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子无双 > 751 屋漏偏逢连夜雨

751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另外一边。

兰兰等了十多分钟,发现谢天德还是没回来,便悄摸摸地出了屋子,来到另外一个厢房。

“谁?!”黑暗中,刘继才猛地坐起。

“别叫,是我!”兰兰轻声说了一句,随即往前迈了几步,直接钻到了刘继才的被窝里。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这大半夜的……”刘继才吃惊不小,伸手推了一把兰兰。

“没事,老谢出去了,我跟你躺一会儿!”兰兰笑呵呵的,伸手环住了刘继才的脖颈。

“出去了?去干嘛了?”刘继才疑惑地问。

“我也不知道,刚才睡得好好的,老谢突然接了个电话,嘴里还说什么枪械、证件、吕家……然后就很兴奋地出去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让我别管!我估计啊,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兰兰贴着刘继才的身子,将他抱得更紧。

刘继才微微皱眉,却将她推开,急匆匆朝着窗边走去。

“干嘛啊你,现在就这么嫌弃我?”兰兰有些烦躁地说。

刘继才没搭理她,站在窗边往外看着。

“谢家主没出去,他去谢大少的房间了!一会儿就得回来,你赶紧回去吧!”观察了一会儿后,刘继才沉沉地说。

“是吗?”兰兰也走过来,往窗外看了一会儿,谢伟庭的房间确实亮着灯,隐约能看到两个人影。

“这父子俩大半夜的抽什么风……”兰兰嘴里嘟囔着,但还是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刘继才站在原地抽了支烟,接着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刘管家,这么晚了去哪啊?”巡夜的警卫员走过来问了一声。

“没事,睡不着,出来透透气!”刘继才在院子里走了两圈,等警卫员走了以后,便悄无声息地靠近谢伟庭的屋子。

当然,他没敢多站,也没敢多听,隐隐约约沾了一句,便急急忙忙返回自己屋子。

关上门后,刘继才便打了个电话。

“喂?”很快有人接起。

“我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但谢家主肯定是动手了!你那边……也防备着点吧!”刘继才咬了咬牙,其实做这种事,他心里很不痛快,毕竟谢天德对他不错。

“呵呵,我知道是什么事!”对面语气轻松。

“知道就好,反正你应对吧!”刘继才着急想挂电话。

“别着急,接下来你有活了!”对面传来笑声。

“什么意思?”刘继才皱紧眉头。

等到对方说完以后,刘继才近乎于咆哮地低声吼道:“不可能!我帮你传点消息可以,这种损害谢家利益的事,我做不出来!”

“你做不出来?刘管家,你抱着谢天德老婆的时候,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我告诉你,不按我说得做,你和兰兰都得死!是谢天德死,还是你和兰兰死,你自己考虑吧!”

“王八蛋!”

刘继才忍不住骂出声来,但对面笑着挂了电话。

刘继才哆嗦着摸出一支烟来叼上,抽完以后仍旧极其烦躁,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直到一个多小时候,他才回到床上,准备先睡再说。

但他刚一坐下,突然发觉床上有什么东西。

他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张纸条!

刘继才莫名其妙,将纸条拿起来一看,脑子便“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句话:你和兰兰的事,我知道。

字迹十分丑陋,显然有人故意这么写的,怕被刘继才认出自己的笔迹来。

而刚才,刘继才也就出去十多分钟,床上就多了这么一张纸条,足以说明是家里人这么干的,外人没有这个本事!

是谁?

刚才那个警卫员吗?

刘继才只觉得天旋地转,前脚刚被吕家盯上,现在又被自己家的人盯上了。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才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

两天以后,马尼等人连同货车被押送到了京都城。

得到消息以后,谢天德在电话里说:“好,你们等着,我这就去接你们!”

挂了电话,谢天德走出屋子,谢伟庭立刻迎了上来。

“走,跟我一起去!”

“好!”

谢伟庭没说废话,当即就要跟着父亲出门。

“老刘!”谢天德又叫了一声。

“在!”刘继才从某个厢房里走出来。

“我和小伟这几天会很忙,家里这边你多操心一下!”谢天德交代了一句。

“好。”刘继才点点头。

刘继才将谢天德和谢伟庭送出门后,便返回自己的屋子。

而在他的床上,又多了一张字条。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751 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