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 > 第八十五章 鱼翁

第八十五章 鱼翁

  听到了萧易峰的声音,‘医生’冲着车前子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车前子皱了皱眉头,这算是自首去了吗?那他费尽心思把自己弄到这里来,算是什么意思?就在小道士疑惑的时候,萧易峰推开了‘拘留室’大门,走了进来,见到了站在铁栅栏里面的车前子,萧副主任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回身对着身后的人喊道:“找到他了!都过来!找到车前子了......”

  萧易峰的话刚刚喊出来,身后郝文明、西门链几个主任带着手下的调查员也都赶到了。几位主任看到了完好无缺的车前子之后,这才算松了口气。

  “小车,不是我说,你这失踪了一天,民调局可乱了套......”郝文明一边说话,一边打开了铁栅栏,将车前子放了出来。“大圣在机场抓住了嫌疑人,本来以为他们把你藏在京郊工厂了。去了之后没找到你,大圣就有点慌了,刚刚把无涯放了才换了你藏在附近的消息。也没说明白具体的地址,我们只能一条胡同一条胡同的找......”

  “孙胖子还是把人参娃娃放了......”车前子古怪的看了一眼几位主任,说道:“刚才从这里出去的人呢?你们没有看见吗?”

  “有人从这里出去了?”郝文明回头看了一眼萧易峰,萧副主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进了院子之后,发现只有这里亮着灯,这才过来的。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没发现......”车前子眨巴眨巴眼睛,看了萧易峰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孙子八成施展了遁法,回去之后得让老吴教教我这一手......”

  民调局的人将车前子接出去的时候,就在隔了‘派出所’一条胡同的小四合院里。‘医生’推门走了进来,见到了自己要搭救的人参娃娃无涯就站在天井当中。他微微一笑,刚刚要对小家伙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发现无涯的脸色不对,‘医生’立马明白了过来,对着空气说道:“是屠黯吗?我和孙德胜有约定......”

  “为什么是屠黯?不可以是别人吗?”一个一身白衣的白发男人从正屋里面走了出来,冲着‘医生’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火山和我说被人戏耍了,我还在想,这世上有本事戏耍他的人不多。为什么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到白发男人走出来的一瞬间,‘医生’的脸色难看了起来。不过看清了这个人的相貌,并不是吴仁荻之后,他才松了口气,说道:“怎么还把广仁大方师您惊动了?真是罪过......我说怎么无涯这样的老实,原来是您把他禁锢住了。”

  来人正是火山的师父大方师广仁,他微微一笑,对着‘医生’说道:“没办法,人参娃娃入了地,我这个大方师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先委屈委屈这个小朋友了......还是说说你吧?你是方士?医院里火山的弟子是死在你手里的......”

  “不算是,我制住了他,不过是费无忧下的手。算是我们倆相互的投名状。”‘医生’一点都不惊慌,冲着广仁补了个礼,微微一鞠躬之后,继续说道:“我也不是方士,费无忧才是。少年时看了几本修炼的杂书,杂七杂八的学了点术法。结交了一个人参娃娃的朋友,朋友有难,我总要想办法救一下。想不到民调局那边都算过去了,最后还是栽在大方师您的受伤了......”

  “看了几本杂书,你就有这样的道行,那我们方士可没脸自称修行之人了。”广仁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要我动手吗?”

  ‘医生’苦笑了一声,说道:“不敢......我跟您走,不过能不能放了无涯?您要问什么,我都能回答。你留着这么一个人参娃娃也是麻烦......”

  “我这个人就喜欢麻烦......”广仁微微一笑,说话的时候,对着‘医生’挥了挥手,一条红色的绳索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好像一条飞蛇一样,‘医生’也不反抗,任由绳索将自己五花大绑了起来。

  广仁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他一一只手将‘医生’横着提了起来,另外一只手抓住了无涯。随后走到了四合院门前,就在他准备开门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大门突然爆裂化成了粉末,随后一个黑影扑了过来,手里一柄巨大的关刀,对着广仁劈了下来......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鱼翁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