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27 杀他,如过年 为73000推荐票加更

1927 杀他,如过年 为73000推荐票加更

在我的建议下,牛二蛋还是回家了,洗澡、剪发、收拾,终于告别了流浪生活,又成了一个精干帅气的小伙子。

他得到浙省去,一堆工作等着他去处理,和老牛两口子道过别后,便踏上了他的征途。

我也离开了县城,既然寻不到叶良,也不能一直守在这,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也积累了不少工作,需要去处理了。

我的事情其实没什么难度,就是比较繁忙、琐碎,毕竟身兼数职,需要去处理的太多了,只能吩咐手下的人多加注意,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叶良的搜索,提防这家伙再玩什么花招。

我这边没什么好说的,主要还是牛二蛋。

牛二蛋到达浙省后,便直奔杭城的一个分公司,接着又带一堆文件前往天城,有些字不仅需要他签,还需要天城的领导签。

隐杀组的总部还是在天城,杜鹃大厦。

隐杀组成立公司以后,杜鹃大厦就重新启用了,作为驻天城的办事部。

牛二蛋之前做董事长的时候,为了尽快熟悉业务,在南方各个省跑了个遍,杜鹃大厦反而很少过来。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牛二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也是南王之前的办公室。

牛二蛋一推门,就看到办公桌后坐着一个满身贵气的青年,一双脚还蹬在办公桌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牛二蛋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你是?”

青年上下看了看牛二蛋,说:“你就是隐杀组新任的董事长牛二蛋,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

这件事确实有不少人都知道了。

青年在说话的时候,一双脚仍旧没放下来,似乎根本不把牛二蛋放在眼里。

“我是。”牛二蛋说:“你是哪位?”

牛二蛋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火气,但他察觉到这个青年似乎不是一般人,所以并没当场发作。

青年这才站了起来,笑呵呵道:“我是魏子贤,听说你今天会过来,所以提前在这等着。”

青年说我是魏子贤,而不是说我叫魏子贤,说明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也知道自己的名气很大。

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的。

魏老的孙子魏子贤,名气能不大吗?!

天城之中,多少人听到这个名字,双腿都要瑟瑟发抖的。

可惜牛二蛋不知道。

牛二蛋依旧一脸迷茫:“谁啊?”

“你连我都没听说过?!”魏子贤一脸无语的样子:“南王怎么教的,传给你位子的时候,什么培训都没做吗?”

魏子贤可不知道是我把隐杀组交给牛二蛋的,以为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手笔。

只是牛二蛋愈发觉得魏子贤不是一般人了,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来了天城才知道官小,这种地方,二代还不是满地走么?

牛二蛋赶紧恭恭敬敬地说:“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做隐杀组的董事长,也是初到天城,请问您是?”

“你他娘的什么都不知道,来天城干什么了……”魏子贤更无奈了,只好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记清楚了,我叫魏子贤,是魏老的亲孙子!”

牛二蛋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魏老的孙子啊!

这身份真的是无敌了,牛二蛋赶紧毕恭毕敬地说:“原来是魏公子,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个土包子,很少来天城,什么都不知道……”

“算啦算啦……”魏子贤摆着手说:“也怪我爷爷,平时把我藏得太好了,知道我的人确实很少。不过从今天起,咱们就算是认识了,你以后在天城也多,咱们可以经常坐坐。”

其实牛二蛋打算搞完这些工作以后就把隐杀组还给我,但也不会直接跟魏子贤说,便点点头说好。

牛二蛋又赶紧给魏子贤泡茶,他不知道杯在哪里,也不知道茶在哪里,叫来工作人员才搞定的。

看着牛二蛋忙活,魏子贤自始至终都坐在沙发上当大爷。

也就是牛二蛋了,换做是我,正眼都不看魏子贤一下。

沏好了茶,牛二蛋才恭恭敬敬地说:“不知道魏公子找我有什么事?”

魏子贤仍旧翘着二郎腿,慢条斯理地说:“南王的儿子不是张龙吗,怎么成了你啦?”

这件事情牵涉众多,牛二蛋也不想多费口舌,简单说道:“张龙不是亲的,我是亲的。”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魏子贤笑呵呵道:“怪不得南王把隐杀组交给你,而不是交给张龙。”

牛二蛋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魏子贤继续说道:“南王可是忠臣良将,以前负责隐杀组的时候,没少帮我们家办一些事,现在你上来了,希望你能秉承南王的一贯作风,继续为我们家、为炎夏服务啊!”

牛二蛋心里想,这是魏老的孙子,能为魏家服务,当然是他的荣幸,立刻点头说道:“好的。”

“嗯……”似乎很满意牛二蛋的态度,魏子贤点头说道:“不错,我看你,比看张龙顺眼多啦!张龙就不是个玩意儿,你可得离他远点。”

牛二蛋想为我说几句话,毕竟他觉得我还是不错的,但又想着没必要跟魏子贤这种人杠,便闭上了嘴巴。

看到牛二蛋一副乖顺的样子,魏子贤更满意了,继续说道:“你知道隐杀组前身是干什么的吧?”

牛二蛋点点头:“略有耳闻。”

“什么略有耳闻!”魏子贤说:“都不是外人,咱们直接挑明了说,就是做暗杀工作的,以前帮我们家杀了不少的人!我告诉你,隐杀组现在虽然转型成公司了,但有些事还是要做,你明白吧?”

“明白。”牛二蛋心领神会,立刻问道:“魏公子有什么想杀的人?”

魏子贤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还亲自跑到杜鹃大厦,傻子都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魏子贤真是满意极了,“你啊,可比那个张龙开窍多了,我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和他多说,你小子可比他有前途的多了……”

牛二蛋不知道魏子贤和我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但也不敢多问。

“这次我还真想找你杀一个人。”魏子贤说:“以我的权力,想杀个人易如反掌,但你懂的,很多时候都不方便出手,所以才麻烦你。”

魏子贤一边说,一边将一张照片放在桌上。

“就是他了,你看什么时候动手?”

牛二蛋将照片拿起来看。

杀人,对牛二蛋来说已经不陌生了,自从杀掉俞老板和他的手下后,某个方面就好像开窍了一样。一般人杀完人,紧张的能尿裤子,牛二蛋却没这个感觉,反而认为痛快的很,似乎天生就是这样的人。

但当牛二蛋看清照片里的人后,眼睛瞬间就瞪大了。

当然不是我了,魏子贤还没那个胆子找人杀我。

是俞雪峰。

没错,就是抢走丁菲,还和牛二蛋有过数次冲突的俞雪峰!

牛二蛋当然恨俞雪峰恨得牙痒痒,上次要不是丁菲拦着,俞雪峰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杀俞雪峰,牛二蛋当然愿意,比谁都要愿意,不要钱也干。

但他想不明白,俞雪峰一个北方县城里的暴发户,怎么会招惹上魏子贤这种天城巅峰二代的?

两人相差的太远了,怎么看也不可能有交集啊。

牛二蛋疑惑地看向魏子贤。

魏子贤说:“这家伙生意做得不错,最近都蹦跶到天城来了,还通过中间人和我见了一面,但我看他是真不爽,根本没有理由,比看张龙还要不爽,你给我把他杀了吧!”

牛二蛋在县城做了一个多月的流浪汉,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练下功夫,还真没关注过俞雪峰。

没想到啊,俞雪峰都混到天城来了,还和魏子贤这种顶级二代见了面。

俞雪峰想干什么?

牛二蛋隐隐怀疑,俞雪峰这家伙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上次能雇隐杀组杀自己,这次就能借助魏子贤的力量来对付他!

不管俞雪峰想干什么,现在都完蛋了。

俞雪峰大概怎么都没想到,魏子贤会看他不顺眼,甚至还想把他给杀了吧?

牛二蛋握着照片,甚至有点想笑,而且真的笑了出来。

魏子贤疑惑地问:“你笑什么?”

牛二蛋赶紧说:“没笑什么,只是想到能为魏公子服务,我真的觉得很荣幸!”

“哈哈!”

魏子贤也很开心,再次盛赞牛二蛋孺子可教,将来必成大器,比我可强多了。

毕竟,我们这些人都不把魏子贤当回事,魏老也不让魏子贤随随便便命令我们,现在有个牛二蛋肯听他的,简直要乐开花了。

魏子贤三句不离我,动不动就贬低我一顿,牛二蛋也习惯了,并没有当回事。

“很好。”魏子贤说:“这人的地址、电话,都在照片背后,那就交给你了!动手之前,记得和我说一声啊。”

不需要看地址和电话,牛二蛋简直倒背如流。

杀俞雪峰,简直就跟过大年一样。

“您就放心地交给我吧。”牛二蛋恭恭敬敬地说。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27 杀他,如过年 为73000推荐票加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