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准备看戏吧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准备看戏吧

两天后。

沈冷这几天带着从北疆来的年轻将军们在长安城里走了走看了看,带着他们去过了小淮河也去过了书院,然后这些人就要返回北疆去了。

光德楼。

坐在二楼窗口,姚美伦抬起手把被风吹乱了的鬓角发丝理了理,看着窗外大街上经过的那个人嘴角微微一扬,那个人就是她要除掉的对手,水师大将军沈冷。

沈冷下午带着那些年轻将军们去了御园,将军们回到长安城兵部的军驿去休息,沈冷独自一人返回书院,光德楼距离书院大概有五里左右,从这往西再走三里就是迎新楼,从迎新楼往北再走不到二里就是书院。

沈冷会从这经过,这是姚美伦派人一直盯着沈冷确定的事,从御园出来后回书院,这是最近的路。

“咱们的计划能行?”

“必行。”

把衣服领子拉起来老高的廷尉府百办卓营压低声音说道:“姑娘何来的自信?”

“每个人都有弱点。”

姚美伦看向卓营:“你猜猜沈冷的弱点是什么?”

卓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弱点,论武艺,沈冷在军中已经是数一数二,前阵子听闻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从北疆归来之后说起过,他说自己现在已不是沈冷的对手,连澹台大将军都这么说,那么军中只怕无人能有把握胜了沈冷。”

“说到智谋,虽然我不了解沈冷,可是一个能在战场上百战不殆的大将军,智谋当然也不会差了,廷尉府对大宁诸军将军和四疆大将军等人也都会有评定,上次我看到过,廷尉府根据一个人的综合素质来评定等级,排在第一级的人之中就有沈冷,除了他之外,还有孟长安和武新宇,连西疆大将军唐宝宝和南疆大将军叶景天都在第二级里。”

他看了姚美伦一眼:“所以这样一个人,你问我他的弱点是什么,我不知道,因为他所有让人看到的弱点都有可能是他故意为之。”

姚美伦嗯了一声:“你说的没错,黑武人对沈冷的评定比廷尉府还要高一些,黑武人评定大宁只有两个超一流的人,一个是当今陛下一个就是沈冷。”

“那你还想靠这样的小机谋杀了沈冷?”

“因为我悟了。”

姚美伦笑了笑说道:“前两日我从京畿道回来之前,偶然听到了一席话,不是对我说的,是有人对另外一个人说的,转述给我......他说要杀沈冷这样的人,永远别想用刺杀这么低级的手段,从很久很久之前,这种低级的手段就用过无数次了,但沈冷依然活的好好的,要想杀人,不是只有用刀子直接砍过去这一种办法。”

“沈冷有弱点,没有人没有弱点。”

姚美伦再次看向窗外:“等着看吧。”

在楼下大街上经过的沈冷并不知道有人盯着他,他不是神仙,对于沈冷来说这只不过是又是普普通通的一天而已,而且这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

街口转角处有一个卖饭的小摊,卖的是刀削面,路边支起来一口大铁锅,卖饭的汉子站在距离铁锅足有一丈之外削面,被刀子带飞出去的面片精准的掉进铁锅里,等着吃饭的人们就一阵阵喝彩。

和其他人不同,有两个汉子坐在那看起来很沮丧,也有些紧张,沈冷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恰好听到其中一个人压低声音对同伴说道:“我们已经没有钱了,不如把铠甲当了去吧。”

另外一人摇头:“那怎么行,这甲胄是咱们的传家宝,本来是打算到长安来献给大将军,然后问问能不能在禁军之中赏一口饭吃,可是咱们根本就见不到大将军,连禁军大营的门都进不去,即便如此,这祖传的铠甲也不能当了去,对不起列祖列宗。”

沈冷脚步一停,侧头看了看那两个人:“你们是军户?”

今天沈冷出门没有穿国公常服,但身上的锦衣也不是寻常百姓可以穿的,所以那两个人听到沈冷问话之后吓了一跳,显然紧张起来,同时起身道:“回大人,我们祖上是军户,不过不是大宁的军户,是......前楚。”

沈冷看了看他们手里的包裹:“什么东西?”

“是祖传的铁甲。”

沈冷点了点头:“不管是前楚的铁甲还是大宁的铁甲,既然是你们祖上留下来的,留着吧。”

沈冷取出来一些银子递给他们:“回你们老家去吧。”

那两个人把银子接过来千恩万谢,抱着铠甲的人像是犹豫了一下,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这位大人,我们的父亲临终之前交代,说让我们哥俩来长安,把祖传铁甲献给朝廷,可是我们确实有了私心,想用这铁甲来为自己换个前程,大人,我们拜将无门,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大人帮帮我们。”

沈冷沉默了片刻,摇头:“澹台大将军不会因为收你们一套铠甲就把你们留下来,他也不会收你们的铠甲,拿着银子回家去吧。”

抱着铠甲的人再次犹豫起来,良久之后说道:“大人,既然如此,那就请大人帮个忙,请大人带我们到长安府,我们把这铠甲献给朝廷。”

沈冷想了想道:“若是铠甲有用,长安府会按价给你们,你们明天一早去长安府,有人拦着你们,你们就说是沈冷让你们来的。”

那两个人一听眼睛都亮了。

“安国公!”

两个人叫了一声,扑通一声就跪下来了,正在吃饭的人也都惊着了,全都起身准备施礼,沈冷连忙摆手阻止大家拜下去,又伸手把两个人扶起来:“不必多礼。”

抱着铠甲的人道:“我是大哥,叫陆远,这是我弟弟陆图,大将军,还请你收下这铠甲,就算是让我们俩在大将军帐下的火头军里做做饭,我们也愿意!”

“是啊大将军,收下我们吧。”

沈冷沉默片刻,摇头:“祖传之物,不可轻易送人,你们也不了解什么是战兵,什么是战争,还是回老家去吧。”

那两个人跪在那就是不肯起来,陆远不住磕头:“大将军,家父临终之前说过,对我们唯一的期盼就是希望我们能出人头地,我们知道自己没本事,可也不敢违逆了父亲的遗愿,我们已经变卖了家产从湖见道过来,路费都用完了,我们也回不去了。”

沈冷叹了口气,想了想:“打开包裹,我看看甲胄如何。”

陆远连忙将包裹打开,沈冷一看到那一套铠甲眼神就一亮,他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一步,手在甲胄上轻轻抚过:“好东西,好宝

物!”

对于一位军人来说,一套这样的战甲简直是梦寐以求之物,这铠甲无论做工还是用材,只怕比他的选铁甲也差不了许多,这种东西,千金难求。

沈冷叹道:“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这甲胄我买下来如何?”

“不不不。”

陆远道:“大将军若是喜欢我们就献给大将军,哪里敢要大将军的钱,只求大将军收留我们,不管是做辅兵民夫还是喂马劈柴的伙夫,我们兄弟两个都愿意。”

沈冷着实被这套铠甲吸引,目光都挪不开了,他早就想着为孟长安打造一套铠甲,可是好材料可遇不可求,这套铠甲若是送给孟长安的话,那家伙一定欢喜。

所以沈冷点了点头:“这样,你们带着东西回去,我大后天离开长安,你们到时候随我一起去东疆,路途遥远而且艰苦,战争又无情,你们确定要去?”

“我们去!”

陆远和陆图两个人跪下来不断磕头:“只求大将军带着我们。”

沈冷嗯了一声:“那好,大后天你们到我将军府门外等我。”

“是是是。”

陆远起身:“大将军,这铠甲你先拿走。”

沈冷摇头:“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子,买不起,等大后天你们带来就是,该多少银子就多少银子,我买你们的。”

“大将军,你先拿着吧。”

陆远把铠甲往沈冷怀里一塞,拉着陆图转身就跑。

“铠甲先给大将军,大将军拿着我们才放心,不然的话万一大将军反悔了怎么办。”

沈冷想追,一群吃饭的人都在劝他。

“国公爷你就留着吧,你不留着,那兄弟两个不放心,反正大将军是要给钱的,大后天出京的时候给了就是。”

“对,大将军还是留着吧,你留着他们踏实。”

沈冷想了想也好,又和那些食客聊了几句,然后转身朝着书院走过去。

半个时辰后,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卓营看了看忐忑归来的那两个人,笑了笑后问道:“东西给沈冷了?”

那两个人连忙点头哈腰的回答:“给了的,沈冷已经收下了。”

卓营点了点头:“那就好。”

他从腰带上摘下来一个钱袋子:“这里边有一千两银子的银票,一些散碎银两,你们带着东西明天一早离开长安。”

陆远连忙应了一声,俯身道:“多谢大人恩德。”

他上前把银子接过来,在双手接着银子的那一瞬间,从两边房顶上跳下来几个黑衣人,用口袋将陆远和陆图两个人罩住,劈头盖脸的一顿打,没有用兵器利刃,用的是木棒。

打了很久,那几个动手的都累的气喘吁吁,卓营把麻袋打开看了看,两个人都已经没了气息。

“明天一早运出城,还埋在昨日应该埋他们的地方,这样府里查起来也不会有错。”

卓营擦了擦手:“接下来就等着看戏好了。”

......

......

【明天年终盘点就结束了,大家还有票吗?】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准备看戏吧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