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31 喵,可爱吗

1931 喵,可爱吗

“砰”的一声重响,卧室的门被撞开了,几个汉子立刻闯了进来,正是魏子贤的贴身保镖。

以魏子贤的身份,当然走到哪里都有保镖,这次过来荣海的县城,只是随便带了几个,但也有天阶中品的实力了,一个个张牙舞爪地朝着牛二蛋冲了过去。

但他们不是牛二蛋的对手。

牛二蛋手起刀落,就将这几个人都劈飞了,接着一手抓住丁菲,“噌”的一下窜上窗台,随着身子如鹰隼般一跃而下,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牛二蛋,你他妈跑不了的……”身后传来魏子贤的怒吼声。

牛二蛋抓着几乎半裸的丁菲,身形极快地往前窜着,丁菲也抱着牛二蛋的脖颈,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牛二蛋朝着荒山之上窜去。

也不知道奔了多久,终于看到一座破败的茅草屋,牛二蛋撞开门冲了进去,接着把丁菲往地上一丢。

茅屋是真的很破,房顶都没有了,微弱的月光照下来,洒在丁菲光滑如玉的身上。

“谢谢……”

丁菲浑身发抖,这一晚上对她来说如同噩梦一般,以为嫁给俞雪峰就能享受富太太的生活了,没想到生活却从此搞得一团糟,每天都过得这么胆战心惊。

“不用谢。”牛二蛋冷冷地说:“我只想杀了你!”

“不,你不会杀我的……”丁菲爬过去,抱住牛二蛋的腿,哭泣地说:“我不信你狠得下心!二蛋,我好冷,你能抱抱我吗……”

“你给我滚!”

牛二蛋却一脚把丁菲踢开了。

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没有丝毫的怜惜,之前救她也不过是看不惯魏子贤的行为。

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女孩,牛二蛋都会这么做的。

“我不滚,我不滚!”丁菲哭泣着,像条狗一样爬过来,再次紧紧抱住牛二蛋的腿,“我这辈子都跟定你了,就算是你打我、骂我,我也不会走了!二蛋,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谁是真正爱我的人啊!我错了、我错了,原来我错得这么离谱!”

茅草屋里传出丁菲哭嚎的声音。

牛二蛋却不为所动,反而默默拔出匕首。

匕首,在屋子里闪出寒冷的光。

“你要杀我是吗,你杀吧!我就是死,也要死在你的怀里!”丁菲哭着,站起来拥住牛二蛋的脖颈,“二蛋,那可是魏子贤啊,你怎么敢得罪他,就算是我死了,你以后怎么办……”

“不用你管。”牛二蛋冷冷地说。

“好,我不管,我不管……”丁菲流着泪说:“我只想在死之前,将自己交给你!二蛋,就像我说的,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谁是真的爱我,如果我就这么死了,我肯定会很不甘心,拜托你成全我一次吧,让我弥补自己曾经的过失……”

丁菲一边说,一边吻着牛二蛋的脸颊、脖颈,还将手伸进他的胸膛。

“你真恶心!”

牛二蛋狠狠骂了一声,将丁菲推开了。

“对,我是恶心!”丁菲趴在地上,哭着说道:“我抛弃了自己相恋七八年的男友,去和一个暴发户的儿子在一起,并且以此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嫁对了人。可结果呢,关键时刻还是你跳出来,带我脱离苦海、走出泥潭!我醒悟了不行吗,就算我要死了,想真正的爱他一次,难道我错了吗?!”

丁菲一边说,一边将自己仅存无几的“猫娘装”全卸了。

牛二蛋立刻把脸转都一边去了。

“你连看都不敢看我!”丁菲带着哭腔说道:“你还说你舍得杀我?”

“我怎么不敢看……”

牛二蛋转过头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丁菲的身上满是伤痕,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有些地方沾着血迹,显然是之前抗拒魏子贤的时候弄的。

那个混蛋!

牛二蛋恨得牙痒痒,真没想到魏子贤衣冠楚楚,会是这样的狼心狗肺之徒。

真是白瞎了魏老啊,竟然有这样一个孙子。

丁菲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呜呜哭了起来,凄惨、悲凉的哭声回荡在这座被月光覆盖的茅草屋内。

看着这幕,牛二蛋是真下不了手了。

今夜的丁菲,也确实太惨了点。

“铛铛”两声,牛二蛋往地上丢了一些东西。

“自己包扎下吧。”牛二蛋说:“有消毒、止血的药,还有绷带。”

自从走上这条路后,牛二蛋也开始随身备着这些东西了。

“我哪会这些啊……”丁菲又哭出来。

牛二蛋叹了口气,说道:“你先把衣服穿起来,我帮你包扎吧。”

丁菲看看旁边一些零碎的猫娘装,苦笑着道:“我这哪能算衣服啊……”

“穿起来吧。”牛二蛋冷冷地说,接着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丢在地上。

丁菲这才穿了起来,又披上牛二蛋的外套,终于显得不那么“暴露了。”

牛二蛋也蹲下身子,帮丁菲处理起伤口了。

从头到脚,足足有十几处。

在这样的一个美人身上,无论是谁都会忍不住心疼的,但牛二蛋心如止水,他对这个女人一点感觉都没,只想早点弄完早点离开。

这次得罪了魏子贤,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凭自己“隐杀组”董事长的身份,肯定斗不过这位第一公子哥啊。

牛二蛋想到了我。

但他也不觉得我能斗过魏子贤。

最重要的是,牛二蛋觉得麻烦过我太多次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大,哪里还有脸啊。

不行就跑路吧。

牛二蛋一边想,一边给丁菲消毒。

“疼……”丁菲轻轻叫了出来。

“忍着点。”牛二蛋冷冷地说。

丁菲便闭上了嘴。

牛二蛋熟练的给丁菲消毒、止血、上药、包扎,在外混迹的这几个月,牛二蛋几乎什么都学会了。

有些东西,是基因里就带着的。

消毒当然很疼,丁菲强忍着,脸颊都淌出汗来,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牛二蛋皱着眉说:“你笑什么?”

丁菲看着牛二蛋,轻轻地说:“我想起来,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撞伤了腿,就是你给我包扎的。那一个月时间,还是你每天背着我上下学呢,我爸不知道你是我男朋友,还以为你是热心的好同学,每次都夸你呢……”

牛二蛋沉默不语。

以前的事,他并不想回忆。

丁菲沉默下来。

牛二蛋继续帮丁菲处理伤口,包扎了一个又一个,眼看就快处理完了。

“喵。”丁菲突然轻轻叫了一声。

牛二蛋满脸疑惑地看着丁菲。

“可爱吗?”丁菲笑嘻嘻地说:“我穿着猫娘装嘛,叫一个给你听听,当是谢谢你啦!”

牛二蛋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脸上甚至露出一些厌恶。

尤其是,想到丁菲穿成这样给俞雪峰“喵喵”叫的时候,心里更恶心了,差点要吐出来。

丁菲自讨了个不痛快,踌躇了一阵子后,又轻轻地说:“二蛋,你是不是很恨我啊?”

牛二蛋冷冷地道:“你说呢?”

“应该是吧,之前你都想杀我了,可把我吓得不轻……”丁菲喃喃地说:“但是也正常吧,如果我是你,也会心怀痛恨,甩了你还不算完,还要联合新婚丈夫杀你……”

“咔”的一声,牛二蛋生生捏碎了一个药瓶,锋利的瓷片割伤了牛二蛋的手,有血从牛二蛋的指间渗出。

“啊……”

丁菲吓了一跳,赶紧握住了牛二蛋的手。

“怎么办,怎么办……绷带在哪?”丁菲四处找着,地上一片凌乱。

“不用你管。”牛二蛋冷冷说着,将手从丁菲手中脱出,转身就走。

“二蛋……”丁菲扑了上来,抱住牛二蛋的腿,泪流满面地说:“我说我改了,你信吗?”

“不信。”牛二蛋继续往前走着。

“二蛋!”丁菲大声说着:“我知道你不信,但我可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不是得罪了魏子贤吗,接下来他肯定不会放过你吧,我愿意和你在一起,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面对!”

牛二蛋的身子微微一滞。

“你相信我!”丁菲流着泪说:“二蛋,我把这条命交给你了,你就带我走吧……”

这一瞬间,牛二蛋的心是软了些的。

但是很快,又变硬了。

就好像金刚石一样硬。

“不需要。”

牛二蛋冷冷地丢下三个字,将丁菲一脚踢开,大步往外走去。

“二蛋、二蛋!”

丁菲痛苦地大叫着,但是牛二蛋并未回头。

很快,牛二蛋就走出茅屋,准备朝更深的山里面走。

得罪了第一公子魏子贤,牛二蛋知道自己绝对没好下场,“隐杀组”的董事长也不行,还是赶快离开这吧,开始自己的流浪生涯。

但他刚刚踏出门外,就听到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响起。

凌乱、繁密,而且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一个个黑影果然浮现,至少有上千人的样子。

与此同时,“咔咔咔”的声音也不断响起,牛二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那是保险正在上膛。

接着,一支支黑漆漆的枪,齐刷刷地对准了他。

“跑啊,跑啊……我他妈看你能跑到哪?”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一个人影渐渐从人群中走出,正是第一公子魏子贤。

魏子贤冷冷地盯着牛二蛋,面上尽是杀气。

这一瞬间,万籁俱寂。

就连屋中刚才哭嚎不已、大声喊叫的丁菲,都失了声。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31 喵,可爱吗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