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龙王胎 > 第569章:感受爱(1)

第569章:感受爱(1)

我都愣住了,我从来都没来过这里,这两个在水里住着的小小妖怪,怎么可能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问这两妖怪。

陶茹雪皱眉,不大喜欢韩斌刚才那么评价乔智。

韩斌担心陶茹雪责怪自己刚才“开溜”,低声解释:“刚才那么多记者围着你,我被挡在人群外面,等人疏散,我找你好久,没想到你已经先到了。”

“还真够虚伪的,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乔智想冲过去抽韩斌一记耳光,他分明看到韩斌是故意逃离记者的围堵圈,留下陶茹雪孤身一人。

陶家是否能顺利逃过这一劫,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反正,按照现在他和陶茹雪的关系,离婚只不过是时间早晚。

男人都有好胜心,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争取。

何况陶茹雪是煮熟的鸭子,岂能被韩斌给夺走?

乔智现在心有不甘,愚蠢、犯傻,人性便是如此。

沉闷走到电梯口,电梯门打开,站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大夫,祝文军也赫然在内。

两个妖怪将他们手上的画展开来给我看,只见画上画着的,是个披头散发的妹子,一张饼大的脸在这张白纸上,显得无比突兀。

“这不就是你吗?”李大胆问我。

我看着这幅话,要不是我这会正站在楼上,我真得下去和这两个老东西说道说道,这画上画的女人,到底哪点像是老娘了?

“你这么看她肯定觉得不是她,你得把她脸上的痣点给她看。”乌大方接过李大胆手里的画,然后指着画上这个姑娘侧脸上的一颗小痣,对我说:“你看,这个痣跟你一模一样。”

我摸了下我脸上的痣,还真是,没想到画的不咋地,这痣倒是点的一模一样。

陶茹雪皱眉,不大喜欢韩斌刚才那么评价乔智。

韩斌担心陶茹雪责怪自己刚才“开溜”,低声解释:“刚才那么多记者围着你,我被挡在人群外面,等人疏散,我找你好久,没想到你已经先到了。”

“还真够虚伪的,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乔智想冲过去抽韩斌一记耳光,他分明看到韩斌是故意逃离记者的围堵圈,留下陶茹雪孤身一人。

陶家是否能顺利逃过这一劫,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反正,按照现在他和陶茹雪的关系,离婚只不过是时间早晚。

男人都有好胜心,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争取。

何况陶茹雪是煮熟的鸭子,岂能被韩斌给夺走?

乔智现在心有不甘,愚蠢、犯傻,人性便是如此。

沉闷走到电梯口,电梯门打开,站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大夫,祝文军也赫然在内。

“你们拿着我的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问这两个小妖怪。

“这张画是我们表舅发给所有水族的,说是黑龙江里住着的九太子,想找到姑娘,他发动了全国的水军,已经找姑娘很久了。”

黑龙江里的九太子?我与他从来都没有过交集,他找我干什么?

九太子也叫李九爷,原先是东海龙王的第九个儿子,托生到姓李的人家,之前堂口里供仙家的时候,也供过他。九太子一直都住在黑龙江里,保护江边百姓,只是之前我们一直都没什么瓜葛接触

,现在这会,他怎么找起我来了?

陶茹雪皱眉,不大喜欢韩斌刚才那么评价乔智。

韩斌担心陶茹雪责怪自己刚才“开溜”,低声解释:“刚才那么多记者围着你,我被挡在人群外面,等人疏散,我找你好久,没想到你已经先到了。”

“还真够虚伪的,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乔智想冲过去抽韩斌一记耳光,他分明看到韩斌是故意逃离记者的围堵圈,留下陶茹雪孤身一人。

陶家是否能顺利逃过这一劫,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反正,按照现在他和陶茹雪的关系,离婚只不过是时间早晚。

男人都有好胜心,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争取。

何况陶茹雪是煮熟的鸭子,岂能被韩斌给夺走?

乔智现在心有不甘,愚蠢、犯傻,人性便是如此。

沉闷走到电梯口,电梯门打开,站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大夫,祝文军也赫然在内。

“他找白柔做什么?”御九歌替我问了这两妖怪。

“不知道,不过只要找到你了,我们就可以去领赏钱,说不定,还能去的黑龙江里,混个小官儿当当!”乌大方笑嘻嘻的将画给收起来,然后带着李大胆,从楼梯上爬了上来,在我面前恭恭敬敬的弯了个腰,对我说:“还请白柔姑娘,随了我们的意,跟我们去通口河的龙宫走一趟,到时候再由通口河的龙王,送您北上。”

这两个东西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御九歌这个天下水族之首都不待见,还这么费心费力的去讨好黑龙江里的九太子,真是有眼无珠。

“那这里被你们关着的两个姑娘呢?”我问乌大方和李大胆。

“我们只要把姑娘送到了九太子那儿,我们兄弟两个啊,就飞黄腾达了,要多少姑娘没有,哪还瞧得上这两个傻婆娘。”李大胆用食指卷着他的胡须,对我这我笑呵呵的道。

人往高处走,这妖怪也往好的挑,傻姑娘他们还不乐意要,真是也不瞅瞅他们两人长啥德行。

我抬头看向御九歌,问御九歌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陶茹雪皱眉,不大喜欢韩斌刚才那么评价乔智。

韩斌担心陶茹雪责怪自己刚才“开溜”,低声解释:“刚才那么多记者围着你,我被挡在人群外面,等人疏散,我找你好久,没想到你已经先到了。”

“还真够虚伪的,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乔智想冲过去抽韩斌一记耳光,他分明看到韩斌是故意逃离记者的围堵圈,留下陶茹雪孤身一人。

陶家是否能顺利逃过这一劫,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反正,按照现在他和陶茹雪的关系,离婚只不过是时间早晚。

男人都有好胜心,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争取。

何况陶茹雪是煮熟的鸭子,岂能被韩斌给夺走?

乔智现在心有不甘,愚蠢、犯傻,人性便是如此。

沉闷走到电梯口,电梯门打开,站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大夫,祝文军也赫然在内。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569章:感受爱(1)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