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35 恐怖的女人

1935 恐怖的女人

县城西边确实有个乱坟岗子,一到晚上纸钱乱飞、乌鸦乱叫,实在不是个什么好的去处。

神秘人将牛二蛋约在这里,显然不安好心。

好在牛二蛋并不在乎丁菲的死活,让魏子贤顶着上就行了,顺便看看对方到底是谁,绑架丁菲的目的又是什么?

而在另外一边,魏子贤也马上出发了。

魏子贤调了许多的人,足足出动了一千多名卫兵,各个手中都持着枪,今晚一定要把那个家伙绳之于法、毙于枪下!

在牛二蛋到达乱坟岗子不久之后,魏子贤也领着众人到了。

一支气势磅礴的队伍,几乎将整个乱坟岗子给包围了,杀气腾腾、浩浩荡荡,牛二蛋看了却是暗暗叫苦,心想魏子贤啊魏子贤,你就这么大张旗鼓地来吗,对方怎么可能还会现身,好歹做个伪装和埋伏啊!

但没办法,魏子贤已经这么做了,牛二蛋只能躲在一边偷偷观察。

乱坟岗子挺大,一般是穷人,或是没有主的,才把尸体埋在这里,一座又一座的坟包,在黑暗中显得尤其可怕。牛二蛋躲在乱坟岗子外围的某株槐树后面,盯着圈子里的一举一动。

带了那么多人过来,魏子贤当然不会害怕,甚至还一脚踩在某个坟包上,大剌剌叉着腰说:“哪个王八蛋绑走了我的女人,快给老子出来,跪下道歉的话,我还能饶你小子不死!”

北风呼呼刮着,回应魏子贤的只有乌鸦“哇哇”的叫声。

牛二蛋叹着气想,你都这样子了,人家怎么可能出来,白白浪费了一个埋伏的好机会啊。

“妈的,已经十二点了,怎么不见有人过来,难道牛二蛋那家伙骗我?”魏子贤嘟囔着说:“给我搜,附近都搜一下!”

众人听令,立刻沿着四周搜寻起来,搜得倒挺细致,就连牛二蛋都不得不藏到树上。

“报告,没人!”

“报告,没有发现……”

“报告……啊!”

正当一系列“报告”渐次响起的时候,一声惨叫猛然突兀地响起,引得所有人都朝着声音来源处看去,紧接着又是“啊啊啊”一连串惨叫声响起,某个方向的卫兵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一倒下。

他们是死是活,没人知道,就看见一道白色的影子正在坟圈子里来回穿梭,一会儿穿到东边,一会儿穿到西边,无论白影穿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人便都倒下,再无踪迹。

“小心!小心!”

有人大叫着,接着端起枪来,四周的人也都端起枪来,想要瞄准那个白影。

但是不行,白影的速度实在太快,他们根本就瞄不准,如果贸然打出去,死的肯定会是自己人。

魏子贤却不理解,站在坟圈子中央大叫着:“打啊,打啊,你们在干什么!”

白影越来越快,在各个方向穿梭,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响起,一个又一个的卫兵倒下,就好像某个魔王正在人间肆虐,根本没人是这个魔王的对手。

这样下去的话,非得所有人都死在这里。

就连藏在树上的牛二蛋都吃惊不已,他一向觉得自己实力挺强,但和这个白影一比,实在差得远了。

“啊……”

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有卫兵突然丢下枪逃走了。

就好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一旦有人这么做了,必然会引发羊群效应。

“啊……”

越来越多的人惊声尖叫,然后沿着各个方向逃窜,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在乎魏子贤的死活,自己保命要紧!不能怪他们不忠诚,这也是人性的本能了,谁家没有老婆,谁家没有父母!

也就那么几十秒的功夫,四周的人便都没了影子,只剩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躺在地上。

还有站在整个坟圈子中央的魏子贤。

魏子贤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一双腿开始瑟瑟发抖起来,一张脸也惨白如纸。

藏在树上的牛二蛋同样惊骇不已,这个人竟然以一己之力战败了一千多人的队伍,委实太可怕了一点,自己百分之百不是对手!

魏子贤突然撒腿就跑。

他哪里还敢继续呆在乱坟岗里,当然是要离开这了!

虽然他很惦记丁菲,但是面对可怕的一幕,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命再说。

魏子贤的速度非常快,这时候就能看到他潜藏在身体里的运动基因了,那简直是疾步如风。可惜他这阵风,还没跑多久就停了,因为他狠狠撞在某个东西上面,接着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谁?!”

魏子贤猛地抬头,接着就是一声尖叫,他看到一个一身白衣、长发飘飘的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正一脸阴恻恻、阴森森地看着他。

“鬼啊!”

魏子贤大叫着,浑身上下哆嗦不已。

“你不是让我出来吗?”白衣女人阴沉沉道:“我出来了,你要怎样?”

她的声音又尖又细,是个女人的声音,但又听着无比怪异。

别说魏子贤了,牛二蛋的一颗心都砰砰直跳,心想这就是约自己出来的那个人吗,她是谁呢,到底想干什么?

“我……我……”魏子贤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叫牛二蛋来的,你来干什么?”白衣女人又沉沉地问。

“他……他说丁菲在这,我就来了!”

“丁菲是在这里,你想干嘛?”白衣女人冷笑着,突然单脚狠狠一踩地面。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地上竟然裂出个大洞来,一具黑漆漆的棺材突然出现在魏子贤的眼前。

“你想干什么!”魏子贤咆哮着:“我可是魏老的孙子,你别乱来!”

白衣女人却是冷笑一声,接着单手狠狠一拍棺材顶部,棺材盖子便“咔嚓”一声四分五裂。

棺材里面竟然还躺着一个人,四肢都被绑着,嘴巴上也蒙着块布,可不就是丁菲吗?

白衣女人竟然把她藏在棺材里面,还深埋于地下,是怕她死得不够快吗?

丁菲还没有死。

白衣女人一把将丁菲拽了出来,将丁菲举在空中,冲魏子贤说:“你想救她是吗?你带来的人死得死、跑得跑,我看你怎么救?”

丁菲“呜呜呜”地叫着,显然恐惧、害怕到了极点,双腿也在不断地扑腾着,希望魏子贤能救自己。

但是现在,魏子贤都自身难保了,哪里余力去救丁菲?

“我不救她啦!”魏子贤直接尿了出来,裤裆处潮湿一片,人也哭着说道:“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白衣女人把丁菲往地上一丢,接着一把掐住魏子贤的喉咙,冷冷说道:“就算你是魏老的孙子又怎么样,我想要你的命也是易如反掌!”

放眼整个炎夏,敢说这种话的人可不多。

这得要多强的实力,才能不把魏老放在眼里面啊!

“是……是……”魏子贤哆哆嗦嗦,人都快吓得昏过去了,“你放了我,我马上走……”

“想走?来不及了!”白衣女人掐着魏子贤的喉咙,将魏子贤整个人都举起,“牛二蛋呢,他为什么没有来?”

“我……我不知道……”魏子贤都快呼吸不上来了,两只脚不断地扑腾着,“是他打电话让我来的,说丁菲在这里,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过来了!姑奶奶,您放过我,您想要金银财宝还是无边的权力,我都可以给你……”

“谁是你姑奶奶?!”白衣女人似乎对这个称呼很反感,整个人的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那……那我叫您什么,姐姐、女士,还是妹妹……”

“我是纯爷们,纯爷们!”

白衣女人咆哮着,突然把魏子贤狠狠往地上一摔,接着又狠狠一脚朝着魏子贤的脑袋踹去。

这一脚要是踩实了,魏子贤必当场脑袋瓜子四分五裂!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白衣女人因为极度的愤怒,整个头发都飘扬起来了,露出来她那张似乎细腻又略显粗犷的脸。

那张脸,赫然是个男人的样子。

魏子贤吓坏了,他还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人,明明身形、声音都是一个女人,怎么突然又成了一个男人?

“啊……”

魏子贤一声惊叫,当场昏死过去。

白衣女人的脚还没落下。

“这就昏了?”白衣女人用脚踢了踢魏子贤,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呜……呜……”躺在一边的丁菲依旧浑身发抖,虽然她对这个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但白衣女人的那张脸,无论是谁见到都会怕啊。

藏在树上的牛二蛋,心中同样无比惊骇。

他也看清了白衣女人的脸。

他立刻摸出手机给我发短信:叶良现身,在我们县城西边的乱坟岗子……

他刚把短信发出去,就听一道阴沉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牛二蛋,你给谁发短信呢?”

牛二蛋猛地抬头,赫然发现叶良那张恐怖的脸就在自己眼前!

不知什么时候,叶良竟然也爬上了这棵大树,正对自己阴恻恻地笑着!

又像男人,又像女人。

“啊……”

牛二蛋爆发出一声惊叫,接着狠狠一拳朝那张脸砸了过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35 恐怖的女人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