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494 顶缸

494 顶缸

在忻口镇,黑瞎子确实挺罩得住。

裴学真一进来,他就收到了消息!

民房门口,一个小兄弟跟黑瞎子嘀嘀咕咕。

“就这点破事,也值得裴学真亲自跑一趟?”黑瞎子一脸惊讶。

“是啊,人都来了,现在怎么办啊?瞎子哥,要不你先出去躲躲?”小兄弟认真地提着建议。

搁到平时,黑瞎子肯定就跑了,反正他拿得是猎枪,而且也没打死人、打伤人,警方抓不到他也就放弃了,过了风头还能继续回来大摇大摆。

但是林奇刚到,他就跑路,是不是有点太丢人?

当初一起从京都出来的十几个人里,黑瞎子无疑是其中混得最烂的一个,以前好歹还能在城市里称王称霸,现在真是越混越回去了,憋在一个小镇上脱不了身。

没办法,现在是法治社会,没点关系真是寸步难行!

再怎么着,也不能在林奇面前抬不起头。

黑瞎子一咬牙,搂着小兄弟的脖子说:“小路,我平时对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上次你喝多了还踢我屁股……”

“草,什么叫不怎么样,之前你被王老狗欺负,是谁帮你出的头啊!”

“瞎子哥,那都一年多前的事了,咱不能一辈子挂在嘴边吧?”小路有些无语。

“甭管什么时候的事,要不是我给你出头,你是不是就被他打死了?”黑瞎子认真地问。

“嗯。”小路点了点头,这事没法不承认。

“现在,到你报恩的时候了!刚才的枪击案,你去帮我顶了吧,你用得是猎枪,而且也没死人,顶多就是一年半载,出来以后我不会亏待你,保证让你过上吃香喝辣的好日子!”黑瞎子撩开衣襟,将之前那支猎枪交给小路。

“瞎子哥,咱能不扯这个蛋吗,你现在还吃了上顿没下顿……”小路一脸苦涩。

“少废话,那你到底去不去!”黑瞎子终于瞪起了眼睛。

“去,去!”小路无奈地揣着枪转身走了。

小路倒不是忌惮黑瞎子的淫威,他是真心感谢这一年多来,黑瞎子对他的照顾!

小路无父无母,一个人在忻口镇长大,不知道被多少人欺负过,黑瞎子来了以后,才把他拽出那个地狱,过上了虽然贫穷但也算是“威风”的日子。

现在老大有难,他当然要去顶一头!

这就是小路心中的义气。

不值钱,却珍贵。

……

“怎么了?”黑瞎子返回房间,林奇就问。

“少爷,你可真是神机妙算,市局真的来人查了……不过没事,我已经叫人去顶缸了。”黑瞎子满不在乎地摆摆手。

“这点破事也得叫人顶缸……老黑啊,你混得可真硬!”林奇十分无语。

“这不是还没发展起来嘛。”黑瞎子有些脸红。

“行了,交代你的事情,到底能不能办成啊?”

“能啊,必须能,忻市这块就是我说了算!”

黑瞎子正吹着牛逼,手机便“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喏,这不是来了!”黑瞎子赶紧接起电话:“老鳖啊,你死没死呢?”

“……我他妈要死了,还能给你打电话?”对面的老鳖沉默一阵,直接骂了出来。

“不是,我问你大概什么时候判!”

“两三个月吧,这回死刑是没跑了……黑瞎子,等我死了以后,记得多给我上上香,还有我最爱喝的高粱白,一定要多带几瓶来啊!唉,我这无儿无女的,肯定没什么人祭奠……”

“没事,到时候我再给你烧俩纸扎的小姐,你在地府也算有个伴了……”

听着两人越扯越离谱,林奇赶紧捅了一下黑瞎子的胳膊。

“对了老鳖,你是在号里给我打电话吗?”黑瞎子如梦方醒,赶紧问了一句。

“废话,我不在号里我能去哪?手机是跟拘管借的,你这么火急火燎地找我干嘛啊?还让一个小兄弟专门偷个车子进来报信,真有你的!要不是我在里面混得还行,根本回不了你电话!”老鳖无情地吐槽着。

“你那个号,关得都是死囚啊?”黑瞎子又问。

“对啊,一个个都跟他妈死人似的,谁都不跟谁说话,我都快抑郁了……”

“有没有个叫佟年的?”

“我不知道啊,我给你问问。”

号里,老鳖回过头去问道:“谁叫佟年?”

一片“死人”都没吭声,唯独有个手脚挂着镣铐的青年站起身来:“我是,咋了?”

“我哪知道咋了,你瞎子哥找你……”老鳖把手机递了过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494 顶缸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