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30 混蛋,禽兽

1930 混蛋,禽兽

但也就在这时,丁菲突然一头扑向牛二蛋,扑到了牛二蛋的怀里。

她紧紧地抱着牛二蛋,抬头流着泪说:“二蛋,你别杀我,求求你了!”

牛二蛋冷笑一声,仍旧举起刀来。

“二蛋!二蛋!”丁菲哆哆嗦嗦地叫着:“你不是一直都想和我在一起吗?现在俞雪峰死了,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二蛋,我要嫁给你,我想给你做老婆!你不是喜欢我吗,你最爱的不是我吗,我们在一起七八年,你怎么能下得了手?我也很爱你啊,以前只不过是俞雪峰有钱有势,我碍于他的淫威才嫁给他,现在我终于自由了!二蛋,我们在一起吧,我保证一辈子只跟着你……”

丁菲恐惧、害怕到了极点,眼泪如同泉水一般涌出。

牛二蛋这一刀没捅下去。

他举起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丁菲的脸,将她的泪水一点点逝去。

“丁菲……”

“我在,我在!”丁菲抓着牛二蛋的手,颤颤巍巍地说:“二蛋,我是你的,我永远都是你的!还记得吗,我们曾经在学校的小花园里许下终身,我说我一定会嫁给你的,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啊!二蛋,你开心吗,反正我好开心,我能和你在一起了,我终于能和我最爱的男人在一起了!”

丁菲说着,又紧紧抱住了牛二蛋,想用自己温暖的身躯来融化他、感化他。

但是没用。

牛二蛋的一颗心已经碎成八瓣,再也不可能复原了。

“我当然记得。”牛二蛋说:“是你不记得了。丁菲,你和别人在一起,我不反对,你要嫁给别人,我也不反对。可你错就错在,已经做了别人的妻子,还想着羞辱我、祸害我,甚至杀掉我!此仇不报,我枉为人!”

“二蛋,不要、不要!”丁菲痛哭流涕,紧紧地抱着牛二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看在咱们俩好过七八年的份上,把我给放了吧!咱俩以前不在一个班,光情书就写过上百封,我们还去学校门口的奶茶店,一坐就是一个下午,那次咱俩牵着手逛街,还被老师给发现了,后来学校通报批评,还是没有拆散咱俩……”

丁菲如数家珍地说着过去的事,希望能唤醒牛二蛋哪怕一丝丝的心软。

但她错了,她越是说这些,越是让牛二蛋觉得可悲。

过去的那些事,不仅没让牛二蛋觉得甜蜜,反而像是一记记又烈又重的巴掌,狠狠抽在牛二蛋的脸上。

牛二蛋咬牙切齿,还是狠狠一刀捅向丁菲的背。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厉喝突然响起。

牛二蛋惊讶地转头一看,就见卧室的门已经被人推开,是魏子贤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魏……魏公子?!”牛二蛋惊讶地说。

看到魏子贤,丁菲就像是看到救星,猛地朝着魏子贤奔过去。

丁菲当然认识魏子贤了,之前和俞雪峰一起去天城,见过魏子贤的。

虽然她不知道天城的魏子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荒僻的县城里,但是毫无疑问,现在只有魏子贤能救她的命。

“魏公子,你救救我、救救我……”丁菲哭着跪倒在魏子贤的身前,痛哭流涕地说:“牛二蛋把俞雪峰给杀了!”

魏子贤看着丁菲一身又性感又风骚的猫娘装,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赶紧把丁菲扶起来,说道:“丁菲姑娘,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接着,他便把丁菲挡在自己身后,接着厉声问道:“牛二蛋,你为什么杀掉俞雪峰!”

丁菲则紧紧抓着魏子贤的衣摆,生怕牛二蛋再冲过来。

牛二蛋则一脸迷茫地说:“不是你让我杀的吗?”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你杀……”

话还没有说完,牛二蛋就摸出一支小小的录音笔来。

“魏公子,咱说话可凭良心,之前咱俩的对话,我可是都录下来了。”

“哎,你……”魏子贤当然大窘,一张脸都红了。

说起来牛二蛋确实挺精明的,毕竟涉及到杀人啊,所以他长了个心眼,第一次虽没来得及录,但到后来又和魏子贤说起这个事时,便录下来了,就怕日后会说不清。

主要是不想给我找麻烦。

之前他杀了人,我就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救出来的。

现在还真派上用场了。

魏子贤是真没想到牛二蛋会录音,颇有些窘迫地说:“你这是干嘛,咱俩私下的事……”

牛二蛋说:“魏公子,我没其他意思,但我确实是受了你的命令。”

“魏公子,你,你……”丁菲当然不可思议地看着魏子贤。

“这个……”魏子贤无比尴尬,只好说道:“丁菲姑娘,实不相瞒,确实是我让牛二蛋杀了你丈夫的,主要是我查过你丈夫了,作恶多端、草菅人命,以前跟着他爹没少做坏事……所谓国有国法的嘛,只能这么做了,希望你谅解吧。”

其实魏子贤是在瞎扯,他之所以想杀俞雪峰,是别有用心的。

丁菲一脸的复杂,时至此刻,他也不知怎么办了。

魏子贤轻轻咳了一声:“不过,我可没让牛二蛋杀你,完全是这家伙自作主张!”

“是……”丁菲立刻说道:“魏公子,您救救我!”

俞雪峰已经死了,丁菲着实吓得不轻,只能先顾自己。

“丁菲姑娘,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魏子贤又转头看向牛二蛋,沉着脸说:“俞雪峰有罪在身,我是让你杀了他没错,可我没让你杀丁菲姑娘啊,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牛二蛋无话可说,只好低下了头。

魏子贤继续说道:“好了,得亏我来得及时,没有让你酿下大祸!念你杀死俞雪峰有功,这事就算了吧,将尸体收拾了,离开这吧!”

“是……”

牛二蛋微微低头,转身抓起俞雪峰的尸体,脚尖轻轻一点,便跳到了窗台上,从破洞处一跃而出。

这一瞬间,他还回头瞥了一眼,看到魏子贤正在安慰丁菲。

丁菲正靠在魏子贤的肩膀上“呜呜”哭着,魏子贤则轻轻拍着丁菲的背,说没事了、没事了……

牛二蛋微微皱了下眉。

不知怎么,他觉得有点怪怪的。

但也没有多想,落地以后,抓着俞雪峰的尸体往别墅区后面的荒山上奔去。

别墅区一般都建在郊区,荒山野岭随处可见,牛二蛋找了处偏僻的山坡,挖了个坑将俞雪峰给埋了。

一边埋还一边纳闷,因为俞雪峰犯了国法,所以魏子贤才想杀他的吗?

肯定不是。

要是触犯国法,自有法律定罪,还用得着暗杀吗?

魏子贤可是明明白白说过,就是看俞雪峰不顺眼,才让牛二蛋动手的。

那么,为什么看不顺眼?

魏子贤没有说,牛二蛋也不方便问。

牛二蛋脑海中浮现出魏子贤安慰丁菲的画面。

牛二蛋觉得不太对劲,突然抛下铲子,朝着别墅区奔了过去。

很快,他便回到俞雪峰的别墅。

那间卧室的灯还亮着,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传来,显然人还在的。

因为窗户破了个洞,所以里面的声音清清楚楚。

“不要……不要……”丁菲带着哭腔。

“嘿嘿,丁菲姑娘,你就从了我吧,为了得到你啊,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吗……”

牛二蛋一咬牙,整个人顺着墙根飞窜而上,迅速踩到了二楼的窗台上。

透过破洞一看,魏子贤正按着丁菲。

丁菲痛哭流涕,不断地哀求着,还用手推魏子贤。

但她一个女孩子,又怎么推得开魏子贤呢?

丁菲穿着猫娘装,本来就没多少衣服,此刻更是被魏子贤扒得不剩多少了。

牛二蛋终于知道魏子贤为什么想杀俞雪峰了,原来是为了得到丁菲,这个道貌岸然的第一公子,原来也是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啊!

魏老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不堪的孙子?

混蛋!

禽兽!

看着这幕,牛二蛋的脑子当然嗡一声响。

他妈了个巴子的!

牛二蛋倒不是心疼丁菲,现在的他对丁菲只有恨,没有爱。

他恨不得丁菲去死。

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女孩这样受辱!

“X你妈的!”

牛二蛋咆哮一声,猛地冲进了卧室中。

随着这声怒骂,魏子贤在牛二蛋心中高高在上的尊贵形象,也彻底地崩塌了。

魏子贤和丁菲齐刷刷朝他看去。

“谁他妈让你回来的?!”魏子贤一声怒喝:“给老子滚出去!”

丁菲则痛哭着说:“二蛋,救我!”

之前,丁菲向魏子贤求助,希望远离牛二蛋。

现在,丁菲向牛二蛋求助,希望远离魏子贤。

完全调了下个。

仔细想想,丁菲也够可怜,像是生活在夹缝中,半点都由不了自己。

“给老子滚出去,听到没有!”魏子贤仍旧死死按着丁菲。

牛二蛋却毫不顾忌,立刻就冲上去,一脚将魏子贤踢飞了。

魏子贤“骨碌碌”滚下了床,狠狠撞在墙角,“哎呦”一声惨叫,接着又怒喝道:“来人、来人!”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30 混蛋,禽兽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