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抬头 > 1944 山坡上的花(大结局)

1944 山坡上的花(大结局)

慕容青青……

好美的名字啊,牛二蛋忍不住在心中感叹着。

比起自己“牛二蛋”的名字来说,“慕容青青”这个名字确实显得超凡脱俗。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牛二蛋感慨着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你说什么?”慕容青青有些没有听清。

“没事。”牛二蛋再次笑了起来:“姑娘是哪里人,怎么一个人出来啦?”

“我是从江南过来的。”慕容青青认认真真地说:“最近有些烦闷,所以一个人出来散散心。”

牛二蛋点了点头:“你一个姑娘家,独自在外不太安全,可以的话我愿意当你的保镖。”

慕容青青不是傻子,当然明白牛二蛋的意思,虽然她不讨厌面前的这个男人,但还是觉得有点太快了,便笑着道:“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们非亲非故,又是第一次见面,就不劳烦你了。”

“第一次见面啊……”

牛二蛋嘟囔着,突然往后退了几步,牡丹园里的人非常多,牛二蛋这一退,便迅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慕容青青有些发蒙,心想这人还真没礼貌啊,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得亏刚才没答应他,否则……

还没想完,牛二蛋突然又出现在慕容青青眼前。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牛二蛋笑着说道:“现在我可以当你的保镖了吗?”

“……”慕容青青当然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最终还是被牛二蛋的幽默给逗乐了。

“这可不算。”笑了一阵,慕容青青才说:“以一个星期为界吧,如果一个星期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就说明我们是真的有缘分了,到时再请你做我的保镖不迟。”

“好。”

牛二蛋立马答应下来,不就是一个星期吗,对牛二蛋来说易如反掌,跟着这个姑娘,一个星期以后再现身就可以了。

以牛二蛋的实力来说,一点问题没有。

牛二蛋是真的打算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正巧这个姑娘又有他所有幻想的样子,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对于慕容青青来说也是一样,愿意敞开心扉迎接一位看上去很真诚的男人。

——但不代表就要发生什么,慕容青青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试试罢了。

“好,那就一个星期见。”牛二蛋说。

“这么自信的吗?”慕容青青笑着,拎起包来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牛二蛋同样微微一笑,悄悄跟了上去。

慕容青青在洛阳城呆了三天,去了龙门石窟,还去了白马寺。

三天以后,她又去了少林和云台山,几乎把中原内的景色玩了个遍。

不管慕容青青走到哪里,牛二蛋都跟到哪里,还暗中帮她解决过几个试图不怀好意的小流氓;到了晚上,牛二蛋也总是住在慕容青青隔壁。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慕容青青不知情的状态下。

一个星期终于到了。

这一天,慕容青青准备离开中原,准备到蜀中去看一看,听说那里的景色也不错。

在飞机场,慕容青青已经取到了票,但没有急着过安检,而是左顾右盼,似乎在等什么。

如果错过这天,她和牛二蛋就不可能再见面了,毕竟炎夏这么大,足足960万平方公里,谁敢保证两个人就一定会相遇呢?

但是与此同时,慕容青青又不太希望牛二蛋现身,因为她现在还没彻底做好准备去做什么,这样对牛二蛋来说似乎有些不太公平。

就是在这样复杂、彷徨和矛盾的心态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里。

就是那个在牡丹园中曾经出现过的男人,牛二蛋。

牛二蛋微笑着,正朝她走过来。

好神奇!

慕容青青还是有些诧异的,竟然真的见面了啊。

按照当初的约定,可是要让他做保镖的。

可是,自己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慕容青青内心突然一阵慌乱。

但是牛二蛋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接了一个电话。

慕容青青清楚地看到,本来面带微笑的牛二蛋,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不到一分钟,牛二蛋就挂了电话,继续朝慕容青青走过来,面色依旧十分严肃。

“慕容姑娘,不好意思。”牛二蛋说:“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不能陪你走了,因为……”

牛二蛋低下了头,似乎有些愧疚:“我心里还有一个未能完全放下的人。”

牛二蛋不知道,慕容青青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一样。”慕容青青说道:“我心里也有一个未能完全放下的人。”

“那就有缘再见。”

“好,有缘再见。”

慕容青青回过头去,排进安检的队伍中。

谁都不知道,这一别是不是永别。

牛二蛋看了慕容青青的背影一眼,虽然觉得惋惜,但还是毅然地回过头去,走到售票处买了一张去天城的票。

因为就在刚才,他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丁菲杀了魏子贤,魏老大怒,要在西山亲手毙了丁菲,今天上午就要行刑!

丁菲怎么会杀了魏子贤呢?

牛二蛋满腹疑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毕竟是他曾经的女朋友,两人在一起足足有七八年,如今都要死了,还是应该去见最后一面的吧。

牛二蛋不明白,丁菲却明白。

这些日子以来,丁菲就像一只被豢养的金丝雀,住在天城郊区的某栋别墅之中,魏子贤偶尔会过来一趟,一夜风流之后才会返程。

魏子贤被终生禁止踏出天城,这栋别墅已经是他能够去得最远的地方,哪怕是别墅后面的山坡,都不能去。

所以魏子贤一过来,心中便是满满的气,对丁菲也非打即骂。

“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有今天!”

就在昨天晚上,魏子贤又狠狠扇了丁菲一个耳光,接着气冲冲地上床睡觉。

“还不滚上来服侍老子!”

丁菲走过去。

“他妈的,什么张龙,什么牛二蛋,别以为老子就拿他们没办法了!”魏子贤咬牙启齿地说:“最近,我正在暗中募集高手,我出不了天城,但是他们可以!他们会带着我的意志,杀掉张龙、杀掉牛二蛋!等着瞧吧,他们活不过一个月!”

这些天来,丁菲已经习惯被魏子贤打了,扇一耳、光踢一脚什么的是家常便饭,本来是没放在心上的,但听到魏子贤这些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不行,绝对不行。

魏子贤睡着以后,丁菲坐起身来看着他。

做了许久许久的心理建设之后,丁菲才慢慢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柄水果刀来,在黑暗中狠狠扎向了魏子贤的心脏。

“啊……”的一声惨叫,鲜血瞬间染红了魏子贤的胸膛。

毕竟是第一次杀人,丁菲到底没有什么经验,竟然一刀没把魏子贤给杀死。

魏子贤痛苦地惨叫着、漫骂着,又哆哆嗦嗦挣扎着下床。

“你这个婊子,婊子!”魏子贤骂骂咧咧:“等着吧,老子一定弄死你!”

丁菲慌了,又冲上去胡乱地捅着……

一共捅了十七刀。

魏子贤浑身是血,死得不能再死。

丁菲一屁股坐倒在地,浑身抖得像是筛糠。

她没有跑,也不计划跑,知道根本就跑不了。

这可是魏老的亲孙子啊!

不知过了多久,丁菲终于不发抖了,坐在浑身是血的魏子贤的身边,目光呆滞、一动不动。

魏子贤出来的时候,还是带了些护卫的,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魏公子只是上楼去一度春宵,也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他们准备接魏子贤回城时,才发现了这件事情,控制住丁菲的同时,急急忙忙汇报魏老。

魏老当然震怒!

这可是魏老的亲孙子,哪怕有再多的不好,也是他的亲孙子啊!

魏老亲自审问了丁菲。

无论魏老问什么,丁菲都咬紧了牙关,说是魏子贤打她,自己才还手的。

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才知道这个丁菲是惯犯了,原先是牛二蛋的女朋友,后来甩了牛二蛋后跟了俞雪峰,还数次联合俞雪峰准备杀牛二蛋。

再后来,俞雪峰又死了,丁菲便跟了魏子贤。

这女人好像是个天生的灾星,跟谁,谁死。

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没什么好说的。

被判死刑,更是板上钉钉的事。

但,魏老觉得不解气,所以决定亲自上阵,亲手毙了这个杀死自己孙子的女人。

在西山的刑场上,众多法警严阵以待,站了一圈又一圈,确保现场的安全。

丁菲穿着囚服跪在地上。

魏老站在她的身后,正往枪里压着子弹。

丁菲抬起头来,朝着四周望去。

终于,远远的,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虽然看不清楚,但丁菲知道一定是他。

他来看自己了。

他来送自己最后一程了。

丁菲笑了。

丁菲看着那个模糊的身影,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到,喃喃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砰”的一声枪响。

丁菲的头栽倒下去,但是她的脸上依然带着微笑。

此时正是暮春时节,山坡上开满了各色的花。

(全文完)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1944 山坡上的花(大结局)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