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229 任少

229 任少

  自从和唐龙通完电话,林奇连续几天都心神不宁,很是担心他和方海的下场,可惜以他现在的身份,也不可能渗透到稽查组,只能心急如焚地等结果。

      好在沸腾酒吧这边也没什么事,几天下来也没特殊情况发生。

      这天晚上,林奇仍站在二楼的栏杆边上俯视舞池,随着客人渐渐增多,各种节目也都轮番上演,年轻人们开始进入状态,酒吧里面热闹极了。

      就在这时,经理急匆匆跑上来:“林总,任少来了!”

      林奇一脸疑惑:“哪个任少?”

      经理低声说道:“任少啊,任家斌的儿子!”

      任家斌,即江南城的市首,同时还在省里担任副职,绝对是个手握重权的大人物。

      他的儿子来捧场了,林奇都得亲自迎接。

      既然端了这碗饭,就得尽职尽责。

      林奇刚要下楼,经理又拦住他:“林总,我就是和您说一声,任少不喜欢这些排场,千万不要去接。”

      任少不喜欢,林奇更不喜欢,反而还省得下楼了。

      林奇站在原地说道:“那行,找几个保安护着点他就行。”

      经理还是摇头:“保安也别安排,任少不喜欢有人打扰他,越把他当透明人越好。”

      林奇乐了,这个任少有点意思啊。

      “那就别搭理他……”

      “来了!”

      二人正说着话,经理指着台下叫了一声,果然有群青年男女走了进来。

      这些男女约莫有十几个,个个穿着都是时尚靓丽,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不过他们进来也没耍什么排场,而是低调地选了一个卡座,接着又点了酒水、果盘等物,消费也没有太夸张,一万以内的水平。

      经理看出来林奇对这些人还不太熟,连忙介绍说道:“他们算是江南城里顶级的二代圈子了,家里有从商的、也有从政的,不过都挺低调,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林总,虽然任少不喜欢太高调,但咱们还是暗中安排点人,免得有哪些不开眼的过去骚扰……”  

      林奇点点头说:“你跟佟年说一声,让他带几个兄弟潜伏在左右。”

      “好嘞!”经理立刻转身下楼。

      不一会儿,佟年就和几个兄弟潜伏在任少那桌人的左右了。

      他们都穿着便装,看着跟普通客人一样,也不担心会引起任少的反感。

      总之,暗中保护任少他们别被骚扰就行。

      但说实话,不开眼的真不多,经常来酒吧玩的,哪能不认识这些人呢——就算真不认识,人家好歹十几个人,谁敢上去找麻烦啊!

      总得来说,林奇对他们印象还挺好,这年头不扰民、不霸道的二代已经很少了,这应该和家教有关,和日渐发达的网络舆论也有关系。

      现在还敢出来瞎蹦的二代真不多,尤其某些顶级二代,一个比一个低调,还能出现在酒吧里已经很亲民了。  /

      做这行的,还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就算不准备干什么,也得记住他们的脸,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林奇一个个地看过去,目光很快停留在一个女孩身上。

      嚯,竟然是白剪秋!

      淮江市市首白巩山的女儿,曾经跟林奇学了两个多月的拳,之前就说要来省城上学,没想到在这碰见她了。

      白剪秋平常看着文文静静,没想到也来这种地方玩——也不是说酒吧不好,喝喝酒、跳跳舞也很正常,但是终究乌烟瘴气了点,乖乖女一般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白剪秋的打扮也和以前不太一样,之前跟林奇学拳的时候不施粉黛,穿着运动服、运动鞋就来了,现在则化了妆,穿得也很时尚,短裙、丝袜样样不少,看着又妩媚又动人。

      “原来你是这样的白剪秋……”林奇暗暗觉得好笑,但也没有太过大惊小怪,更不会主动上去认个亲什么的,两人那段“师徒情缘”已经是过去式了,后来也没互相打过电话或是联系什么的。

      过去了就过去了,就像曾经的红玉、大安,终究不过是生命里的过客罢了。

      但是说来也巧,就在林奇将目光挪开,看向其他地方的时候,白剪秋无意中往楼上一瞟,接着一双眼睛就瞪大了。

      接着,立刻站起。

      “剪秋,你干嘛?”任少一脸疑惑。

      “我师父!我师父!”白剪秋激动地指着二楼。

      “就是那个教你伏虎拳的师父?”任少一脸诧异,众人也都纷纷看去。

      “对对对,就是他!”白剪秋愈发激动。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229 任少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