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411 毁容

411 毁容

  铁胡子走了以后,黄莺也立刻出门。

  “莺姐,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一个兄弟迎了上来。

  他叫杜可,二十五岁的年纪,面sè常年显得苍白,看着像是有病在身。

  在安南省,杜可是最早跟着黄莺的兄弟之一,为她立下过汗马功劳,现在负责她的人身安全,今天晚上正好轮到他值班了。

  “我出去一趟,你守好家。”

  “好。”

  黄莺急匆匆地驾车离开,杜可却觉得有点不对劲,思忖再三之后,立刻驾车追了上去。

  ……

  野地里。

  汤乐嘴巴里的布条被重新塞了回去,郑雪也醒过来,两人坐在麻袋里面,各自瞪着一双惊恐的眼,哆哆嗦嗦地望着身边的青年。

  青年正是林奇,他确实如铁胡子所料,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安南省。

  但他之所以没直接去找黄莺,是因为根据他的判断,铁胡子一年前就知道黄金级别的考核内容,必定做了很多布局,能提前笼络宋青竹,也能提前笼络黄莺!

  宋青竹和林奇认识好多年,所以义无反顾地站在了他这边。

  那黄莺呢?

  二人之间可是有段不太好的回忆……

  所以林奇并没冒冒失失地找黄莺,而是在她的别墅附近埋伏了近半个月,确定铁胡子也在里面住着,便没轻举妄动。

  直到昨天晚上,黄莺一个人出门,林奇跟了上去,才意外发现了汤乐的存在。

  拿着汤乐的手机,林奇翻着他的微信聊天记录,其实他不止郑雪一个情人,随便一划拉就有七八个,满屏都是宝贝和亲爱的。

  林奇和黄莺的关系不咋地,但好歹是同事,也曾经有过接触,一起上了三个月课,越看这些越来气,忍不住又回头扇了汤乐好几个大耳刮子。

  吃软饭都吃得这么没有职业道德,搁谁都得气炸了!

  七八个耳光下去,汤乐两边脸颊肿得像山一样,鼻血也顺着嘴巴哗哗往下流淌。

  就在这时,一片车光突然照了过来,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直接开进野地,紧接着黄莺窜下了车。

  “呜呜呜——”看到黄莺,汤乐立刻叫出声来,激动到浑身都颤抖着。

  旁边的郑雪却是瑟瑟发抖,她倒宁肯绑匪要钱,而不是把黄莺招过来,就算最后获救,自己也一样死!

  “王八蛋!”黄莺怒气冲冲,手持一截钢索朝着林奇冲了上来。

  “不要激动,先看看这个。”林奇坐在地上,将一个手机丢了过去。

  黄莺伸手接住,手机里有一段视频,按下播放键就可以看了。

  “有什么不好做的,无非就是费点JB的事……你根本不知道我每次面对她的时候有多恶心,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柔情蜜意、至死不渝的样子来!”

  “哎哟,你好歹吃人家的……这么说人家不合适吧?”

  “……”

  正是汤乐和郑雪之前的那段对话,当时林奇就藏在衣柜里,所以录得清清楚楚。

  看着这段视频,黄莺一声不吭,双手却在微微发抖。

  因为视频声音的存在,汤乐也知道黄莺在看什么,突然意识到抓自己的青年不是绑匪,而是黄莺派来盯梢的“点子”之类。

  他颤抖的更厉害了,裤裆处也渗出了一丝尿液。

  视频早放完了,但是黄莺仍旧一动不动,整片野地之中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脚步声响,林奇走了过去。

  “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比他帅的男人一找一大把,用不着为了这么个玩意儿难过……人,我给你抓来了,随你怎么处置吧。”说完,林奇站到一边。

  黄莺将手机还给林奇,手持钢索朝着汤乐走去。

  “呜呜呜——”汤乐吃力地叫喊着,他想和黄莺说几句话,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可以让黄莺不忍心下手的!

  他甚至想发个誓,保证以后一心一意地对待黄莺,如有再犯天打雷劈!

  可惜他的嘴巴被布团塞住,只能发出这种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也断绝了他和黄莺交流的机会。

  黄莺面如寒霜,猛地一甩钢索,凌厉的长索迅速朝着汤乐的脑袋卷去。

  “呜——”

  汤乐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身子还坐在麻袋里,脑袋却“飕”一声落了地,眼睛还大睁着,显然死不瞑目。

  接着,黄莺又看向郑雪。

  “呜呜呜——”郑雪流着眼泪使劲摇头,显然想求黄莺放过自己。

  黄莺确实没有杀她,而是“唰唰唰”地甩了几下钢索,郑雪那张美丽的脸顿时皮开肉绽、鲜血横流。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411 毁容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