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代价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代价

    北疆。

    陆续从各地赶来的大宁援军云集在冰原城还往北的地方,兵力达到了十万人以上规模,而此时黑武人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只能是挡在这,辽杀狼已死,若是考虑南院大军选派别的人去统帅,此时在这的两个地位比较高的将军一个蒲落千手一个铁颜,似乎都有些困难。

    铁颜有资格有威望,但他是辽杀狼的人,心奉月不可能再把南院大营交给心有二意之人,所以铁颜肯定不行,但心奉月现在也不会杀铁颜,哪怕明知道铁颜是辽杀狼想要自立为帝的最忠诚的拥护者他也不能杀,还要给铁颜宽心,告诉他一切都是心奉月咎由自取与你没有关系,你安心带兵,甚至还给铁颜加了侯爵封赏。

    蒲落千手的资历和能力都有,可是需要留在这制衡铁颜,如果蒲落千手带兵返回南院,让铁颜一个人率军在这挡着宁人,天知道铁颜能干出些什么事来。

    除非是有人替换蒲落千手,如今铁颜麾下有六七万大军在这一线布防,蒲落千手的三四万大军在另外一线设防,心奉月要想选出来一个替换蒲落千手的人就变得有些为难。

    年轻人难以服众,层次年纪都差不多的将军又多多少少都和辽杀狼有关。

    须臾城。

    披着厚厚的雪白的貂绒大氅,站在城墙上看着外边一片白雪茫茫,心奉月眉头微皱,他真的是一个好看的让人怀疑性别的男人,哪怕他已经不年轻。

    “宗主。”

    一名剑门弟子迅速的过来,俯身道:“刚刚查实了一些消息,宁军的援兵已经开始向北压,宁北疆大将军武新宇亲自率军已经抵达距离铁颜所部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另外一支宁军在宁大将军沈冷的率领下已经到了蒲落千手防线外不过十几里的地方,两线都被宁军压迫。”

    心奉月没言语也没有什么表示,依然看着城外。

    站在这,其实远远的能看到二三十里外的防线,正对着的是就是蒲落千手的防区,那边是米拓河,原本河道宽阔水流湍急,奈何已经到了隆冬时节,米拓河已经结冰,且冰层很厚,为了阻止宁军渡河,蒲落千手的队伍就不得不摆在米拓河南岸,而另外一边的铁颜却把防线摆在了米拓河的北岸,所以这居心一眼就能看穿。

    “过了米拓河就是这了,须臾城。”

    许久之后,心奉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过了须臾城再往北走几百里就是莽山原,莽山原是黑武最大最丰美的草场,须臾城丢了,莽山原也就丢了。”

    他吐出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很快飘散。

    “宁人真狠。”

    心奉月当然看得出来,宁人也没打算继续北征,他们就是用十几万大军牵制住了黑武十几万大军,宁人现在怕什么?这是黑武的疆域之内,消耗的是黑武的国力,这样对峙下去的话,只需要十年左右,黑武的国力就能被拖垮,从冰原城往南这近千里虽然大部分地方都是冰原,对于宁人来说是一块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但抢来的就是抢来的,又不怕破坏,他们就算压榨那些部族也够撑上十年的。

    况且这十年间,黑武在发展宁国也在发展,宁军现在把军队摆在这,渤海那边的黑武大军就成了孤军,原本想打通和桑国之间的联系,形成一个半圆把宁国夹住,可因为辽杀狼的私欲导致黑武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安排一下,我想见见武新宇。”

    心奉月转身:“尽快。”

    弟子连忙垂首:“是。”

    米拓河从西往东横跨在冰原上,说来也奇怪,黑武这边的地势导致了气候的截然不同,这边冰雪绵延,再往北过了须臾城后就是莽山,莽山下边的茫茫草原气候就不错,有人说是因为莽山挡住了寒冷,也有人说莽山是月神为了照顾子民而放在这的屏风。

    可不管怎么说,如果莽山原再丢了的话,黑武就算不会灭国也会变成一个二流小国。

    米拓河往南大概十几里,宁军一支五万人左右的队伍开始安营扎寨,这支队伍有一万人是来自三眼虎山关的精锐,三万人是来自息烽口大营的新兵,领兵而来的是沈冷的熟人,信王世子李逍善,这个曾经文质彬彬心思也有些阴沉的年轻人,经过多年在北疆的历练已经变成了一个粗犷豪迈的汉子,还留了一脸的络腮胡,这种虬髯大汉的样子和世子身份怎么都联系不起来。

    除了王阔海和李逍善的人马,还有一万人也是沈冷的老部下带来的,原水师副将王根栋。

    大军正在搭建营地,沈冷,陈冉,王阔海,王根栋,再加上李逍善五个人纵马到了米拓河南岸,他们只带了几百名亲兵,而不远处就是黑武人连绵不尽的营地。

    “啊!”

    王阔海坐在马背上仰天一声大喊,震得人耳朵里都一阵阵痒痒。

    “大个儿,你这是干嘛?”

    陈冉笑着问了一句。

    脸色有些发红的王阔海大声说道:“老子高兴!”

    他看向沈冷:“将军在,陈没盖子在,老王在,好久都没有人这么齐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也有些红,那么壮阔的一个汉子竟是嗓音都有些沙哑,当年从水师一起跟着沈冷出来的人都已经独当一面,王阔海在三眼虎山关是一军主将,麾下兵力近两万人,王根栋在珞珈湖以南,已经是正三品的将军,按品级来说现在可是和沈冷同级。

    只少了杜威名。

    李逍善虽然不是跟着沈冷的,可他理解那种感情,很理解,在北疆军中的日子久了,军人之间是什么感情他领悟的很透彻,正因为这种领悟,他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阴暗的世子。

    “大将军,带着我们再好好打一仗吧。”

    王阔海伸手指向北边的黑武大营:“我就想跟着大将军再打一仗,痛痛快快的打一仗,我知道大将军早晚还是要走的,要回水师,要去打桑国......大将军,我也知道你不会带上我一起走,我们都已经不是还能任性的年纪,从我开始独自领兵我就知道,再也不能任性了。”

    王阔海长长吐出一口气:“我之前一直喊着说想跟你走,哪怕是回去给你当亲兵我也乐意,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大将军有大将军的事要做,我有我的事要做,大将军水师里有数万小崽子等着你回去,三眼虎山关也有一万多小崽子等着我回去......”

    “所以,大将军,如果真打起来的话,你把黑线刀往前指,我还想像当初那样,做你的亲兵,跑在你身边,你喊一声大个儿往前冲,我就往前冲,你喊一声大个儿干死他们,我就干死他们!”

    王阔海说着说着哇的一声哭出来:“我就想还回到原来那样,将军在前边,我在将军身后......一次也行啊。”

    陈冉过去想搂着王阔海的肩膀安慰他,可是够不着。

    他搂着王阔海的腰说道:“看你说的那么伤感,又不是以后再见不到了,就算是现在见不到了等到以后老了我们还能凑到一块,到时候咱们一人撅一根木棍往裆下一塞当马骑,大将军拿着一把破木头片子的刀往前一指,冲啊!我们就骑着木头棍子驾驾驾,一头冲进一群老太太人堆里......”

    本来前边说的还行,说到老太太人堆里的时候王阔海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然后你婆娘拄着拐棍追你吗?”

    沈冷一直沉默着,没说话也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他好像突然变得冷漠起来似的。

    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无动于衷,于是好奇的看向他。

    “一会儿再说这事,我约了人。”

    沈冷缓步走到一座高坡上,站在那看着远处,不知道是在看黑武人的大营还是看风景,风吹起他的大氅,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显得他有些不真实,那好像不是本来的他,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对于王阔海那样的话都无动于衷的沈冷,还是原来的沈冷吗?

    就在这时候一队骑兵从远处过来,人数在千余人左右,烈红色的大氅在飞驰的时候飘扬起来,烈红色的战旗在他们头顶上猎猎作响,所以看起来那支骑兵就像是一片蔓延过来的火焰。

    看到这支骑兵过来,对面的黑武人立刻做出了应对,一支数千人左右的骑兵从他们的营地里出来,却没有拦截,只是把队伍摆在营地外边严阵以待。

    骑兵最前边,武新宇的大将军战旗肆意飞扬,他纵马到了沈冷他们所在之处,从马背上跳下来大步走上高坡:“约我在这种地方见面,你是想给黑武人一个把我们一锅端了的机会?”

    沈冷转头看向他,脸色漠然。

    “先别逗我,我想认真的和你聊几句。”

    武新宇一怔:“你这是什么样子?”

    沈冷:“赶紧的,绷着劲儿呢。”

    武新宇:“非得很严肃的说?”

    “很严肃。”

    武新宇道:“那你说。”

    沈冷:“我想问问你,我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把后边那两个蠢蛋带走,两个老王,一个叫蠢蛋王根栋一个叫蠢蛋王阔海,这俩人我要带走,不管多大代价。”

    武新宇脸色都变了:“你应该知道,他们俩现在都是一军主将,就算是兵部想要调动他们也需提交内阁审议,然后奏请陛下,况且当初你把他们留在这是因为这里可以让他们更有前途,和你走,然后呢?”

    “那时候是那时候,这时候是这时候。”

    沈冷道:“陛下那边我再去跪,怎么跪是我的事,我得先和你说。”

    武新宇道:“你先给我个合理的理由。”

    沈冷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大军功可以捞了,我带他们去征服海外,那里军功一船一船的,我得让他们都是万户侯。”

    武新宇沉默良久,然后摇头:“他们已经是我的人了,想从我手里带走没有那么容易。”

    沈冷道:“所以我问你,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武新宇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两坛一杯封喉。”

    沈冷笑。

    武新宇哼了一声:“还没说完,再加上你亲自做一顿饭。”

    ......

    ......

    【听说今天投月票的人明天都能捡钱,然后发现是你们彼此丢的,捡起来正好谁也没丢的样子......】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代价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