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29 手刃俞雪峰

1929 手刃俞雪峰

县城也有富人,而且不止一个,所以也有别墅区。

月黑风高杀人夜,之所以选择晚上动手,还是因为晚上方便,即便牛二蛋身为隐杀组的董事长,也不可能大白天的冲到别人家里杀人。

最好丁菲和俞雪峰都睡了,这样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俞雪峰。

繁星点点,别墅区里却亮如白昼,一栋欧式的三层小楼出现在牛二蛋的眼前,能在县城住上这样的房子,绝对算得上是有钱人了。

现在,别说县城的别墅了,就是天城二环内的四合院,牛二蛋都能轻轻松松买得起。

佳人已远。

牛二蛋很轻松地爬了上去,来到二层某间卧房的窗外,因为就这一间亮灯,显然是俞雪峰和丁菲休息的地方。

还没睡啊。

房间里传来调笑声,显然是俞雪峰和丁菲在嬉戏,不知两人在干什么,丁菲一口一个讨厌,时不时还“啊”的一声,接着嘻嘻嘻地笑。

听着这些声音,牛二蛋心中无疑痛如刀绞,在他脑中能回味的,只有那天丁菲挎着菜篮子前来,说“挺心疼你”的一幕了。

想到这里,牛二蛋轻轻摸了摸口袋里的匕首。

就在这时,两个人的嬉戏声突然停了,好像是什么游戏做完了,只剩下意犹未尽的呼吸声。

丁菲嘻嘻笑着:“那当然了,我和牛二蛋在一起七八年,可是什么都没让他做。”

“嘿嘿,我才不会便宜一个穷**丝呢。”

“你就偷着乐吧。”

“说真的。”俞雪峰又说:“现在牛二蛋成了隐杀组的老大,既有钱又有势,你不后悔?”

“对啊,我也挺纳闷的,他怎么会成了流浪汉的?”

“按理来说,就算牛二蛋不是隐杀组的老大,也不至于沦落到去当流浪汉啊,张龙随便给他安排个什么,都够他吃一辈子了吧?”

听到丁菲这么贬低牛二虎,俞雪峰并没有多高兴,反而叹着气说:“那也架不住张龙确实对他好啊!只要有张龙在,咱们一辈子都报不了仇!”

“哈哈,希望如此吧,不然我这一口气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

“老婆,你这一说,我的信心好足,我又想玩游戏了……”

屋子里又传来嬉戏的声音。

之前的那些对话,姑且认为丁菲是在迎合俞雪峰。

牛二蛋之前天真的以为丁菲心里还有自己,哪里想到人家根本就是想要自己的命啊,之前去烂尾楼看望他,也不过是刺探他的虚实,想看看他为什么成了流浪汉!

甚至今晚过来,还担心丁菲会受不了,才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俞雪峰。

牛二蛋真心觉得自己可笑极了,简直就是全天底下最可笑的人。

去他妈的神不知鬼不觉,去他妈的等两人睡着了,牛二蛋现在就要杀人,而且要连杀两人!

俞雪峰家的玻璃还是挺厚实的,双层钢化玻璃,保温、抗风、隔音,除了不防弹,几乎是最好的玻璃了。

“怎么回事?!”

“砰”的一声,一个人从窗户里跳了进来。

“牛……牛二蛋?!”

“想杀我是吗?”牛二蛋咧开嘴,露出一丝邪笑:“不如我先杀了你们?”

床上,丁菲穿着一身“猫娘”的衣服,有可爱的猫耳,还有撩人的尾巴。

猫和老鼠?

牛二蛋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游戏了,但这已经对牛二蛋形不成任何的刺激了。

俞雪峰和丁菲哪能想到牛二蛋会突然进来啊,两个人都呆呆地坐在床上,直到牛二蛋走过来,少稍微反应过来些。

俞雪峰咆哮一声,猛地抓起床头柜上的一个台灯,整个身子也一跃而起,朝着牛二蛋的脑袋狠狠砸了过去。

牛二蛋一巴掌就将台灯打飞,接着狠狠一刀捅了过去,正中俞雪峰的肚子。

“别……别……”俞雪峰的勇气已经耗尽,剩下的全是恐惧和紧张了。

看着这幕,丁菲坐在床上更是一动都不敢动。

牛二蛋嘿嘿笑着,一下又一下地捅过去,他想要俞雪峰的命,其实一刀就够,但他纯粹为了泄私愤,不知道捅了多少下。

而牛二蛋,身上当然也沾了不少的血。

牛二蛋握着带血的刀,又一步步地朝着丁菲走了过去。

“我很爱你,丁菲。”牛二蛋一字一句地说:“你是我生命中最爱的女人,以后也不可能这样爱一个人了,但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

但凡你对我有那么一丁点的怜惜,我也不会要你的命。

牛二蛋说着,已经泪流满面,泪水淌过他的脸颊,滑落到地板上。

到了最后一刻,牛二蛋仍旧对丁菲保留着最后一点尊重,他并不想折磨丁菲,打算一刀就要了丁菲的命。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1929 手刃俞雪峰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