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十三章 程寒之死

第十三章 程寒之死

有人可能会问了,嗨哟哈,凭什么你小木匠叽里呱啦念一通,这青城山兀鹫道长的得意高徒雍德元,就吐血倒下了?

这是个什么道理?

这里多嘴解释一下,不然您肯定会误解了——小木匠所使的,是鲁班教上册之中,四十八法咒之一的背血咒。

这鲁班教上册,是鲁班教长年日久,从各种民间邪法之中吸取而来的,成体系的,有四十八法咒,而最著名的,则有金光咒和金刀利剪法——背血咒其实属于并不怎么出名的那种,但若论歹毒邪恶,恐怕只有钉头七箭书和祝由纸草人,方才能比。

正经的背血咒,应该是将对方的头发和血、指甲拿在手中,祭于一水碗里,滴入施术人的中指血,然后连续在正午与子夜时分,念咒七日。

如此七天七夜的诅咒之下,咒法生效,被诅咒者就会血液逆流,七窍流血,血管之中仿佛钻进了万千虫子蠕动。

那受咒者会声声惨叫,连续三天三夜,方才痛苦而亡。

正是因为如此恶毒,使得施术人在术成之后,也会受到反噬——做噩梦、盗汗和骤然惊醒,那还是小事儿;严重的,还会报应在身,说不定就猝死了去。

鲁班教又唤做“缺一门”,正是来源于此。

当然,小木匠当面下咒,又快又疾,自然达不到那样的效果,而且倘若不是他已经入了门道,感应到了“炁”,说不定只是打一嘴炮而已。

所以即便是看了“咒诀”的朋友,也千万不要尝试——效果成了,你没有防备之法,难免遭到报应。

效果不成,又被人当做煞逼……

说回张飞楼,小木匠被那雍德元逼到绝路,少年心性发作,便用上了鲁班书上册的背血咒,当面作法。

他得了石像巨人抚顶入道,感受到了“炁”,又将鲁班书全册皆数倍于心,修行的又是鲁班教绝学《万法归宗》,所以即便准备不足,但此法一出,那雍德元也是一口气息紊乱,血液凝滞,发生堵塞,顿时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那雍德元一口鲜血喷出,往后疾退数步,在妹子雍遗爱的搀扶下,方才站稳了去。

这时他已然感觉一股阴森的气息负在了身体上,游离于血管之中,下意识地将气息沉入体内,想要驱赶,却不曾想那气息简直就是躲猫猫高手,他虽然能够感受得到,但想要捉摸,却无迹可寻。

这就可怕了,雍德元顾不得旁人笑话,闭目内视,又深吸了几口气息,这才陡然睁开了眼睛来。

紧接着,他盯着小木匠,厉声喝道:“你,你这是鲁班邪法?”

作为青城山兀鹫道长的高徒,雍德元自然是见过世面的,对于西南道上的一干人物与手段,都有了解,诸多民间术法的后果,他也是懂得的,故而能够一开口,便点破小木匠的身份。

听到这话儿,场中众人表现不一,有的惊讶,有的好奇,有的则是一脸茫然。

毕竟相较于其他旁门,鲁班教其实并不出名。

有的人乍一听那名字,还以为是某个盖房子的建筑协会呢。

若是往日,小木匠定然会谨慎地藏头露尾,不肯承认,然而此刻他一招制敌,刚才还高高在上的雍德元又惊又怒又怕,而旁人要不是投来畏惧的目光,要不然就是敬佩不已,不由得胸腹间的一口气,陡然吐出来。

他觉得大丈夫当如斯也,需扬名立万才行。

于是他朗声说道:“在下鲁班荷叶张的徒孙,姓甘,单名一个墨字——怎么,还需要我再给你表演其它么?”

荷叶张!

树的影,人的命,“北边样式雷,南国荷叶张”,这建筑业的两大龙头,即便不是江湖中人,也能够知晓一二,如雷贯耳。

即便人故去了,经他们手留下来的建筑,却还依然屹立其中,让人无法忽视。

所以听到小木匠的话语,就连傲娇如雍德元,也不由得收敛怒容,认真地打量小木匠。

不过他性子很硬,张了张嘴,却终究说不出半点儿软话来。

好在这时程寒终于从那惊讶中回过神来,他赶忙上前打圆场,先是说了雍德元两句,然后又与小木匠说话,将气氛给缓和下来。

小木匠刚才报上了师祖名号,一口恶气吐出去,装了个大逼,此刻也没有了继续追究的想法。

所以程寒一打圆场,他便不再纠缠,而是开口说道:“我虽然师承荷叶张,但并非鲁班教中人,厌胜之法,学的也多是破解、祝福的胜术,积阴德的事儿,平日里劳碌于工匠之中,磨炼心志,自食其力,并非江湖中人,也不愿意与人斗争,倘若不是雍公子屡次想逼,也不愿如此冲突。”

说罢,他走到了雍德元的跟前来,用口中剩余的酒气,喷在了雍德元的脸上去。

紧接着,他用右手食指沾了点儿酒水,在雍德元的额头之上,画了一个头尾相连的符文,最终在雍德元的眉心上,重重一点。

那一点落下,雍德元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气息渗入体内,当下也是浑身一震,先前那股阴冷,再也不见。

这一下,却是对方将背血咒的厌术给祛除了去。

小木匠弄完,看都不看雍德元一眼,而是走回了饭桌来,而雍德元大闹一场,却是自找苦吃,闹成当前这局面,也没有脸再待下去,拱了一下手,转身就下了楼。

雍遗爱生怕兄长出什么事儿,叫了一声,赶忙跟着过去了。

留下的那苏慈文小姐,她这会儿也回过神来,冲着还在场中的程寒拱手道歉,然后离去,找店家会了账。

发生这么一场变故,程寒也有些意料不到。

不过他与雍德元,其实并就只是表面兄弟,暗地里的时候,他们袍哥会这些出挑的新一代,其实也都相互较着劲儿,所以瞧见雍德元出糗,他心底里其实还暗暗高兴着。

而且瞧见小木匠显露的真本事,他也十分感兴趣,当下也是回了桌,酒再斟满。

这第一杯,先给小木匠道歉,因为他的关系,引起了这么一场冲突。

这第二杯,敬小木匠的师祖,逝去的大拿荷叶张。

这第三杯,敬游戏风尘、混迹底层的奇人小木匠。

三杯酒下肚,被打断的气氛又变得融洽起来,特别是王档头,目睹了这般神奇的一幕,对小木匠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又忍不住地后怕——当初小木匠去找他麻烦的时候,他倘若是眼色差一点儿,估计现在已经是一摊血水了。

鲁班教啊,我滴妈呀,别人不知道,我难道不知道?

还好,还好……

王档头别看脸长得凶,但却是个妙人,有他在旁边逗趣劝酒,活跃气氛,这一顿酒吃得意犹未尽,宾客展颜。

月上中天,宴席才罢,几人下了楼,黄老七等人迎上来,搀扶住喝高了的程寒,而程寒还一把拉住小木匠,细嫩如女子一般的手握住小木匠因为长期劳作而略显粗糙的手掌,十指相扣,眉眼之间颇多妩媚,对小木匠说道:“甘兄,你随我去吧,我们一见如故,不舍分离,今晚我要与你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儿,小木匠心头有些慌张。

他先前还不觉得,此刻瞧见喝多了的程寒满面红霞,一双眼有如桃花,竟然透着一股妩媚劲儿,顿时感觉有点儿不太对。

他下意识地拒绝:“我吃饭的家伙什儿,还在王档头那儿,我先回去,改日再来拜访。”

程寒也是喝多了,又邀请了几回,结果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黄老七等人赶忙将他搀扶着,随后与小木匠告别。

小木匠酒喝得虽多,但人还是清醒的,没有如程寒一般,而王档头也是海量,并未醉去,走过来与小木匠相谈,邀他去自己那里落脚。

小木匠想着自己的木箱子,招呼那吃得肚儿圆的虎皮肥猫,跟着王档头离去。

回到五里店,王档头盛情相邀,小木匠便睡在了赌坊后面的小楼,不过他喝多了酒,却睡不着了,酒意浓烈,脑子里满是在酒楼里快意恩仇、恣意的场景,不由得想起,倘若在场的是屈孟虎,他又该如何处理?

这等的恣意热血,莫不就是江湖?

他越想越兴奋,随后觉得口干,起床来倒水,不过房间没有,他推门出去,却听到一声“喵呜”的叫唤,紧接着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那一下又快又疾,小木匠下意识地躲避了一下,却有一个黑影从走廊冲来,一把将他给压在地板上去。

小木匠这时酒醒了大半,开始拼命挣扎,然而那黑影力量奇大无比,而且手法厉害,将他控制得严严实实。

小木匠这才感觉到了江湖险恶,先前所有的豪情一扫而空,慌张喊道:“你是谁?”

那人将他压住,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别动。”

小木匠浑身一震,没有再动弹了,而是扭头瞧那人,发现这黑影并非别个,而是那天在程府阻止他与程寒相斗之人。

程寒叫他“小师叔”。

他有些懵,不明白为什么,开口问道:“为什么抓我?我与程寒是朋友……”

听到这话,那人面露悲恸,冷冷说道:“程寒死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十三章 程寒之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