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剑仙在此 > 第五百三十八章 这就叫残忍

第五百三十八章 这就叫残忍

林北辰的脚步一顿。

笑忘书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希望:“你放过我,我可以保证韩不负和岳红香活着。”

“只要你不死,他们就能不会死,是这个意思吗?”

林北辰问道。

笑忘书忍着剧痛,连连点头,道:“是是是……”

林北辰点了点头:“那很简单。”

说话之间,他已经回到了杨沉舟等人的身边。

幸存的反抗者们,目光如刀,恨不得将这个老狗一刀一刀地剐了。

“退。”

林北辰道:“杨大哥,你带着大家从后门方向退。”

他留下来断后。

后门的方向,有隐身暗中的光酱和萧丙甘接应。

“你自己千万小心。”

杨沉舟强忍心中的悲恸,抱着未婚妻,带着其他人,朝着后方退去。

海族骚动着往前追来。

林北辰一手提着笑忘书,一手下载了【雪域之鹰】,抬手就是几枪。

砰砰砰!

施瑞牳虾族的特产大盾被瞬间击穿,几个重甲队的队长,立刻就被放翻在地。

“谁追,谁死。”

林北辰握着枪,屹立原地,犹如磐石,不动不摇。

死亡的气息,从他的目光之中投射过来。

一时之间,被他凶威所摄,数千海族将领、军士,竟是只能待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杨沉舟等人离去。

“你杀了幽槐将军,杀了我们海族这么多人,你逃不掉的……”

一名剑鱼族大剑士愤怒地道。

砰!

回应他的是一发‘单手剑印’。

额头瞬间爆开一个血洞。

血雾迸发之中,大剑士仰天便倒。

林北辰面色淡漠。

“你们杀的人族也不少……老子也不是来和你们辩论是非的。”

他真的是杀红了眼。

一种他自己都没有感受到过的可怕血煞气息,犹如实质一般缭绕周身,海族的高手士兵们,只觉得被这个睡衣少年双眼看过来,就如刀剑加颈一样,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恐惧,仿佛死神的凝视。

最终,当杨沉舟等人安全撤离之后,林北辰冷笑一声。

他没有向后退。

而是提着笑忘书,正面从破碎的城主府中走出去。

所过之处,海族军士纷纷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道。

“哈哈哈哈哈哈……”

林北辰除了城主府,仰天大笑,扬长而去。

在场的海族将领们,一个个都面色铁青。

他们在云梦城中作威作福的时间太久,这是第一次被人族骑脸输出还不敢说话。

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屈辱和愤怒,在所有海族的心中泛滥开来。

报复的火焰,在心中开始燃烧。

……

……

城中。

安全地带。

“杨大哥,节哀顺变。”

林北辰提着笑忘书,见到了已经脱身的杨沉舟等人。

杨沉舟神色黯然,闻言微微点头。

林北辰心中暗叹一声,又道:“现在还不是哀悼和悲伤的时候,杨大哥,我们要开始全城总动员了,云梦人需要你。”

杨沉舟缓缓地点头。

他看着杨沉舟等人,语气极快地道:“杨大哥,还有诸位,全力发动城管,立刻告知全城人,拿着随身细软,用最快的速度,前往小西山集合……记住,告诉大家,不用带粮食,我自有办法,也不要带太重的东西,我们要提前离开了。”

杨沉舟答应一声,抱着吕灵竹的尸体,转身立刻去办。

林北辰又看向光酱、萧丙甘,王忠几人,道:“你们也去帮忙,一定要快,海族的报复,很快就要来了,继续留在老城中,会有危险。”

顿了顿,林北辰扭头又对戴子纯道:“戴大哥,你立刻去小西山,让庄不周带人做好接应的准备,同时让潘主任、刘主任他们,小心监视海族的动向,尽量保护好撤离的人。”

戴子纯连连点头。

众人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

林北辰并非是那种善于谋划和布局的人。

他仔细地想了想,好像并无什么遗漏,才略微放心。

云梦城的一切,让他感觉到不舒服。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支烟的话……应该可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逼格吧?”

但是他并不会抽烟。

四下打量了一眼,林北辰心中有了计划,提着独臂独腿的笑忘书,像是提着一条断了脊梁的癞皮狗一样,来到了云梦城最四面的一座高塔上。

站在这里,可以远眺新城主岛。

哪怕是看不清楚,却依旧可以感应到岛上那种蠢蠢欲动的暴躁气息。林北辰似乎可以感受到岛上海族的愤怒。

他轻轻地给笑忘书止血。

动作柔和。

避免这老狗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然后,林北辰才拍了拍笑忘书的脸,道:“韩不负和岳红香,是被你卖到了岛上去吗?”

笑忘书惊恐地甩锅,道:“海族想要利用他们,作为人质,引你去岛上,然后伏杀,我也是没有办法,不关我的事……”

“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林北辰笑了笑。

“每一个坏人,被抓现行之后,都会这么说。”

他随手从塔顶的泥土之中,拔下几颗枯草,揉了揉草茎,出一口气,将干碎的草屑吹飞,掌心里剩下几颗干瘪的野草种子,然后骈指如剑,在笑忘书的胳膊和腿上,割出一道道细细的伤口,将野草种子塞进去,道:“所以,一会儿你求饶的时候,能不能说一点有创意的话?”

笑忘书被林北辰的动作吓得毛骨悚然。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心中已经升起了一种巨浪般的惊恐感。

就听林北辰又随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背叛北海帝国?”

笑忘书连忙哀求道:“我也是身不由己,卫氏抓了我的儿女,要我为他们效力……”

“卫氏勾结海族?”

林北辰说着,运转木属性力量,发动了催熟技能:“难道他们认为,海族可以和自己和平共处?”

就看那几颗被塞在笑忘书伤口中的种子,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然后以其血肉为土壤,疯狂地生长了起来,顺着血管,皮肤和肌肉窜行,偶尔有分枝从皮肤之下生长出来,抽出翠绿鲜嫩的叶芽,在寒冷的风中,轻微得打颤,仿佛一脸迷茫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季节发芽生长的绿色小精灵……

笑忘书杀猪一样尖叫哀嚎了起来。

他从未想过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种恐怖的刑罚。

那种被草茎枝叶穿行于血肉之中的痛苦,比凌迟还疼痛和恐怖。

“不,不要……”

他尖叫着,道:“卫氏和海族只是相互利用……啊啊,疼……快停下……卫氏背后有一尊新神崛起,只要杀灭了剑之主君,吞并了北海帝国的土地,他们就可以建国……具体的协议,我并不知道,啊啊啊,我的身份还不够……快停下,我什么都说……”

因为剧烈的疼痛和巨大的恐惧,笑忘书一张脸扭曲,鼻涕和眼泪同时流淌下来。

林北辰暂停了野草的生长。

他看向新城主府的方向。

隐约可以看到海族的军队正在快速的集结……

那头巨大的青蛟,发出一声声的怒吼咆哮,身形腾空而起,在城主岛上空的黑云之中蜿蜒……

同时,一道道海螺军号声,也在岛上响起。

高亢的声音,穿破云霄,透露着凛冽的杀气。

海族的报复正在酝酿,然后就会如火山一般爆发。

林北辰取出了69式火箭筒。

扛在肩头。

准星瞄向了新城主府的方向。

但犹豫了几次之后,他又收了起来。

因为岛上还是师父和师娘。

这火箭弹的威力,万一是超越武道宗师级的话,一炮过去,怕是会连师父和师娘都轰杀吧。

感觉到有些无聊的林北辰,让野草在笑忘书的身体里继续生长起来。

“啊啊……啊……”

笑忘书继续入杀猪一样尖叫。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我都说……快停下啊啊啊。”

他嘶哑着声音,苦苦哀求道。

林北辰双手撑着下巴,静静地坐在塔顶,淡淡地道:“其实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现在只想听你这样哀嚎和尖叫……放心吧,你说过,只要你活着,韩不负和岳红香就不会死,所以我不会杀死你的,因为我说过,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残忍。”

弱不禁风的野草,以超越常理的速度,在血肉之中生长。

让你清晰地感受到犹如细针穿心一般撕心裂肺的痛苦。

让你眼睁睁地看着植物汲取你身体里的血肉,生命力以一种沙漏般的流泻方式转移到之物的身上。

让你体会道肉身的支离破碎。

让你感受到了死亡随着之物的生长而一点一滴地降临。

这,就叫残忍。

甚至如果林北辰愿意,他还可以让野草在笑忘书的皮肤上,开出一朵多白色或者是红色的花骨朵。

到了最后,笑忘书的哀嚎声逐渐变得嘶哑,然后无声。

他的身体在抽出颤抖着。

嗓子已经彻底坏掉了。

这个时候,笑忘书无神的双眼看向天空。

他开始后悔……

而林北辰根本就没有看他。

远处的天边,逐渐泛起了鱼肚白。

老云梦城中可以听到鸡鸣狗叫之声。

过去数月担惊受怕的日子,锻炼了云梦人的神经,也提升了云梦人的动员能力。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万余人都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拖家带口地朝着小西山的方向狂奔。

“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应该就可以成功汇合在小西山了。”

林北辰一边听着笑忘书已经变了音的哀嚎,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时间。

这时,耳中传来了智能语音助手小机的声音:“主人,非常抱歉,剑九推演失败……以手机目前的运算能力,还无法成功推演出剑九的全部变化。”

林北辰波澜不惊道:“那就停止推演吧,节约用电。”

“好的呢,主人。”

小机充满感情地回答道。

推演出群战之招【剑八-龙翔斩】已经是意外之喜。

之前的剑一至剑七,都是独战之招。

唯有小机根据前七式推演出来的剑八,是唯一一招群战之招。

剑龙缠身,犹如龙翔。

这是大杀四方之招。

如今林北辰依靠死神手机,将剑十七修炼至剑八,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八招剑式,已经足够用。

没有必要再推演。

说不定以他目前的玄气修为和肉身强度,哪怕是死神手机推演出剑九,他也未必可以施展出来。

林北辰打开手机,点击进入【京东商城】。

土匪哥发出的两枚【重楼】神果,根据物流显示,再有半日时间,就可以送到。

但受到了神果的剑之主君和剑雪无名,能够多久时间炼化,提升修为,就不知道了。

反正林北辰得做好逃亡路上剑之主君无法帮忙的准备。

就在这时——

“叮咚,您有新的物流信息,请注意查收。”

手机中又传来消息提示音。

林北辰打开手机,进入到了【淘宝】APP.

一看之下,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终于到了吗?很及时啊……”

他直接点击收货。

这次到来的是专属98K的‘消.音.器’,以及‘托腮板’。

前者可以让这柄栓狙无声无息之间杀人。

而后者则可以降低50%的后坐力。

上次在擂台大战之后,林北辰就已经下单。

现在终于赶上了用场。

天空之中一个空间漩涡出现,然后两个货品就直接着落下来,掉到了林北辰的手中。

安装只是十几息的事情。

安装完毕之后,他举起98K,通过倍镜,看向新城主岛的方向。

只见岛上的海族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为首的海族骑士,骑着巨型海马,正在从蛟骨吊桥上如洪流一般汹涌而出。

为首的是一位身形巨大的海骑士。

他身穿着银色的甲胄,宛如一座银色的巨塔,而胯下的海马,足足三米高,仿佛是从海洋深处黑暗之中走出来的远古巨兽一般,散发出择人而嗜一般的凶悍气息。

海骑士首领的面甲掀起。

他的脸上充斥着兴奋且充满杀戮欲望的表情。

他催动巨海马走在最前面,大喝地呼喝着什么,做战前动员。

跟在他身后的每一个海族骑士都是如此,面色兴奋而又狰狞,手中的长刀已经出鞘,指向云梦城老城的方向,仿佛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展开一场种族灭绝一般的杀戮。

林北辰保持着瞄准的姿势,嘴角翘起一丝弧度。

“迎接审判吧。”

他自言自语之中,扣动了扳机。

身形猛地一震。

但这种后坐力已经在他的承受范围。

四千米之外,走在蛟骨吊桥最前面的海骑士首领的头颅,突然毫无征兆地就爆炸了。

血雾弥漫,似是一朵绽放在人族土地上的鲜艳的红色花朵。

他身后跟随着的海骑士们第一时间甚至都未曾察觉到这一幕。

一直到那巨大的身躯,从巨海马的背上坠落下去,兴奋的杀戮者队伍终于开始慌乱。

一个看起来像是副将一样的海骑士,冲到死去的首领身边。

他才刚刚来得及弯下腰,突然毫无征兆地,这位副将的头颅也爆炸开来。

盔甲连同头颅,全部都炸裂开来。

白色的脑浆和血水呈雾状迸射。

如同一白一红两朵唯美的野花,在白驹过隙的瞬间直接完成了从绽放到凋零的全部过程。

死亡,不期而至。

这是审判和复仇的吐息。

--------

感谢兄弟们的打赏月票。

这是个二合一的章节,今天还有6000字,如果顺利的话,会发个大章。

明天在公众微信号发木心月的人物原创图,兄弟姐妹们有兴趣的话,关注一下【乱世狂刀】。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五百三十八章 这就叫残忍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