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都是满怀仇恨之人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都是满怀仇恨之人

    青衣楼。

    韩唤枝看了看小青衣六那一脸的惊讶,觉得他很没有见识:“现在你还觉得我们青衣楼能打的只有你一个了吗?”

    小青衣六:“我以前一直以为是。”

    “也不能说你想错了。”

    韩唤枝道:“青衣楼确实只有你一个能打的身份很正式的人,但是能打的志愿者还是不少的,你看他们,那么能打,却只能是青衣楼编外人员,还没有工钱,你不觉得自己很幸福吗?”

    小青衣六想了想,觉得这话像是有道理,又一点道理都没有。

    “那刚才出手的人到底是谁?”

    “净崖先生。”

    叶流云道:“他是皇后娘娘的师弟,那位曾经的江湖第一闲人的传人。”

    小青衣六问:“这个江湖第一闲人真的那么厉害?”

    “不重要。”

    韩唤枝道:“重要的是比你能打,比你更便宜,比你更敬业......”

    小青衣六看了韩唤枝一眼:“所以呢?”

    韩唤枝:“你之前收上来的那一百两保护费......”

    小青衣六一把捂住胸口:“钱在人在!”

    与此同时,长街上,余满楼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拇指和食指之间有一条很细微的裂口,渗透出来几颗不大的血珠,脑海里回想着之前那个人的剑技,眉头却逐渐舒展开。

    “也不是不可破。”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加快脚步。

    青衣楼门前,净崖先生也在回忆着那个人的剑,眉头却皱的越来越深,因为他忽然发现对方留力了,而且还不是留了一分力,若全力以赴的话,对方未必会输给他。

    “原来真的只是来试探的。”

    净崖先生抬头看向青衣楼上有些闪烁的灯火,微微摇头:“你们到底得罪的都是什么人。”

    林妙斋

    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之后茶室里变的安静下来,许久之后,中年男人伸手拉过旁边的毯子,将那完美无瑕的躯体盖好,他起身活动了一下,慢步走到窗口那边,也没穿衣服,站在窗口把窗子推开一条缝隙,冷风从外边灌进来,吹在身上如刀割一样,于是很快人就冷静下来。

    姚美伦感受到了冷风,却也起身,那两条修长白皙的腿在灯火下显得有些夺目,她拎着大氅过去给中年男人披在肩上,从背后抱住中年男人的腰,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轻声说道:“我们还要这样多久?你夫人还好吗?”

    中年男人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摇头:“不好......她的身体本来就娇弱,那次遇到伏击她又受了伤,伤到了内脏,哪怕我奔走各地给她找名医诊治,沈家的医馆也去过了,可是......她身子太虚弱,伤恢复的很慢,越发的畏惧风寒,哪怕只是一点点风都会让她受不了,一点点寒冷都会让她觉得浑身有刺骨之痛,所以我把她送到南疆修养,那边的气候好一些。”

    姚美伦嗯了一声:“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其实我们都知道,她好不起来了,她自己也知道。”

    中年男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所以我一定会让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不只是她的,还有我兄弟的,这些账我会一笔一笔收回来,那天的事,我现在都不敢闭上眼睛去想,可我必须去想,因为能为他们报仇的只剩下我了。”

    姚美伦的脸在他背后摩挲着:“有些冷,我们回床上去吧。”

    中年男人笑了笑:“你回去歇着,我这会冷静

    下来,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办......乖一些,好好歇着,我还有很多事没有想好。”

    “我陪你。”

    姚美伦在他背后抱紧了些。

    “你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你还有我。”

    中年男人深呼吸:“你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姚美伦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现在的你,像个把控江山的君主。”

    中年男人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可这笑声之中并没有多少欢喜,更多的像是悲愤,或许是因为这笑声太可怕,姚美伦一开始以为他是开心,后来觉得不对劲后吓得松开双臂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惧的看着那个笑到肩膀都在颤抖的男人。

    “你......你怎么了?”

    “我没事。”

    中年男人回头看向姚美伦:“你喜欢君主吗?”

    姚美伦连忙摇头:“我不是,我只是喜欢你。”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没关系。”

    他再次回身看向窗外,过了一会儿后抬起手把窗子关好,冷风被隔绝在窗户外边,可是屋子里却已经冷了下来,姚美伦身上没有衣服,也不敢回去,所以站在那有些发抖,中年男人把大氅脱下来披在姚美伦身上,又在她额头亲了一口:“你先休息,我有事去做要离开长安城几天,明天一早就出城,现在要出去找几个人,关于青衣楼的事......各大家族的人既然都想试探一下青衣楼是什么底细,那就由着他们去试探,这些人加起来也没有一个赖成在朝廷里分量重,可是这些人加起来的力量大到能动摇大宁,所以还是得利用好。”

    “我知道。”

    姚美伦怯怯的点了点头:“你现在就要走吗?”

    “我很快回来。”

    中年男人道:“最快七天,最迟十天,之后我都会留在长安陪你。”

    姚美伦的脸上露出几分欣喜,使劲儿点了点头,然后又有些怯怯的问了一句:“是不是我刚刚说的话让你生气了?”

    中年男人摇头:“没有。”

    他又一次在姚美伦额头上亲了一下,过去把衣服穿好:“林妙斋这边应该已经有人盯着了,你自己小心些,如果青衣楼里的人是陛下的人,他们又不是酒囊饭袋,程方和从外边回来会被盯上,这个人做事和我们不是一条心,早晚都会牵连我们,所以......”

    姚美伦道:“余休也不喜欢程方和,所以我明天去把余休找来,交代他把程方和除掉。”

    “你知道程方和应该死在什么地方吗?”

    中年男人问了一句。

    “我知道。”

    姚美伦笑起来:“我多聪明,我可是你肚子里的虫子,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中年男人嘴角一扬,沉默片刻后说道:“若她......你知道的,若她终究熬不过去那伤,我可能也无法给你一个名分,但我保证,我以后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姚美伦点头:“我知道,我信你。”

    中年男人穿好衣服大步下楼:“现在......让我们一起玩玩这江山社稷。”

    姚美伦嗯了一声:“我陪你。”

    中年男人从楼上下来,此时已经是深夜,林妙斋早就关了门封了板,这里也不会让人留宿,所以很清净,他走到一楼后往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转身进了后边厨房,厨房里有一个柜子,桌子上有一些摆设,其中有一件像是盆景似的东西,他扭了一下,那柜子随即横移开,露出后边的墙洞。

    中年男人弯腰进了墙洞,里边也有一个机关,扭动一下,柜子又缓缓的平移回来挡住,墙洞里有些黑暗,越来越往下,走了大概有几十丈的距离,他打开另一头的封门,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和林妙斋隔了一条街的一家珠宝商行里。

    这铺子里有十来个人等在那,都是一身黑衣,他们看到中年男人出来后同时俯身一拜:“东主!”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一早出城,去京畿道。”

    中年男人一边朝着里屋走一边吩咐道:“我有些累了,天亮之前叫醒我。”

    “是!”

    第二天,京畿道。

    前太子李长泽从梦里醒来额头上都是汗水,整整一夜的噩梦却怎么都醒不过来,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强迫他把这样的噩梦做完才让他睁开眼睛,那个梦奇怪的很,可是又无比的真实......他梦到了母亲,曾经的大宁皇后,曾经的留王王妃。

    他梦到母亲一脸幽怨和愤怒的站在那,任由摆布的让人给她穿上了漂亮的嫁衣,一个老者站在她面前有些懊恼的说道:“我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嫁给留王都是必须要做的事,我已经派人宣扬出去,你对留王痴心一片,自从第一次见到他之后就芳心暗许,现在留王失势,但他依然有着很大的影响,他去了云霄城你就必须跟过去。”

    太子看到他的母亲眼睛里都是怒意,她质问那个老者。

    “你不是说让我进宫做皇后的吗?你答应过我的,让我成为大宁的皇后母仪天下!”

    “别去想了。”

    老者叹息了一声:“皇后已经是别人的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盯紧了了留王李承唐,我必须警告你,如果你表现的不够好,你连王妃走做不了......孩子,你的欲望太重,家族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而不是你一个人的利益,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你应该明白应该表现出什么样子才能让李承唐放心,我希望你到了云霄城之后能与他恩爱有加......”

    “够了!”

    那个女子伸手把红盖头拿起来盖在自己头上:“我知道怎么做,不用你们教我。”

    这个梦如此真实,让李长泽觉得自己好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了母亲出嫁那天似的,他像个透明的人一样近距离的看着,想大声喊母亲不要去啊,你去了你的人生一辈子都会痛苦,可是他喊不出来,他也动不了。

    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他还在梦里看到了母亲坐在马车里哭泣,从长安城到云霄城万里迢迢,这一路上母亲都在哭泣,他看到母亲有几次从袖口里抽出来一把匕首想要割腕,可最终还是收了起来。

    李长泽推开窗子,外边的冷风让他清醒过来不少。

    “母亲......”

    李长泽站在窗口看着外边的雪景声音很轻很轻的自言自语:“我会把你失去的一切帮你夺回来,我会让现在坐在皇后宝座上的那个女人粉身碎骨,我会让父亲跪在你的灵位前忏悔,我会让整个大宁的人都知道这母仪天下的皇后只能是你。”

    他深深吸了口气,那冰冷的空气在他身体里转了一圈。

    “窦大人在哪儿?”

    李长泽朝着门外大声问了一句。

    门外有人回答:“窦大人昨夜和你饮酒喝的太多了,还没有起来。”

    李长泽嘴角一扬:“那我去帮他做一碗醒酒汤。”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想着,长安城里要来见自己的人,怕是也快到了吧。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都是满怀仇恨之人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