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33 再抽魏子贤 为旧顾衷情的第2枚玉佩加更

1933 再抽魏子贤 为旧顾衷情的第2枚玉佩加更

昨晚有那么多枪,牛二蛋没法逃,现在可以逃了。

那些手铐、脚镣,还有看似坚固的门,根本拦不住他。

牛二蛋已经豁出去了,知道得罪魏子贤没有好下场,不如早早浪迹天涯,天下之大总有他藏身的地方。但他还没走出大门,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无数卫兵不知从哪涌了出来,又齐刷刷端着枪,瞄准了牛二蛋。

这倒是牛二蛋没想到的。

牛二蛋咬着牙,面如烈火地看着四周。

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来,又是魏子贤。

“你当我没见过高手啊?”魏子贤笑着说道:“我早知道这地方困不住你,所以提前就埋伏了不少的人,又跟着丁菲一路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她到底什么意思,对我到底是不是忠诚的。”

“魏公子,您这说得是哪里话,我可是一心一意要跟您的!”丁菲急匆匆奔了过去,挽着魏子贤的胳膊说道:“只不过牛二蛋是我前男友,我不忍心看他就这么死了嘛……”

丁菲的语气里充满了撒娇、谄媚的味道,看得牛二蛋胃里一阵翻腾,差点要吐出来。

“但是你看到了,这家伙根本不领情啊……”魏子贤得意地搂着丁菲,“不仅不领情,还侮辱你,我都看不下去了!怎么样,要不要把他现在把他毙了?”

丁菲抱着魏子贤的腰,笑着说道:“魏公子,你干嘛跟他计较,他算什么东西,哪里值当您生这么大的气?把他当成个屁给放了吧!”

魏子贤盯着丁菲,突然用手抬起她的下巴,阴沉沉道:“你这个小婊子,我怎么觉得你心里放不下他呢?”

“哪有……”

“那我现在就要把他毙了,你有没有意见?”

“没啊,当然没……”

“毙了他!”魏子贤突然下令。

“魏公子……”

“咔咔咔!”

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响起,眼看牛二蛋就要死在乱枪之下,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又想起来:“魏公子,你好大的气派啊,说毙人就毙人,不把国法当回事啦?”

魏子贤惊讶地回头一看,接着惊声叫了出来:“张龙?!”

没错,关键时刻赶到的人就是我。

虽说牛二蛋不想麻烦我,不让老牛两口子通知我,但这种事怎么可能瞒住我呢?

我在县城一直布有眼线,更何况我还派人暗中保护老牛两口子,该知道的事情一样都不会少。

一听说牛二蛋又被抓了,我便火速乘坐私人飞机赶了回来。

牛二蛋现在是隐杀组的董事长,一般人可抓不了啊,所以我断定他得罪了什么不一般的人物,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魏子贤。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牛二蛋看到我,一样非常惊讶,立刻大声叫道:“张龙,你别管我的事!这可是魏子贤,你惹不起他的!”

我当然没听他的话,继续朝着魏子贤走过去,一边走还一边说:“我惹不惹得起魏子贤先不说,我就是想不通,你是怎么惹上他的?”

说话之间,我便来到魏子贤的身前,颇为疑惑地说:“魏公子,你跑这乡下地方干什么啦?”

接着,又看了一眼被他抱在怀里的丁菲,忍不住笑出声来:“丁菲,你可以啊,这就攀上魏公子啦?以前是我小看你了,失敬失敬!”

我这话里当然充满嘲讽,丁菲却什么都不敢说,只露出一脸的尴尬。

魏子贤把丁菲推开,怒气冲冲地看着我说:“张龙,你来这干什么了?”

“你还问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这地方可是我的老家!”

我虽然不在这个县城长大,可我亲生的父母在这,说是我的老家也不为过。

魏子贤显然什么调查都没有做,只是看中一个姑娘就过来了,哪里想到误打误撞会来我的老家,有些气闷地说:“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的事情和你无关,你快走吧!”

“和我无关?”我说:“你要毙掉隐杀组的董事长牛二蛋,还说和我无关?”

“隐杀组和你有什么关系!”魏子贤怒气冲冲地说:“这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跟你八竿子都打不着,而且昨天他袭击我,很多人都看到了,我就是毙掉他也无可厚非!都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他还没有说完,我突然就把皮带卸了下来。

“魏子贤,一段时间不收拾你,皮痒痒了是吧?”

“你怎么还留着这个玩意儿!”魏子贤一声嚎叫。

“你爷爷没收回去,我就一直拿着喽。”

我一边说,一边狠狠一皮带抽向魏子贤。

“嗷!”

魏子贤一声惨叫,拔步就往外面奔去。

“魏老收拾过你多少回了,你还这么不长记性,迟早有天作死自己!我告诉你,以后再敢找牛二蛋的麻烦,我可不会放过你了!”

我继续用皮带抽着魏子贤,不过才抽了两三下,魏子贤就跑没影了。

“还不快滚!”

我冲剩下的卫兵一吼,众人立刻散了个干干净净,连丁菲都顺着人群一起跑了,她实在是太怕我了。

最后,我才朝牛二蛋走过去。

牛二蛋当然一脸惊愕地看着我:“你……你连魏公子都敢打啊?”

我笑笑,扬着手里的皮带说:“魏老交给我的,随时随地都能抽他。”

“尚方皮带啊这是……”牛二蛋苦笑着说:“我现在相信了,炎夏还真没有你办不到的事。”

“知道就好,以后别碰见事就想一个人扛,找我总是没问题的,咱俩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千万不要跟我见外!”

“好……”

经过这次事件,牛二蛋看向我的眼神更不一样了,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我带着牛二蛋离开,才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牛二蛋也把这些天来的经历完完整整地讲给我听了。

我叹着气说:“天城那些二代,大部分都不是好东西,以后不要再和他们来往了,再有人让你帮忙做事,你完全可以一口回绝。隐杀组现在只做生意,不做其他,这是魏老的命令!”

牛二蛋表示明白了。

我们还讨论了一下丁菲。

在我看来,丁菲想救牛二蛋,只是一时良心发现,毕竟牛二蛋因为她得罪了魏子贤。而她跟魏子贤,也是出于真心,这种女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往上爬的机会。

总而言之,这种女人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地方。

每次见牛二蛋,我都会给他灌输这种概念,希望他能彻底忘记丁菲,因为我是真不想让他重蹈我的覆辙。

牛二蛋也明白我的意思,以前还不大乐意听,这次认认真真地说:“张龙,你放心吧,我再正眼看她一下,我就不姓牛了!”

我很无奈地说:“你本来就不姓牛。”

我们四目相对,哈哈大笑起来。

这点小插曲,对我来说根本不叫个事,所以救出牛二蛋后,我就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而牛二蛋,也忙活他的生意,在南方几个省里跑来跑去。

如非万不得已,他不会到天城去,和魏子贤等二代的来往就渐渐少了。

有时候没事了,牛二蛋也会回到县城,帮父母卖卖油条什么的,一个星期总会回去一次。

丁菲没有跟魏子贤回天城,她还没有那个资格,只能呆在自己家里,等魏子贤偶尔来临幸一次。好在魏子贤刚和她在一起,新鲜感还是比较强的,一个星期也会过来一次。

三方的人基本碰不到面。

即便如此,魏子贤也担心丁菲会和牛二蛋旧情复燃。

虽然魏子贤在外面情人众多,却不妨碍他要求女人对自己忠诚,所以他明令禁止丁菲出门,吃的喝的都有人送,并且时不时会亲自查探,往往不打招呼就过来了。

好在丁菲比较乖顺,一次都没惹怒过魏子贤,并且把魏子贤伺候的很舒服,导致魏子贤也越来越喜欢她了,有时候一个星期甚至会来两次。

这天晚上,魏子贤又过来了。

两人共度春宵之后,便拥抱在一起睡着了。

到第二天一大早,魏子贤打着呵欠醒来,本能地往旁边一摸,发现身边空荡荡的。

“嗯?”

魏子贤睁开眼睛一看,赫然发现丁菲没了!

一开始魏子贤还没当回事,以为丁菲去上卫生间什么的了,但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丁菲回来。

怪事。

魏子贤起床,在楼上楼下找了好几遍,甚至连阁楼都找过了,都没发现丁菲的影子。

魏子贤又问院子里的守卫,说丁菲去哪里了?

守卫回答:“没见。”

这些守卫二十四小时在别墅里,竟然不知道丁菲去哪里了。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硬生生消失了!

魏子贤很吃惊,但他随即想起一个人来。

他阴沉沉道:“你们去集市上看看,牛二蛋今天回来没有!”

守卫立刻就出去了。

二十多分钟后,他们返了回来,告诉魏子贤说:“牛二蛋回来了,正在集市上摆摊。”

魏子贤当然火冒三丈。

“走!”

魏子贤带着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杀了出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33 再抽魏子贤 为旧顾衷情的第2枚玉佩加更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