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34 老虎屁股上拔毛

1934 老虎屁股上拔毛

自从发生过上次的事后,魏子贤一般不敢招惹牛二蛋,生怕我再拿皮带来抽他。

但是这次,魏子贤也耧不住火,丁菲已经是他的女人了,牛二蛋竟然还敢打主意,实在让他怒火中烧、火冒三丈。

魏子贤很快就来到了牛二蛋的油条摊子面前。

太阳刚刚升起,正是吃早点的时候,所以油条摊前排满长队,但是魏子贤的护卫不由分说,就将那些人全驱散了。

“滚开!滚开!”

县里百姓哪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人,纷纷都离开了。

魏子贤这才走到牛二蛋的身前,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老牛两口子见状,立刻走到牛二蛋的身边,质问魏子贤想干什么?

“爸、妈,没事,你们先到隔壁。”

老牛两口子知道儿子能量很大,便退到旁边卖茶叶蛋的那家,但眼睛还是往这边张望。

牛二蛋放下炸油条的筷子,看着魏子贤问:“有什么事?”

牛二蛋以前对魏子贤毕恭毕敬,俨然魏子贤旗下第一号打手,但是自从之前那事过后,两人就不相往来了。

“有什么事,难道你不清楚?”魏子贤冷冷地说:“把丁菲交出来!”

牛二蛋的心里当然莫名其妙:“你有毛病?”

我和牛二蛋说过不少关于魏子贤的“光辉”往事,所以牛二蛋现在极度看不上魏子贤,说话也就相当不客气了。

更重要的是,有我这个靠山,牛二蛋完全不怕魏子贤。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有毛病?!”

“对啊,怎么?”

针尖对麦芒。

魏子贤气得手都哆嗦了,以前我对他不客气就算了,现在又多了一个牛二蛋。

他指着牛二蛋说:“好啊,你的翅膀算是硬了,觉得有张龙这个靠山,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吧?我告诉你,除非张龙能够瞬移到这,否则今天谁也保不住你!”

我有魏老“御赐”的皮带,牛二蛋可没有。

但牛二蛋也不怕。

“是吗?我倒看看你想怎样?”牛二蛋冷冷说着,一双拳头渐渐握紧。

魏子贤知道牛二蛋的实力很强,能当隐杀组的董事长,能是一般人吗?

魏子贤见没有吓住牛二蛋,便道:“我也不想跟你废话,赶紧把丁菲交出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牛二蛋说:“我不知道丁菲在哪,自从上次的事过去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你不知道?!”魏子贤咬牙切齿地说:“丁菲昨晚还和我睡在一起,今天早晨突然就不见了,院子里的守卫也都没有见她,除了你这种高手能掳走她,还能有谁,难道是张龙吗?”

丁菲失踪了?

牛二蛋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但他并没有太当回事,很快冷冷地道:“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丁菲去哪里了,我也没见过她。还有,张龙更不可能做这种事,她是你的女人,你找我干什么?”

“行……行……”魏子贤点着头说:“牛二蛋,你不承认是吧,等我把丁菲找出来,到时候再收拾你!”

“随便你找,别影响我卖油条。”牛二蛋又低下头,继续炸油条了。

“走!”魏子贤带着人离开了。

魏子贤还是挺喜欢丁菲的,尤其喜欢丁菲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狐媚劲儿,这段时间简直被迷得不要不要的,一时看不见了还真有点心慌,所以立刻撒下人网到处去找。

魏子贤的权力多大,别说县里的有关部门,就连荣海的有关部门都被调动,在全县乃至全市都展开了搜查……

一时间,大街小巷都贴满了丁菲的寻人启事。

一开始,牛二蛋还觉得魏子贤有点小题大做,八成是两个人吵架了,丁菲跑出去躲几天。以前牛二蛋和丁菲谈恋爱的时候,丁菲就没少这么干过,经常几天不接他的电话,也不见他。

牛二蛋心想,丁菲也算可以,这种性子跟自己耍耍也就算了,竟然跟魏子贤也这么耍?

这回,魏子贤动用那么多人,估摸着半天就能找到了吧?

结果一连三天,都没有丁菲的下落,甚至电视台和广播都开始找丁菲了。

牛二蛋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丁菲绝没有能力躲过这么多人的追踪!

牛二蛋甚至怀疑是我悄悄绑走丁菲杀了,毕竟我一直都看丁菲不顺眼,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当时我在国外,接到牛二蛋的电话还很莫名其妙,说我没那么闲,没那功夫专门跑到你们县里,就为了杀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牛二蛋说:“我也觉得你没这么闲……那丁菲哪里了?”

“我怎么知道?”我说:“一个破鞋,你老关心她干嘛啊?牛二蛋,你是吃亏吃得还不够多?”

“没有,我怎么可能关心她,丁菲是死是活都和我没关系。”

“那就别操这么多心。”

我便把电话挂了。

牛二蛋本来只呆一天就要走的,但他这次破天荒地多呆了几天,说是想多帮父母几天忙,但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谁也弄不清楚。

别说别人,牛二蛋自己也不清楚。

是还惦记丁菲?

应该不是,牛二蛋很确定自己对丁菲已经没感觉了,甚至不杀丁菲就已经是自己最大的仁慈了,绝不可能心里还有她的。

但就不知怎么回事,牛二蛋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些不安、有些彷徨……

丁菲失踪的这些日子里,牛二蛋也没去找,就是每天早上帮父母出摊,然后到了晚上收摊,过得十分平淡,和往常的日子没有任何区别。

哪怕整个荣海市已经乱成一锅粥了,街上时不时会跑过搜查丁菲的人,仿佛也和他没关系。

转眼之间,丁菲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里,魏子贤几乎把整个荣海市都翻了一遍,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甚至还求助了驻守当地的大帅,还是没有丁菲一丁点的消息。

难道丁菲已经被带到外地了吗?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还是从他床上失踪的,简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魏子贤越是找不到丁菲,就越着急,心里好似猫抓。放在以前,魏子贤不会这么关心一个女人,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丁菲确实是他这些年来比较宠的一个,主要是丁菲真的太会讨男人欢心了,突然没了还真有点难受。

丁菲,究竟在哪?

魏子贤不知道,牛二蛋却知道。

因为就在这天晚上,牛二蛋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想知道丁菲在哪里吗?

牛二蛋顿时一个激灵,疑惑重重之下回道:你是?

那人便回:不想让丁菲死,就今晚十二点在县城西边的乱坟岗子见面。

牛二蛋:你到底是谁啊?

那人:问那么多,见了面不就知道了?

牛二蛋:你找错人了,丁菲死不死,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你想要钱什么的,不如去找魏子贤,他比较惦记丁菲,我可以把魏子贤的号码给你。

那人:我不找魏子贤,我就找你。今晚十二点,如你不来,丁菲必死!

牛二蛋没有再回。

牛二蛋不知道这人是谁,只觉得这个人有毛病,拿丁菲来威胁自己,怎么想的?

牛二蛋怎么可能去呢,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更不可能为了丁菲去冒险了。

牛二蛋想来想去,便拨通了魏子贤的电话,将短信的事告诉了他。

魏子贤本来还挺奇怪,牛二蛋好端端打电话给他干嘛,听牛二蛋一说,立刻激动起来。

他找了丁菲一个礼拜,一点消息都没,现在终于有了踪迹!

“你的情报没问题吧?”魏子贤不放心地问。

“你爱去就去,不去拉倒。”牛二蛋说:“反正我是接到短信了,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去不去?”

“我不去。”牛二蛋说:“你把丁菲当个宝,我只把她当草,看了她就恶心。”

“哈哈,听说你和丁菲谈了七八年恋爱,什么都没有做,是不是真的?我跟你说,你是没领教过她的‘厉害’,所以才这么说,但凡你领教过,就不会觉得她恶心了……”

“关你屁事!”牛二蛋烦躁地挂上了电话。

丁菲简直是有毛病,这么点破事怎么还传得人尽皆知了,就那么急于向魏子贤“表清白”吗?

牛二蛋忍不住想,这群家伙最好一起死了才好。

不过牛二蛋还是奇怪,究竟是谁抓走了丁菲,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为了求财之类的,找魏子贤不是更好?

难道是得罪不起魏子贤,所以才找上自己的?

但能不声不响地在重重护卫之下,从魏子贤的床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掳走丁菲,应该也是个高手吧?好大的胆子啊,敢掳走魏子贤的女人,这是老虎屁股上拔毛,活得不耐烦了吧?

牛二蛋的心里实在太好奇了,也不是担心谁,就是想去看看这个热闹。

眼看着就要到晚上的十二点了,牛二蛋从床上爬起来,重新穿上衣服什么的,出门朝着县城西边的方向去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1934 老虎屁股上拔毛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