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263 备战

263 备战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在小香村这片广场上。

      但这不是结束,林奇又手握钢管连续敲了下去。

      他要废了老北的手,一是遵守之前的承诺,二是出一出心里的恶气,竟敢乱P他和罗菲菲的照片,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要不是不能杀人,老北现在已经没命了!

      和废李无相时的快刀斩乱麻不同,林奇就是要狠狠折磨老北,连续敲下去十几钢管,老北的手已经血肉模糊,几乎辨认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他的双手,已经成了一滩烂泥,哪怕再世华佗都不可能接得回去。

      老北刚开始还能叫出声来,后来就没音了,一片寂静。

      已经昏了过去。

      现场的人也都不动弹了,一个个沉默地盯着林奇。  /

    

      他们见过狠的,但没见过这么狠的。

      无论林奇这边的人,还是老北那边的人,此刻心里都升起巨大的恐惧。

      别人打架,是为了赢,是为了征服对方。

      而林奇,好像就是以此为乐!

      最终还是小金总拦住了他,颤声:“师父,算了,再打他就死了……”

      失血过多也会致人死亡。

      “我们走!”林奇收起钢管,带着众人离开小香村。

      回去的时候,林奇和小金总坐一辆车。

      两人很默契,谁也没提罗菲菲,有些事情没必要摆到台面上来。

      将小金总送回家后,林奇打了两个电话。

      一个打给佟年。

      “告诉王亮他们,带着所有兄弟到沸腾酒吧去。”

      一个打给张拐子。

      “大哥,我刚才把老北废了。”

      接着便把整个过程讲了一遍。

      张拐子无比震惊:“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还有,你废了他干什么,抓回来又能讹赵瘸子一千万!钱不香吗,干嘛要打打杀杀的?”

      林奇说道:“大哥,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感觉以赵瘸子的性格,肯定会大发雷霆的,没准要带镐子队袭击沸腾酒吧!麻烦你把管子队也调过来,以防万一!”

      三大疯狗里,赵瘸子是最疯的一个,为了兄弟可以豁出命去的那一种。

      胡乞儿坐牢,已经触怒了赵瘸子。

      现在老北又被废了,赵瘸子很有可能丧失理智!

      张拐子疑惑地说:“不能吧,沸腾酒吧附近的路口不是常年有巡逻车吗,赵瘸子敢过去?”

      “那才几个巡逻车啊,根本挡不住赵瘸子的大军!”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派管子队过去。”

      张拐子挂了电话,正要通知管子队的队长,但他握着手机,却又犹豫起来。

      管子队,是他手下最精锐的一支打手队伍,在江南城和赵瘸子的镐子队、孔二愣子的快刀队并驾齐驱。

      这样的一支队伍,当然是很耗钱的。

      为了打造、磨练这支队伍,张拐子没少往里砸钱,保证个顶个的精英,平时不会轻易出手,关键时刻才会大显神威。

      管子队出一次场,车马费、劳务费比一般流氓高多了,至少得付出大几十万。

      如果空跑一趟,无疑很是浪费。

      现在都不确定赵瘸子的镐子队一定会来,就贸然派管子队过去驻守沸腾酒吧,哪有这么玩的?

      最终,张拐子放下了手机。

      江南城,某医院。

      老北永远失去了他的双手。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北,赵瘸子整个人几乎陷入癫狂。

      “你好好歇着,我会帮你报仇。”赵瘸子强忍怒火,一字一句地说。

      老北并没拒绝,大哥帮他报仇是应该的。

      但他还是满怀愧疚地说:“大哥,我废了,以后不能为你效力了!”

      “我觉得,脑子比手重要。”赵瘸子拍拍老北的肩:“好好养着,别想太多,以后为我效力的机会多了。”

      接着,赵瘸子回过头去,目眦欲裂地说:“全体集结,杀向沸腾酒吧!今天晚上,我要林奇的命!”

      “是!”病房里的几个汉子纷纷答应。

      沸腾酒吧附近常年有巡逻车驻守,直接过去恐会引发轩然大波。

      但是他们没人阻拦赵瘸子。

      他们知道阻拦不了。

      赵瘸子疯起来的时候,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毫不夸张地说,天上地下已经没人救得了林奇的命!

      至于闹完以后会有什么后果,已经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事了。

      赵瘸子的人马很快集结完毕,除了战斗力爆棚的镐子队外,他手下的几个干将也都带了兄弟,一共两百多号人,直接用几辆大卡车运输,浩浩荡荡地朝着沸腾酒吧去了。

      今天晚上的江南城,注定不会太平。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263 备战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