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三十九章 鲁班教的旁门左道

第三十九章 鲁班教的旁门左道

暗屋院子外面,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带着十来个气势汹汹的家伙往这儿跑来。

这时院子里也有枪声响了起来。

如果小木匠院门口的话,定然会发现,那个家伙,便是先前去追江老二那一帮人的金家高手。

此人的身份显然极高,就连金六爷对他也十分客气,此刻他带着人冲进来,一边跑,一边发号施令道“六爷当真神机妙算,小的们,赶紧把院子给我堵起来,谁要是掉了链子,我唯你们是问……”

说话间,已经有好几人跃上了墙头,占领制高点,将整个院子都给围住。

而随后,那灰发老者又对身旁几个黑脸光头说道“几位大师,麻烦诸位了,如果对方是高手,还请帮忙援手。”

那领头的黑巫僧,正是先前的平智上师。

此人先前的慈祥与和善已然消失殆尽,脸上浮现出了残忍的笑容来,冷冷笑道“那是自然。哼,敢动我师兄的东西,当真是活腻味了……”

一帮人冲进了院子,里面也有几人拿着枪在守着,瞧见他们,赶忙施礼。

灰发老者急匆匆地问道“人呢?还在里面么?”

有一个守卫走上前来,拱手说道“警报一响,我们赶紧堵住了,那窗户开了几扇,我们朝里面打枪,然后里面就没动静了。“

灰发老者问“有看到人出来么?”

几人支吾,被瞪了一眼之后,先前那人赶忙说道“应该没有。”

灰发老者将手举了起来,旁边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立刻来到了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随后猛然一脚踹出,人也跟着冲进了屋子里去。

紧接着,其余的人也一下子冲了进去。

气势汹汹。

但让这帮人傻眼的,是那屋子里除了一个昏迷倒地的守卫,和那门被打开了的木笼子之外,什么也没有。

逃了?

灰发老者已经将屋子里的灯光给打开,在明亮的屋子里,他黑着脸扫量周遭,随后眼睛落到了旁边一木柜之上去。

他打了一个手势,最先冲进来的那汉子立刻明了,走到了木柜跟前。

他摸到了某处机关,木柜移开,却是露出了一条往下的台阶来,而其余人也在屋子里翻找着,找遍了有可能藏人的地方。

好几人随着那汉子下了地窖,而别的人,则出了屋子,在外面找寻。

有人将那昏迷的守卫拖了出去。

暗屋下方的地窖并不算大,那汉子下去搜寻一番之后,走了上来,跟灰发老者汇报“关总,下面没有。”

这时去院子里搜寻的人也赶了过来,摇头,说“没见到人。”

灰发老者回过头来,看着刚才与他对话的看守头子,冷冷说道“那人到底走了没有?”

看守头子感受到了他眼中的寒光,吓得浑身发抖,仿佛哭一般地说道“那警示一响起来,我们就反应过来了,瞧见好几个窗口被打开了,但没有瞧见有人出来,而很快关总你们就赶到了,按道理讲,那人应该还在屋子里啊?”

灰发老者走上前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警示发起之前,你们在干嘛?”

看守头子低下了头,不说话,但吓得浑身的牙齿都在颤抖。

很显然,先前的时候,他们却是迷瞪了一会儿。

灰发老者瞧见他的表情,也知晓这家伙的信息未必可靠,当下也是将他往地上猛然一推,随后冷冷说道“我管不了你们这帮人,回头让王涛来收拾你吧……”

说罢,他回过头来,对旁边几位高手说道“各位,劳烦了,那人跑不了多远,将金府封住,他绝对出不去的。”

众人轰然应喏,随后好几人离开,而剩下那几个黑巫僧,则左右打量着,仿佛发现了一些什么。

灰发老者朝着那平智上师拱手,说道“上师,你放心,东西肯定丢不了的,就算是挖地三尺,我们也一定会将那小畜生给找回来。”

平智上师的脸上无喜无悲,平静地说道“对于金府的能力,我还是认可的,相信你们不会让我空手而归。”

他站在门口,打量着房间,甚至还吸了吸气,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院子里又传来了动静,紧接着听到有人喊道“六爷……”

原来是金六爷来了。

这位掌握着巨大权力的男人到场之后,整个院子里原本一片混乱喧嚣的场面立刻停了下来,金六爷听完灰发老者汇报完毕之后,点头说道“老关,你布置得挺好的,接下来的事情,由你来指挥吧。”

灰发老者一脸严肃地拱手说道“好。”

金六爷提醒一句“记得派个人,去那个甘十三的屋子里瞧一眼——我总感觉那小子有些不太对劲。”

灰发老者点头,说知道,立刻叫人去。

他带人离去,而金六爷回头,看了一眼匆匆赶到的王涛,淡然说道“这边的布置,我们先前的时候就谈过了,做了计划,也让你通知下来了,结果还是如此,你回头给我一个交代吧。”

说完这话儿,金六爷却是带着人转身离去。

他这边一走,王涛便阴着脸走到了几个守卫跟前来,简单聊了两句,突然间,他竟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小弯刀,直接捅进了那个护卫头子的胸口去。

那护卫头子先前还十分忐忑,害怕王涛责罚呢,小心应承着,瞧见对方脸上没有那么紧绷,似乎还有笑容,顿时就轻松了一些。

没想到王涛在瞬间翻脸,直接痛下杀手,让他完全没有想到。

他心脏位置中了刀,直接一口气没上来就死了,而旁边几人也吓得够呛,纷纷往后面退去。

王涛谈笑间杀人,却没有半分情绪变化,将那守卫头子给放倒在地之后,避开鲜血喷溅地拔出了刀,还将刀的两面在死者的衣服上擦拭一番,这才慢声说道“罗小黑自知罪孽深重,难以承担,畏罪自杀了,至于你们几个,这两天憋足了劲儿找吧——若是能找到,你们回头自断一根手指交上来,这事儿就算了;如果找不到,知道什么下场么?”

那几人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却不敢多作言语,只是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说晓得,晓得。

王涛冷冷喝道“既然知道,还不赶紧去找人?”

那几名护卫赶忙离开,而王涛则挥手,让手下的人过来处理地上的尸体。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几个黑巫僧这才离开了院子。

当众人都撤离了此处,院子里就剩下两个例行的守卫时,东厢房那儿,却是传来了动静。

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窗边,往外望去,随后又回到了角落处蹲着。

这个人,却正是众人都在找寻的贼。

也就是小木匠。

有人可能会问了,这不胡扯么——刚才人来人往,恨不得将地皮都给掀开了,都没有瞧见人,他甘墨,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嘿,您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是太好了。

从修行和对敌来讲,鲁班教的诸多手段,着实是弱鸡得很,也难怪名门正派从来都看不起这帮穷苦匠人出身的家伙,觉得是旁门左道,成不了大器。

但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说,鲁班教的手段和术法,却十分有用,即便鲁班教都成为了历史尘埃,但许多术法,都还在民间流传着。

比如鲁班秘术藏身咒。

当明白这儿是敌人故意弄出来的陷阱时,小木匠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凭借着自己的修为,强行冲出去,而是这等手段。

所以他在极快的时间里,将顾白果从笼中救出来之后,又将屋子里的窗户全部打开,造成逃逸的假象

回头他却施展出了藏身咒,将自己和顾白果藏在了角落里来。

刚才的时候,他全程在场,瞧见了一切,也知晓如果自己真的强行冲出去的话,只怕是凶多吉少。

而当那个什么平智上人眯着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好在那家伙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深究。

毕竟这儿不是他们的地盘。

而此刻,等人都走光了,小木匠也没有立刻行动。

他能够走到今天,凭借的,并不仅仅只有那蛮力,更多的,靠的是自己的脑子,以及小人物的谨慎。

多看、多想、多等待,这是他从小就培养出来的品质。

这个跟做木雕,是一个道理。

换一个思路想一想,现如今金府恼怒不已,已经集中了全部的人手,全力追查,到处都是风声鹤唳。

这个时候想要冲出金府,简直是痴心妄想。

而且现如今那帮人显然已经查出自己便是偷邪祟的贼人了,他之前想要原路返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计划,已经破灭了。

现在到处晃悠的危险太大,还不如待在这个地方。

不过一直在此处逗留,也是坐以待毙,得想一想办法才行。

小木匠想了想,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而他的担心是对的,在一刻钟之后,暗屋这边又有了动静,却是那个平智上人,拿着一样东西,折返了回来。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三十九章 鲁班教的旁门左道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