们几乎每一天都在忙,很少有时间能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地走走。

当然,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很快就有一场更大的风暴要来了。

我一边走,一边给她讲着这几天的事。

比如伊娃给魏子贤戴绿帽啊,“三刀六洞”制裁雷坤啊,还有一些小事,反正有什么说什么。

程依依听得“咯咯”直笑,说没想到魏子贤还有被女人背叛的时候,也太搞笑了点。

我想到了陈冰月。

陈冰月其实也背叛了魏子贤,虽然婚约未毁,但是心却另有所属。

当然,我没和程依依说这事,没有必要节外生枝是吧。

我和程依依一直走到夕阳西下,才随便走进一家小馆子里吃饭,我们是河西人,最喜欢吃面了。神奇的是,这里竟然有卖最正宗的河西刀削面,我和程依依都吃得很开心,这才是久违的家乡味道啊!

老板当然认识我了,知道我是洪社新上任的老大,但还第一次知道我是河西的,顿时激动不已,说他们家早就来这里了,到他已经是第五代,虽然自称是炎夏人,但其实从未到过炎夏,更没去过河西。

“怎么样?我的面正宗吗?”

“正宗,很正宗!”我和程依依都竖起大拇指。

老板也是非常开心:“正宗就好,这手艺是从祖上传下来的,我一直以为味道不太对呢,现在总算是放心啦!”

我想给钱,老板坚持不收,说是知音难觅,这顿必须他请。

我和程依依从面馆出来,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唐人街里华灯初上,好多店都挂着红灯楼,有一些还插着炎夏的旗,听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真好像回到了炎夏的某个小城市一样。

我和程依依就在某个街头分别。

我们轻轻地拥抱了下,轻轻地吻了对方,才三步一回头,各自奔向征程……

没有人知道那场即将到来的“大乱”之后会怎么样,或许会葬身在这,也或许会荣归故里。

无论怎样,我都会永远记得这个平凡而温馨的晚上……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880 各自,奔向征程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