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剑仙在此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没边了

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没边了

“小心!”

赵卓言大惊,出声提醒。

他下意识地就拉了林北辰一把,朝后拽出。

一边的赵舞阳,更是第一时间抽剑出鞘,闪身挡在了林北辰的前面。

谁都知道,林北辰是神眷者。

而神眷者在修习神术一飞冲天之前,可是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的。

这一男一女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不问青红皂白,出手就要杀人,简直是狂妄到没边了。

叮!

一溜剑光暴起。

噗噗噗!

血花飙飞。

赵舞阳痛呼一声,踉跄后退。

他也算是一个小高手,外出历练,战斗经验丰富,但在交手的瞬间,手中的长剑,已经被震飞,且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左右脸颊和额头上,都被刺出一道血痕,直接破了相,三道血水直接顺着伤口流淌下来,瞬间就染红了赵舞阳的脸。

“儿子……”

赵卓言又惊又怒。

“我没事……”

赵舞阳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疼的龇牙。

“不知死活的东西,在我的面前,也敢强出头?”

面相刻薄的女子,冷笑一声,道:“这三道疤,就让你知道,以后长点儿记性,替别人出头之前,先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否则,小心贱命不保。”

赵卓言本是察言观色极强的人,但此时眼看着自己苦心培养的儿子,被直接破了相,气的浑身发抖,道:“来人,来人,将这泼妇,给我拿下。”

嗖嗖嗖!

旁边千里行商会的护卫,直接冲出来。

“找死。”

女子冷叱一声,再度出剑。

剑光闪烁。

“啊……”

“我的手,我的手!”

“不好,退。”

惊呼和惨叫声中,血水溅射。

十几个护卫,瞬间惨呼着倒下。

有的被挑断了手筋。

有的被刺穿了手掌。

还有的被点碎了膝盖。

这样的伤势,不是致命伤,但却需要重金治疗。

且一旦治疗不当,很有可能留下后遗症,一身武功修为怕是废一半。

对于吃保镖护卫这碗饭的武者来说,等于是断绝了前程,砸了饭碗。

这女人,心狠手辣,用意歹毒。

“一个小小的微末商人,竟敢命人围攻我?”

那女子冷笑着,盯住赵卓言,道:“本小姐记住你了,呵呵,千里行商会是吧?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很快就会明白,有什么样的灾难等着你。”

赵卓言心中巨震。

这时,他才隐约意识到,有麻烦了。

这女子年纪轻轻却剑术如此惊人,出手毫无顾忌,语气狂的没边,定是有大来历。

这下坏了。

招惹到厉害角色了。

“贱人!”

林北辰也看出来了赵卓言的惊惧,往前一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后退,冷笑着道:“你是不是吃屎了?口气这么大还这么臭?也不怕闪了舌头?”

刻薄女子顿时大怒,盯着林北辰,道:“小杂种,你敢骂我?”

林北辰冷笑道:“骂你是轻的……”

他扭头又对赵卓言道:“赵会长,速带令郎,还有这几位护卫大哥,去神殿疗伤,一切费用都包在我身上。”神殿有灵枣和灵泉,对于这种硬伤,只要及时送去,就可以治好,避免像是岳红香那样,因为被耽误,导致伤口结疤而毁容。

“可是……”

赵卓言看出来这一男一女来历不小,怕林北辰一个人吃亏,心中虽然有了退意,但还是担心林北辰。

“无妨,这里我来应付。”

林北辰道。

他虽然怂,虽然抠,但却绝有做人的底线。

这对年轻男女显然是冲自己而来,赵家父子好心帮忙,才招惹了对方。

这个时候,不能当缩头乌龟。

“哈哈哈哈……”

这时,那一直沉默着的年轻男子,却是突然狂笑了起来。

“邰学妹今天不杀你们,已经是天大的恩惠,留下点儿记号和一点点的小残废,已经算是轻饶你们了,竟还想着去治伤?我到时候要看看,谁敢。”

这年轻男子浑身,暗红色光焰流转,炙热之气暴涨。

火焰玄气属性。

大武师境境界。

围观众人顿时呼吸一窒。

但也都愤怒了。

伤了别人,导致毁容和残废,都算是恩惠?

还不允许别人去医治?

疯子吧?

就算是以前【净街虎】状态的脑残林北辰,也没嚣张到这种程度啊。

而林北辰这时,也终于忍不住了。

“他妈的,哪里来的两条野狗,也敢在我云梦城第一纨绔面前装逼?”

他破口大骂:“大武师了不起吗?白海琴这样的大宗师,也被老子锤出屎,不知死活的狗东西……赵会长,你现在就送人去神殿治疗,我倒是要看看,这两个贱人还能咬我?”

“你找死。”

面相刻薄女子大怒,再度出剑。林北辰冷笑了一声。

话不多说,他直接下载【德剑】,单手握住,反手劈斩。

虽然玄气修为暂时下跌的厉害,但他的肉身之力,可是依旧在巅峰状态。

何况还是施展‘逆血术’。

浑身淡淡的血色弥漫,似是焰光燃烧。

这一剑不带任何花里胡哨,蕴含万钧之力,直接就朝着面向刻薄女子的脑袋劈去。

嗤嗤!

奇异的气啸摩擦声响起。

林北辰可怕的肉身之力加上的剑的重量体积和威势,竟是如劈海浪一样,劈出肉眼可见的半透明气浪,剑刃摩擦火星。

“呵呵,你这种粗浅的剑术……”

面相刻薄女子面带讥色,但话说到一半,猛地面色狂变。

因为她发现,林北辰眼眸中,燃烧着疯狂,竟采取的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自己这一剑,固然可以抢先在林北辰的脸上,刻出一朵花来。

但这小杂种的一剑,却是可以在下一瞬间,将她活生生地劈成两半。

尤其是林北辰脸上那狰狞激怒之色,更令她瞬间神为之夺。

不能硬拼。

千钧一发之际,她猛地想起,这个小杂种,传闻中是个脑残,多么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战意消解。

她撤剑,封架。

但是下一瞬间,她立刻就明白,自己做了何等错误的一个决定。

锵!

刺耳的金属交鸣之声响起。

然后就看面相刻薄年轻女子手中的长剑,被劈出一个大大的凹陷,裂纹遍布剑身,同时剑身高频狂颤,似是一条急于逃脱的、惊慌失措的蟒蛇一般,而这种狂颤波动,传递到女子握剑的手掌,瞬间血雾迸发,整个右臂的衣物,轰地一声爆裂破碎……

“呃!”

女子闷哼一声,踉踉跄跄往后退了三四步。

只见她脸上一道道的潮红,青色玄气疯狂地闪烁,喉头耸动,强压了五六息的时间,最后依旧是没有人住,哇地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邰学妹,你没事吧?”

旁边那年轻男子呆了呆,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失去了玄气的神眷者,竟然还有如此战力。

他连忙伸手按在女子的背部,为其顺气疗伤。

林北辰却是握剑冷笑:“我还以为有多强,不过是一个三级武师而已,也敢在我的面前装逼。”

论装逼,他就没怕过谁。

只是这两条野狗,到底什么来历呢?

-------

第一更。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三百六十三章 狂的没边了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