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381 瑟

381 瑟

  “怎么回事?”一向淡定的中年男人皱起眉头,身子也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看着摔裂在地上,价值十几万的青花瓷碗,胖使者的一颗心也沉到谷底,他还没见过龙头如此失态的模样,这个从来运筹帷幄、云淡风轻的中年男人,原来也有感情波动的时候。

  不过也正常了,毕竟涉及林玄生啊!

  胖使者声音低沉,将整个过程讲了一遍。

  “林奇怎么样了?”龙头问道。

  “哭得歇斯底里,老何根本劝不住他,只好把他打晕带了出去,这会儿在槐花巷的一个小平房里。”胖使者如实交代。

  “林玄生确定死了吗?”

  “确定死了,正中心脏部位,他很决绝也很果断,看得出来早就想这么做了……”

  龙头足足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说:“林玄生自尽以前,刚被吕万方和吕轻豪折磨过?”

  “是的,他俩想套出那批死士的名单,捅了林玄生十几刀,不过都避开了致命部位……”说到这里,胖使者突然恍然大悟:“您的意思是说,推到他俩身上?”

  龙头轻轻“嗯”了一声。

  “好,我这就去办。”胖使者转身。

  “尽快把林奇送回去,他在京都要出事的,我可不想一直捞他!”龙头皱眉又说了一句。

  “是。”胖使者离开了。

  龙头重新躺在了椅子上,仰面看着头顶的葡萄架,一张脸重新变得冷漠起来。

  槐花巷,某平房内。

  窗帘拉着,屋子里昏暗无光。

  林奇躺在床上,浑身捆得像个粽子一样,两只眼睛睁着,却是空洞无神,里面布满了红血丝。

  他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了,一开始还不停流着眼泪,到后来眼泪也流干了。

  他就这么呆愣愣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老爷子已经死去的事实,更何况还是死在他的手上!

  那天的场景如同过电影般,一遍遍在他脑中闪回、播放。

  不知过了多久,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穿着一身便装的老何走进来,手里还拎着热气腾腾的豆汁和油条。

  “想通了没?想通了就起来吃饭,你这三天没进食了,真打算修仙啊?”老何站在床边,望着床上呆愣愣的林奇。

  林奇没有回应,眼睛虽然睁着,整个人却死气沉沉。

  “毛病,老爷子都七十多了,又每天受折磨,死了对他来说是好事啊,有什么想不开的,搁我都要放两挂大地红了!”老何嘴里嘟囔着,将豆汁和油条放在桌上,转身准备离开。

  “放开我吧,我要吃饭。”就在这时,林奇突然开口。

  三天了,林奇终于说了一句话!

  老何掉过头来,低着头问:“真想通了?”

  林奇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嘛,人都已经死了,活着的人更要好好活着!你摆这脸给谁看呢,要不是上面有命令,我都懒得搭理你。”老何笑呵呵的,伸手解开了林奇身上的绳子,一圈又一圈,足足解了五分钟才完事,指着桌上的早餐说道:“趁热吃吧。”

  林奇坐起身来,四肢有些僵硬,甚至麻木,他拖着不太利索的腿,一步步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缓了一会儿,才拿起油条咬了一口,接着又端起豆汁喝了一口。

  “噗——”林奇喷了出来,皱着眉说:“这什么玩意儿,馊了?”

  “没有,豆汁就这个味儿,我们京都人爱喝。”老何得意洋洋。

  “狗都不喝!给我倒杯水吧。”林奇把豆汁推到一边,又啃起了油条。

  “外地人就是不会享受,豆汁多好喝啊!”老何站起身来,给林奇倒了杯水,接着又把一柄黑漆漆的手枪放在桌上。

  “什么意思?”林奇微微皱眉。

  “上面说了,你要是做傻事,直接一枪把你崩了。”老何面无表情。

  林奇没有吭声,继续啃着油条,将水也喝光了,身体终于渐渐恢复。

  “一会儿送你去机场,机票都已经买好了。”

  老何刚要伸手拿枪,林奇猛地伸手一抄,率先把枪举了起来。

  接着,又对准了老何的脑袋。

  “你要干嘛?”老何微微皱眉。

  “不干嘛,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就算有枪你也未必崩得了我,真以为我的白银勋章是白来的?”林奇慢条斯理地说着,将手枪放了回去。

  “行了,别瑟了,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盯着你吗,你白银成员又怎么样,我也不是你手下啊!你在京都寸步难行,还是老实回江南省吧!”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381 瑟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