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三十章 归属权

第三十章 归属权

前来此间,揭穿妙音法师骗局的人很多,但并不都是一拨的。

他们各有各的目的,方才汇聚于此。

茅山的李梦生和萧明远,以及另外几位道长,他们跟狗哥有点儿交情,故而他想要单挑,在情况不危急的情况下,都乐于瞧见,但尚正桐和那两位龙虎山的道长,却没有这个义务来配合他装逼。

毕竟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将妙音法师给生擒下来,即便不行,也得将他给留在这里,绝对不能让他逃了。

所以三人直接杀进了场中,朝着妙音法师发动了攻击。

狗哥此时此刻也是火力全开,就算那妙音法师有着诸如“罗汉金身”的手段,他也没有半分退让,双拳捏紧,就如同一打铁匠一样,咚咚咚,锤得震天响。

他正得意呢,旁边杀来几人,顿时就有些恼怒,大声喊道:“你们干啥?”

尚正桐不想得罪这位正在与妙音法师交手的汉子,当下也是说道:“此人十分狡猾,阴险狡诈,而且关系到几桩大案,正桐受命,务必将他拿下……”

狗哥说道:“我一个人就行。”

旁边那龙虎山的善铭道长手持一柄桃木剑,剑身有些焦黑,上面还带着隐隐风雷之声。

他一边挥剑,一边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这句话可惹恼了王二狗,长发飘飘的狗哥大怒:“我不是他对手,你是?”

那道长倒也没有托大地应承下来,而是说道:“我也不行,我们收到消息,此人在浅草是春日堂的时候,就是特等武僧的资质,选送上去的,后来在鬼武神社培训数年,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顶尖人物,我们不能有任何闪失,务必将此人擒下。”

王二狗往后一跃,哼声说道:“我与他们斗了这么多年,能不知道么?”

他与这几人配合并不默契,差点儿被另外一名道人给伤到,所以退了出来,而尚正桐等人没了狗哥的掺和,反而越发顺畅,如鱼得水起来。

台上四人腾挪跳跃,各施绝学,小木匠在不远处瞧着,不由得颇多感慨。

这几人,随便一个,在他眼中,都是顶厉害的人物,没想到中原之地,竟然有这么多的高手,着实是让人为之钦佩。

他瞧见场中状况稳定,这才转头,朝着别处瞧去。

他想要找到那福、吴半仙以及其他几人,却发现这边一通闹腾,会场差不多空了一小半人,而那福等人也不见了踪影,显然是瞧见事态不对,然后撤离了。

这结果也是难免的,毕竟这儿的场面如此大,而他们的人手又只有这些,想要控制全部,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一来并不确定跟着吴半仙的那个冷面男人是否就是张启明,二来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凭借着一己之力,从那福以及他身边那帮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将人给揪出来,然后干掉,报了师仇。

他更不可能要求萧明远、李梦生等人帮忙,所以在外面的时候,他已经想清楚了,先忙完眼前的事情,然后再去核实张启明的事儿。

毕竟他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吴半仙与前清复国社那帮人,是搅在一起了的。

当小木匠的目光从会场下方的人群中收回来时,跟前的战斗也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那妙音法师双手不断挥舞,却是结了一个印法,口中猛然喝了一声真言,紧接着宛如罗汉返世一般,朝着尚正桐陡然劈去。

尚正桐瞧见对方来势汹汹,仿佛倾尽全力,垂死一搏的架势,却也毫不畏惧。

他手中的长剑一抖,却是硬碰硬地上了去。

然而让众人为之错愕的,是预料中火星撞地球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尚正桐的那一剑,却是毫不费力地劈开了妙音法师,将他给一分为二,化作了两半去。

然而鲜血飞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那气势惊人的妙音法师却是化作了皮影一般的玩意儿,直接抖落在地。

与此同时,一阵烟雾腾然而起,将整个场间弄得一片白茫茫,完全瞧不见人影去。

尚正桐瞧见,生怕误伤,快步往后退开。

而在旁边掠阵的狗哥则大声喊道:“马勒戈壁,这是日本雾隐流忍术的地遁术,妈的,他要跑了……”

众人大惊,没想到那妙音法师看着仿佛是要拼命的架势,结果一转眼,人居然就要遁走了去,着实是让人惊掉眼球,而身处于一片白色浓雾之中的尚正桐也大声喊道:“各位,帮忙,别让人跑了,不然此人回头,又将祸害我中华……”

他的话音一落,从场间越出了七八人来,一看就知道跟尚正桐和龙虎山是一伙儿的。

这些人却是占住了出口和会场的边缘处,卡住位置,不让人撤离开去。

而前来参与此次法会的那些修行者,也有不少好事之人站了出来,准备过来帮忙;但也有一些人感觉到恐惧和害怕,开始纷纷往外面涌去,或者四处逃散,想要离开这么一个是非之地。

更有妙音法师的同党趁机喧哗,又或者出手制造混乱,甚至有人还挟持人质,想要在这混乱的会场中,获得逃离的机会……

如此一来,整个会场简直是乱成了一锅粥。

而就在这时,却听到有人高声喝道:“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一遍静心咒,能够安抚人心,而下一秒,那高声颂念的李梦生又喊道:“妙音已经伏法,众人不要慌乱!”

小木匠听到,也不管真假,也大声喊了起来:“妙音已经伏法……”

萧明远、狗哥以及茅山其余几名道士纷纷高声喊着,场面再一次陷入了缓和,而众人纷纷转头,朝着李梦生望去,却见本已借助“遁术”逃离的妙音法师,此刻居然被李梦生擒下。

那家伙一对膀子被卸了下来,脸给揍得鼻青脸肿,半跪在地上,被李梦生给踩着腿,满脸怨恨。

从烟雾之中退出来的尚正桐瞧见,兴奋地冲到了李梦生跟前来,确定正身之后,却是向李梦生抱拳拱手,激动地说道:“多谢茅山的道友仗义出手,多谢……”

李梦生则显得很是平静,指着周围混乱的场面说道:“还请尚兄将场面维护住,不要乱了阵脚,伤了无辜。”

尚正桐大笑,说道:“那是自然。”

他转身去招呼手下众人,那龙虎山的两位道长也出了手,场间局面已经朝着缓和的方向走去。

而这个时候,狗哥大笑着走了过来,冲着李梦生喊道:“大兄弟,哦,错了,李道长,众人皆醉我独醒,你这冷静的心境和眼光,当真是一流的,竟然能够识破那家伙的手段,将其生擒,着实厉害……”

萧明远也走了过来,然后提醒道:“小心他自杀。”

先前的梅五先生被擒住之后,无比凶狠地服毒自杀,一点儿机会都不给,而此刻这位妙音法师看着也像是个训练有素的角色,要是服了毒死去,着实是有些可惜。

李梦生摇头,说无妨,我检查过了的,他牙槽里没有毒丸。

狗哥这时却从旁边捡起了一把匕首来,冷冷说道:“他不自杀,我来——哼,这帮狗日的,杀了我许多兄弟,今日老子就要帮他们报仇雪恨了……”

他握着匕首,杀气腾腾,显然是恨透了这帮东洋人,然而当他将手高高举起来的时候,却被人给握住了手腕。

出手阻止他的人,却是那位浙东尚家的尚正桐尚公子。

狗哥手腕被擒,使劲儿一动,发现对方是用了狠力,不让他动弹,忍不住恼了:“怎么着,小白脸,你是打算救这小日本子呢?”

尚正桐并没有被骂“小白脸”而生气,他看着满脸狰狞的狗哥,平和地说道:“此人有罪,但既然已经没有了反抗力,就不能擅杀……”

狗哥听了,忍不住冷笑着说道:“怎么,在这乱世,你还挺讲王法的呗?”

尚正桐一脸肃穆地说道:“对,若是人人都讲王法,讲规矩,那么咱们国家,也将不再混乱,百姓们也能够安居乐业,得享太平……”

狗哥冷哼一声,说道:“你简直是读书读傻了。”

他说完,却也没有再嚷嚷着要杀了妙音法师,而是猛然一甩手,与尚正桐拉开了距离来。

尚正桐瞧见狗哥不再乱来,于是转过身去,朝着李梦生拱手,随后说道:“李道长,茅山虽不出世,罕有在山下行走,但向来都是名门正派,让人佩服。现如今这位木下久卫门落网,但他们到底有何计划,以及还有什么同党,勾结了什么人……诸如此类的许多问题,还需要继续了解和跟进,另外此人还有要案在身,希望您能够将他交给我,我来负责后续之事,如何?”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三十章 归属权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