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是焦大郎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是焦大郎

  “这不是吴主任的笔记,他的字迹没有这么好......”孙德胜一边笑嘻嘻的盯着楼下的一举一动,一边继续对着车前子说道:“要是我说这里将近二十年年没有人住过,兄弟你会相信吗?最后一个住在这里的人就是我们的吴主任,几天之前他又回来过一次......”

  “等一下吧,刚才楼下那个人可不是这么说的......”没等孙德胜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继续说道:“他不是说只要对面旅馆的生意好了,都会把这间房租出去吗?怎么又小二十年没人住过......我明白了,这孙子也是你安排好的吧?”

  “他是焦大郎安排在这里看房子的人,看了快二十年,我给了他另外一个工作。”孙德胜眼睛盯着楼下,嘴巴继续说道:“临走之前他让我们进来看看,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们是第一个进来的......”

  “昨晚上你才拿到了扣子,就做了怎么多的事情?”车前子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胖子,继续说道:“一般人筹划这些得个把礼拜吧?你就一晚上?还得分出来时间阻拦黄胖子他们......胖子,人比人得死啊。和你这脑袋瓜一比,我的都可以拿去涮火锅了。”

  听了车前子的话,孙德胜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我这也是这些年逼出来的,这几年遇到的聪明人越来越多。我不多想几步,就要被人家装在盒子里,随意摆动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兄弟你不用担心,哥哥我算计谁也不会算计你的。”

  “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说沈辣是你背后的男人了,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不需要动脑子。”车前子想要坐在床上,不过看到了被单和褥子的颜色之后,他还是不舍得自己齁贵的裤子。索性蹲在了地上,对着孙德胜继续说道:“不过吴仁荻住过的房子就不能再住人了?这个未免有点太王道了吧?”

  “那就要知道当初这里发生什么了?”孙德胜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窗台的位置,随后低声对着车前子说道:“别说话,咱们要找的人到了......”

  孙德胜话音刚落,便听到了有人上楼梯的声音。片刻之后,门外响起来有人敲门的声音。孙胖子走过来将房门露出来一道缝隙,这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站在门外,说道:“客人,不好意思,刚才弄错了,这个房间是不外租的。这样,我们花钱请你们去住大酒店。总比这里要好......”

  孙德胜上下打量了一番女人,随后对着她说道:“我们就住在这里了,这里的大酒店住惯了,正好过来换换心情。这小房子挺好......”

  没等孙胖子说完,女人身后走出来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这人相貌周正,留着两撇漂亮的小胡子,中等偏上的身材。一身高级西装,看着比车前子的入门款西装贵了不止一个档次。男人直接一把推开了女人,对着孙德胜说道:“我还以为谁搞错了,真把这里租了出去,原来是孙句长大驾光临......”

  男人说话的时候,刚才敲门的女人很识趣的转身下了楼梯。孙德胜嘿嘿一笑,冲着男人说道:“这么快就知道哥们儿我的底细了......我们以前见过面?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没见过本人,不过我见过你的照片。”男人微微笑了一下,随后从身上取出来一个纯金的名片夹,从里面抽出来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孙德胜。孙胖子接过来看了一眼,杭州焦郎丝绸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焦达阆。

  这时候,男人再次说道:“毕竟他进了民调局,我总要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或许有朝一日他让你们找我,那时候不会有什么误会。初次见面,我就是焦大郎......”这个人就是孙德胜和黄然同时写出来的线索焦大郎......车前子还以为这个人会有三头六臂,想不到就是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

  “焦老板都知道我的底细了,那哥们儿我也不用介绍了。”孙德胜笑了一下之后,从口袋里摸出来那枚墨玉扣子,对着焦大郎说道:“我也在民调局的文献里面,见到过您的大名。我们吴主任前几天到过杭州,回来带了这么一个小玩意儿,说是从您这里拿到的。还说让您找到扣子的主人......”

  “他还是没有想起来......”焦大郎皱了皱眉头,没有伸手去接扣子,反倒对着孙德胜说道:“孙句长你不要打诳语了,是他让你找这扣子主人的吧?这个恕我无能为力......这件事只能他自己慢慢想起来,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

  “什么事情一定要吴主任自己想起来?”这时候,楼梯那边响起来了黄然说话的声音。随后这个胖子带着蒙棋棋、张支言两个人走了上来。

  看见了孙德胜和车前子之后,黄然笑了一下,说道:“大圣,我们在国道堵了一晚上。幸好有种交通工具叫做摩托车,我有几个会骑摩托车的朋友,请他们把我们带出来了。晚是晚了一点,不过总算赶到了杭州。”

  说到这里,黄然已经走到了焦大郎的面前,对着他说道:“这位一定是焦先生了吧?我是黄然,星家坡的何载华先生给您打过电话了吧?”

  原本看到又有人上来,焦大郎的表情有些不悦。不过听到了这个人是自己生意伙伴何载华嘱咐过的黄然,他便有了笑容,对着黄胖子说道:“老何早上给我打的电话,说他的朋友黄先生到杭州。让我一定做好地主之谊,我已经在西湖国宾订好了包间,就等着黄先生莅临了......”

  见到焦大郎对自己另眼相待,黄然笑着握住了他的手,说道:“何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们都在对方的公司项目相互参股。说起来他和您合作的湖丝也有我的资金进入......”

  听到了黄然的话,焦大郎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他笑着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去西湖国宾,我在那里还存了一瓶八十多年的黄酒。今天高兴,我们一起喝了它......”

  眼见着这俩人就要穿上一条裤子的时候,孙德胜站在门内,不紧不慢的来了一句:“焦老板,哥们儿我多句嘴......那什么,你刚才说的做数吧?不会喝了两杯猫尿就当是放屁了吧?就是只能他自己慢慢想起来,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那一句。不会喝多了就逢人就说吧?”

  “孙句长你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焦大郎回头冲着孙德胜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能说的话,前几天我已经亲口对着他说了......还是那句话,那件事情不是可以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是焦大郎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