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43 人比花更美

1943 人比花更美

经此一战,我和牛二蛋的误会算是彻底解除,原来之前他并没有联合叶良对付赵虎。

我还埋怨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他说他觉得赵虎被打成那样,自己脱离不了责任,而我又是怒火中烧,千里奔袭找他麻烦,只能远远地躲开了。

谈起往事,我和牛二蛋都是摇头苦笑,很多事情其实只欠那么一两句话,就差点造成几乎永远都解不开的矛盾。

那天,我和牛二蛋聊了很久、很久。

他问我说:“张龙,你这么帮我,仅仅以为我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吗?”

“不止。”我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回答道:“一开始确实是这样的,但后来越了解你,越觉得咱们俩好像啊,无论是脾气、秉性,还是做人处事的态度,简直一模一样,就好像一个人的两面……即便你不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我觉得咱们两个也会成为意气相投的好朋友。”

听到这个答案,牛二蛋笑着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的,有时候觉得咱们两个好像,都是那种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骨头!”

我们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牛二蛋又告诉我,他不想做隐杀组的老大了,想趁年轻多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最好找个机会再把手续移交一下。

我肯定不能答应,我说你是南王和红花娘娘的亲儿子,隐杀组理应由你来继承的,你走了谁管啊?

我以为他是觉得隐杀组的人不听他话才赌气的,还劝他说:“公司越来越往正轨上走,以后打打杀杀的机会都很少了,而且咱们俩也不可能再闹矛盾。”

牛二蛋摇摇头说:“跟咱们两个无关,我是真不想再干了,南王和红花娘娘为什么出海,说到底还是向往自由,我和他们可能是一样的……”

好说歹说,牛二蛋就是不肯同意,我也彻底没法子了,只能答应他过几天去办手续。

“好,等你这边方便了就通知我,我先回家帮父母再炸几天油条。”

牛二蛋正准备走,我突然想起什么,便问他道:“丁菲怎么样了?”

搁在平时,我是绝不会关心丁菲的,但是自从周晴死了以后,我对这种女孩稍稍宽容了些,总觉得她们或许也不是那么坏吧。

牛二蛋说:“她跟魏子贤走了,去天城了。”

牛二蛋现在也直呼魏子贤的名字,不叫魏公子了。

“啊?”我还是有些意外的。

牛二蛋撇了撇嘴说道:“那天晚上,她是想跟我走的,但我没让,我看见她就烦。后来,魏子贤正好醒了,她就和魏子贤一起走了。”

“唔……”我沉默着,没说什么。

“放心吧,我不会再正眼看她一下了,更不会因为她做什么冲动的事。现在她去天城,我要云游四海,以后也没什么碰面的可能了。”

“嗯……”我也只能轻轻点了点头。

没什么好说的。

***

等到身边的事都处理的差不多后,我的伤也彻底好了,找了个机会,和程依依一起去探望了周晴的母亲。

周母什么都不知道,还问我们周晴去哪里了。

我们只能骗她,说周晴忙,又到外地去了,托我们照顾她。

“唉,这闺女,怎么每次都是这样,招呼不打一声就走了……”周母愁眉苦脸,好在她也渐渐习惯周晴不在身边了。

从周母家出来后,我和程依依买了一束白色的花,一路步行来到县城东边的后山上。

此时正是暮春时节,后山上开满了各色的花,我和程依依踏过一些青青小道,来到一处依山傍水的山坡下,这里有块新坟,周晴就埋在这。

我们暂时没有立碑,就怕某些人看到了,跑去告诉周晴的母亲。

我们把花放在周晴的坟头,陪着她说了好一会儿话。

阳光暖暖地洒在我们身上,四周的树上有许多鸟儿在叽叽喳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恬静和安详。

程依依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着对周晴说:“我有小宝宝啦,干娘必须是你,这是咱们早就说好的事。”

“对。”我也笑着说道:“不管以后生下来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名字里都必须有个‘晴’字。”

那天,我和程依依一直坐到太阳下山才离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约牛二蛋去办移交手续。

我本来想多拖几天的,但是牛二蛋一天打好几个电话,催命似的问我方便了没、合适了没,弄得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和他一起去了天城。

隐杀组的总部在天城嘛,手续也要在这里办,而且要跑好几个地儿,南方六七个省都要去转。

还是足足用了三天,手续才办好了,我又成了隐杀组的董事长。

牛二蛋则是“无事一身轻”的样子,拱拱手对我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将来有缘再见。”

“可别有缘再见。”我说:“你有机会就来见我,等南王和红花娘娘回来了,我也知道你的近况。”

“哈哈,再说。”

牛二蛋大笑着离开了。

牛二蛋具体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据说上过塞北,也下过江南。

还算这家伙有点良心,偶尔会给我打个电话,说说最近怎么样了,遇到了什么事。

这天,他来到中原的洛阳城内,正是一年一度的牡丹花会,洛阳城内热闹极了,大家都去王城公园看牡丹,牛二蛋当然不会错过,也就跟着去了。

王城公园真的是大极了,占地一千多亩,各种颜色的牡丹花应接不暇,牛二蛋走走停停,看得几乎眼花缭乱,心情也是大悦。

“得亏把隐杀组还给张龙了,否则每天忙活生意上的事情,哪有时间参加这种热闹的盛会啊!”

牛二蛋开心不已,心旷神怡。

走着走着,他突然被一个姑娘吸引了。

姑娘穿一身青草色的裙子,举手投足之间颇有江南女子的风韵。

姑娘正在赏花。

姑娘就好像一朵花,在姹紫嫣红的牡丹园中一点都不逊色。

牛二蛋不是没见过美女,之前在天城跟着魏子贤四处混圈子的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名门大家、光彩四射的美女,但好像没一个能比得上眼前的这位姑娘。

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就是:清新脱俗。

一点点艳俗的脂粉气都没有,干净的好像不是这人间的凡物。

自从和丁菲分手后,牛二蛋很长一段时间都沉寂着,对其他女孩也完全提不起兴趣来。

但是这个姑娘,让牛二蛋颇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如果就此错过的话,可能会悔恨终生的啊。

牛二蛋不是个害羞的人,只是平时不爱说话,一旦他决定要做什么,谁都拦不住他。

牛二蛋很快就走了上去。

姑娘正举着手机自拍,身后是姹紫嫣红的牡丹花。

牛二蛋说:“你这样是拍不到全景的,那么多好看的牡丹花多浪费啊。”

姑娘点点头说:“我知道啊,可是我没有自拍杆,又是一个人出来的,所以……”

牛二蛋主动说道:“我帮你拍。”

姑娘看了牛二蛋一眼,眼神之中有些犹疑。

“放心,我不是抢手机的。”牛二蛋笑着说道:“这里这么多人,就算我抢手机,跑得掉吗?唉,这年头,就是单纯想学个雷锋,怎么就那么难啊!”

姑娘被牛二蛋的幽默打动,笑了一下,便把手机交给了他。

“摆好造型。”牛二蛋做着指示,将手机对准了姑娘。

姑娘没摆造型,就那么恬淡地站在牡丹花前。

即便如此,也美得让人心悸。

牛二蛋举着手机,半天都没有按下拍摄键。

“你怎么了?”姑娘奇怪地问。

“拍不了啊。”牛二蛋叹了口气,把手机放下了。

“为什么?”

“你比花还要美。”牛二蛋说:“这些花在你的面前,全部都失色了。”

姑娘“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无奈地说:“油嘴滑舌!”

说来奇怪,姑娘这些年来不知见到过多少油嘴滑舌的男人,心里面永远只有厌烦之情,唯独眼前这个男人,让她讨厌不起来。

可能是因为男人眼中的真诚吧?

牛二蛋主动走了过来,伸出手说:“你好,我叫牛二蛋。”

牛二蛋!

好土的名字啊!

姑娘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她笑得时候也非常美,矜持、婉约而内敛,牛二蛋几乎要看呆了。

“我真的叫牛二蛋!”

牛二蛋有些急了,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给姑娘看。

“还真有人叫这个名字啊!”姑娘笑呵呵地看着。

“所以,姑娘叫什么名字?”牛二蛋轻声问。

其实这是很老套的搭讪方式,姑娘自从一个人出来旅行,不知道遇见过多少个,但每次都不耐烦地拒绝了。

唯独眼前的这个,让姑娘产生了一些兴趣。

当然不是因为男人长得帅,实际上姑娘不知道见过多少长相标志的大帅哥,甚至娱乐圈里都有男明星追求过她,她也没有动心。

就是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不太一样,或许可以认识一下。

“我叫慕容青青。”姑娘轻轻说道。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43 人比花更美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