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32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1932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来得好快!

牛二蛋的心中当然满是惊骇。

他知道魏子贤不会放过自己的,甚至都做好了跑路的打算,但还是没能躲过追击。

现场至少有上千支枪对准了牛二蛋,让他一动也不敢动。

其实以牛二蛋的实力,奋力一搏还是可以逃的,但他对自己的了解并不清晰,也没和枪有过正面交锋,看到这么多枪自己就先怂了,不认为自己拥有能从枪林弹雨中脱身的能力。

“英雄救美啊?”

魏子贤冷笑着,来到牛二蛋身前,狠狠一拳击中牛二蛋的肚子。

对牛二蛋来说,魏子贤这一拳软绵绵的,几乎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但还是象征性地弯了下腰。

“和我斗,你有这个资格吗?!”

魏子贤咆哮着,继续殴打着牛二蛋,一拳又一拳地砸过去,总算把牛二蛋放倒在地,又狠狠地踢了过去。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也敢和我作对,不想活了是吗,那我就满足你!”

魏子贤持续地踢着牛二蛋,从头到脚每一处都不放过,牛二蛋没有太大的感觉,就好像挠痒痒一样,但还是渐渐鼻青脸肿、疼痛交加。

“老子今天就弄死你!”魏子贤怒火中烧,甚至还从旁边捡了一个木棍,狠狠往牛二蛋身上砸。

之前说要和牛二蛋“同风雨、共生死”的丁菲,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也被吓得不轻。

最终,牛二蛋被打得一动都不能动了。

魏子贤蹲下来,抓着牛二蛋的头发说道:“你知道吗,你是继张龙之后,第二个敢和我作对的人!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得罪我魏子贤的下场!”

接着,魏子贤又站起身来,冲着身后叫道:“来人,把他给我抓了!”

立刻有几个人冲过来,用枪顶着牛二蛋的脑袋,将他给按住了。

魏子贤继续说道:“牛二蛋和俞雪峰为了丁菲争风吃醋,以致发生殴斗,造成俞雪峰惨死,人证、物证皆有,将他移交到公安局,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是!”

众人将牛二蛋抓起来,准备带着他离开了。

魏子贤吹着得意的小调,朝着破败的茅草屋走去,知道丁菲就在里面。

“你别动他!”

牛二蛋突然挣脱了卫兵的束缚,猛地扑向魏子贤,将魏子贤整个都扑倒了。

“哎!哎!”魏子贤大叫着。

那些卫兵也迅速冲上来,七手八脚地将牛二蛋脱开了。

“反了!反了!”魏子贤咆哮道:“你们看到了啊,是他先袭击我的,立刻给我把他毙了……”

袭击第一公子,当场就可击毙。

几个卫兵迅速把枪对准了牛二蛋的脑袋。

“不要!”

就在这时,一声略带颤抖的高喊突然响起,接着脚步声“噔噔”传来,是丁菲从茅草屋里奔了出来。

“魏公子,不要杀他!”丁菲浑身发抖地说:“你不是想得到我吗,我现在就跟你,你放过他……”

月光下,丁菲还披着牛二蛋的那件外套,虽然只露出两条伤痕累累的长腿,但看上去依旧十分性感、撩人。

“你别……”牛二蛋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

“用得着你管我吗?!”丁菲突然怒斥牛二蛋:“魏公子是什么人,我跟他怎么了,难道还委屈了?”

接着,丁菲又冲魏子贤说:“魏公子,之前我丈夫刚死,心情十分紧张,也没明白你的意思,本能地就抗拒你了!现在我想通了,能和您在一起,是我丁菲的荣幸啊,哪怕只是春宵一刻,也是我一辈子的荣耀了!”

说着,丁菲便来到魏子贤的身前,一副乖顺和乖巧的模样,后面的尾巴还一摇一摇。

“魏公子,好不好嘛,将他给放了吧……”

看到丁菲那个样子,牛二蛋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魏子贤却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真是让我感动。”魏子贤笑着说道:“先是英雄救美,又是美救英雄,我就喜欢这么有情有义的人!那好,看在你这么用心良苦的份上,我就不杀他了,不过也不放他,我先把他给关起来,看你表现再决定他的生死……”

说着,魏子贤一把将丁菲拦腰抱起。

丁菲“啊”的一声,赶紧抱住了魏子贤的脖颈。

“你放开她!”牛二蛋咆哮着。

“牛二蛋,你少管我的闲事!”丁菲咬牙切齿:“我说了我是自愿的,跟你没有关系!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子,最喜欢有权有势的男人,能和魏公子这样的人在一起,比跟你在一起强多了!别说俞雪峰已经死了,就是他还活着,我也一脚把他踢了!”

“啊……啊……”牛二蛋疯狂地咆哮着。

“美人,咱们回去。”魏子贤笑嘻嘻的,抱着丁菲转身走去。

“讨厌……”丁菲靠在魏子贤的肩膀上,还“咯咯咯”地笑着:“再说一遍啊,我可不是为了他,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的啊,之前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才明白你的心意啦……你说你也是的,直接和我说就行了,搞那么大一出事,差点把我给吓死了……”

“哈哈,那个时候你有丈夫,我可不敢随便做什么啊,好不容易把你老公杀了,你终于是我的啦……”

“你就这么喜欢我啊,为了我都不惜杀人?”

“当然,在天城第一次见你,我就被你深深地迷住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不会是随便玩玩,就把我扔了吧?”

“那怎么会,只要你乖乖的,我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

“那可说定了哦,一定不能不要我哦……”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

牛二蛋苍凉、愤怒的咆哮声却一阵接着一阵,响彻整片森林……

也就是第二天,牛二蛋杀死俞雪峰,被抓入狱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县城。

牛二蛋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就曾杀死俞老板等人,最后却说另有真凶,将他给放出来了,现在又杀死了俞雪峰,众人还是比较懵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事态会怎么发展,谁也说不清楚。

老牛两口子当然第一时间去号里看望牛二蛋。

牛二蛋连审都没审,直接就丢到号里了,上下都在等魏子贤的命令,魏子贤说放就放,魏子贤说毙就毙。总得来说还是比较宽松,放出来的几率较大,所以上下对牛二蛋的态度还行。

老牛两口子来看望牛二蛋,也很轻松地就见到了。

“儿啊,这是又怎么了……”老牛两口子哆哆嗦嗦,看到穿着囚服的牛二蛋,心里当然很不好受。

戴着手铐和脚镣的牛二蛋,心情却很平静,说道:“爸、妈,没事,我很快就出去了。”

“真的能出来吗?”老牛问道:“用不用通知张龙?”

“不用。”牛二蛋立刻摇头:“千万别麻烦他,我自己能出去的。”

“好吧,我们等你!”

老牛两口子这才离开了。

牛二蛋坐在地上,一双拳头握得很紧、很紧……

也就当天下午,又有人来看望牛二蛋了。

是丁菲。

丁菲换上了比较正常的衣服,但还是能看出她伤还没好,甚至行动都有些不便。

隔着号门,两人相顾无言。

“他应该很快就能放你出去了。”丁菲说道:“你也不要愤慨,我是自愿跟魏公子了,像我这么卑微的出身,能攀上他这棵大树,是我这辈子的荣幸,祖坟简直冒青烟了。”

“你想多了。”牛二蛋说:“我没愤慨,只觉得你恶心。”

丁菲苦笑了下。

“你知道一个女人,活在这世上有多不容易吗?”丁菲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摇摇头道:“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我身上还有伤,所以昨晚没答应魏公子,等我伤养好了,会和他在一起,到时候你就能出来了。”

“用不着你管我。”牛二蛋冷冷地说:“不用在我面前卖好,尤其是用了那种恶心的手段!”

“你以为我是为了谁?!”丁菲气冲冲道:“我一个女孩子,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你就是想攀附魏子贤了!”

“对啊,我就是,怎么样!”

“承认就好。”牛二蛋说:“丁菲,从你跟随俞雪峰起,我就看透了你的本质,既然是你想攀附魏子贤,就别给自己戴那么高的帽子,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救我……不用你救,我也一样可以出去!”

“好大的口气!”丁菲咬牙切齿:“我倒看看,你怎么出来?”

牛二蛋突然站起身来,接着四肢猛地用力,就听“咔咔咔”的声音响起,手铐和脚镣竟然一起脱落,“叮叮当当”地摔在地上了。

接着,牛二蛋走到号门前面,用力一拧,栏杆根根尽断,“当啷啷”跌落在地,接着人也走了出来。

“啊……”

丁菲当然惊得不轻,惊慌地往后退去,她和牛二蛋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来不知道牛二蛋还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这还是个人吗?

简直是个怪物!

“我出来了。”站在丁菲面前,牛二蛋说:“你会放弃魏子贤,跟我浪迹天涯?你不会的,你哪里舍得啊,那可是魏子贤啊,能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的魏子贤!”

牛二蛋冷笑一声,根本不给丁菲说话的机会,也知道丁菲是个什么东西,独自一人朝着外面走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1932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