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444 报仇

444 报仇

  边疆,荒野,公路。

  林奇已经走了一天一夜,没有看到一丁点的村落和人烟,关键是连一辆来往的车辆都没有!

  大夏国的基建工作实在太好,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见到一辆车的荒芜地带都能修路。

  林奇一开始还以为胖使者是开玩笑的,估摸着不久以后就来接自己了,现在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天玑真是想让他走出去。

  早知道,还不如让胖使者打一顿,铁胡子虽然被打了个半死不活,起码人家有车坐啊!

  手机早没电了,想和外界联系都不可能,林奇走得又累又饿,两条腿也直打颤,再这么下去只能啃野草了。

  就在这时,他看到前方草丛闪动,一只黑黝黝的野猪拱来拱去,单看体型少说也有二百来斤。

  终于有吃的了!

  林奇无比兴奋,立刻摸出尖刀奔了过去。

  与此同时,野猪也发现了他。

  终于有吃的了!

  野猪无比兴奋,挺着獠牙朝他奔了过来。

  公路上,一人一猪都很开心,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猎物。

  狭路相逢勇者胜!

  野猪张大嘴巴,狠狠朝着林奇咬来,林奇一把抓住它的獠牙,另一只手握刀削了下去,野猪的脑袋当场落地,炙热的鲜血瞬间喷洒出来。

  “哈哈,爽!”

  林奇把野猪拖到旁边的荒地里,一边开膛破肚,一边生柴烧火。

  ……

  花南省,花南城。

  邬灯死的第二天晚上,杨健就有了雍虎的消息。

  一个小兄弟告诉他,雍虎在七号会所喝酒。

  七号会所在花南城算是很高端的场子了,雍虎杀了人后,竟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去喝酒,杨健实在惊叹于他的嚣张,又或者是愚蠢?

  杨健没有通知警方,而是自己带人过去。

  报仇这种事情,当然还是亲力亲为!

  二十分钟后,六辆金杯车停在七号会所门口。

  “那个家伙还在包间里吧……好,我这就上去了。”杨健挂了电话,拎着一个帆布包下了车,那里面藏着一把双管猎枪。

  知道雍虎有枪,他当然也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三四十人跟着下了车,手里拎着军刺、钢管,站在杨健身后。

  这么多人其实起不了多大用处,杀一个人一枪就够,但杨健故意这么做,是为了震慑其他同样不怀好意的家伙。

  敢惹我家的人,就做好准备面对狂风骤雨吧!

  “走!”杨健丢下烟头,狠狠用脚碾灭,抬步就朝马路牙子上走。

  众人也都齐刷刷地跟上。

  就在这时,楼上一个窗户突然打开,一个声音清晰地传下来:“杨健,费这事干嘛,我下去不就完了?”

  杨健一抬头,正是崩了邬灯的那个家伙!

  “好啊,你下来。”杨健笑着,手里握紧了帆布包。

  “嗯,等着我吧。”雍虎的身影消失。

  过了一会儿,雍虎就从七号会所大门走了出来,他穿着一件衣领稍稍敞开的衬衫,下身则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蓝sè牛仔裤。

  “你是谁,为什么杀死邬灯?”杨健的手伸到帆布包里,准备将猎枪抽出来。

  “我叫雍虎,准备在这立棍,就拿你的兄弟下手了!”雍虎双手插着口袋,笑嘻嘻地说着。

  “呵呵,立棍?你也配?知道花南城的大哥是谁吗?”

  “你是说铁胡子吧,他回不来了,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天下。”

  铁胡子被全国通缉,确实不可能回来了。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在花南城瑟?我告诉你,花南城的地下世界永远姓铁!”杨健彻底被激怒了,猛地拽出双管猎枪,朝着雍虎的脑袋轰了过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雍虎也摸出一支手枪,“砰”的一声打了过去。

  “啊——”

  惨叫声响起,杨健的手腕中枪,鲜血哗啦啦地往外淌着,双管猎枪也“咣当”一声落到地上。

  “砰砰砰——”

  雍虎又连续开了好几枪,分别打在杨健的胳膊上、腿上。

  杨健倒在地上,身体痛苦地缩成一团。

  “咔咔咔——”

  雍虎又开了几枪,可惜都卡了壳。

  “靠,什么玩意儿,果然便宜没好货,回头得找马尼弄几把好的……”雍虎嘟囔着,把枪丢到一边去了。

  “上……上……”杨健吃力地喊叫着。

  身后的三四十人如梦初醒,立刻挥舞着刀棍冲上去。

  “行了,轮到你们出场了!”雍虎冲着两边招手,大声喝道。

  街道两边的巷子里、拐角处,突然涌出来密密麻麻的人,至少有几百号,手持各种利器!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444 报仇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