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八章 施家兄妹

第八章 施家兄妹

小木匠转过头来,瞧见叫住自己的,却是先前过来帮忙的那对男女。

他看得出来,这两人,应该也是练家子,如果他们出手的话,刚才偷东西的那贼人,必定也是跑不了的。

只不过他出手,快了几分。

小木匠站在原地,瞧着这两人,却见那国字脸男子走上前来,与小木匠拱手行礼,随后说道:“在下施庆生,这是我妹妹施庆玲,刚才瞧见兄弟你的身手很是不错,所以冒昧与您打个招呼,交个朋友……”

小木匠瞧见那人眼神清澈,笑容真诚,也礼貌地拱手回礼:“客气了,在下屈十三。”

虽说相隔千里,他的名声未必传到这东北之地来,但小木匠还是习惯性地用上了假名——至于之前的常用假名“屈虎逼”,实在是因为太过于粗俗,解释起来着实疲累,所以就弃了。

那人听了,眉头一扬,笑着说道:“我刚才听满叔说你是刚刚到奉天,想要找一份活计的?”

小木匠听他这般说,知晓是本地人,所以接着话茬说道:“嗯,对。”

那施庆生热情地说道:“若是如此,我倒是可以帮忙介绍的。对了,屈兄弟你吃饭没?不如咱们一起吃个饭,边吃边聊吧?”

小木匠没想到自己随口胡诌,却惹上了这等麻烦,直接拒绝也不是很好,当下也是委婉地表达道:“我还有一个妹子,人在旅馆里。”

那留着一头油亮亮大辫子的少女施庆玲一听,立刻就笑了,说道:“那便去叫她过来啊,一起呗。”

小木匠有些为难地说道:“她身体有点儿不太舒服。”

施庆玲当下立刻接茬:“是么,身体不舒服?正好我父亲是谷春堂的郎中,医术不错,而且我和我哥都懂一些,可以帮忙看一看……”

话都说到这里了,小木匠再去推诿,难免有些留于痕迹。

在不确定对方到底有着什么想法之前,小木匠也不想过于生硬,当下也是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随后他回到了旅馆,叫上了顾白果。

这会儿顾白果已经比先前发作好了许多,但脸色还是有些惨白,瞧见这施家兄妹过来,也有些意外,看着小木匠。

小木匠上前,与顾白果解释一番,随后又给双方做了介绍。

去旅馆的路上,施庆生、施庆玲与小木匠已经聊过了,一聊才知道这施家是中药世家,他父亲施秉文是奉天老字号医馆谷春堂的首席医师,而施庆生虽说自小受到家风熏陶,但并没有子承父业,而是拜了个师父,练了一身好拳脚,现如今在奉天脚夫行会首脑董望天的手下做事,最喜欢的就是结交江湖好汉……

至于施庆玲呢,则是东北大学的学生,只不过现如今歇课了,就留在了家中。

原来是个女大学生……

小木匠对那长相清秀,性格大大咧咧的东北大妞儿,不由得肃然起敬。

他自小就跟着鲁大走南闯北,没什么条件,虽说也识得字,学了些手艺,但书读得不多,所以对于文化人,有着许多的敬意。

施庆生这一路上与小木匠聊得也还算不错,瞧见他谈吐和气度皆是不凡,更是起了结交之心,没曾想小木匠这妹子更是长得极为漂亮,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气质,就好像是画片上的人儿一样,顿时就愣了一下,有些慌乱。

好在施庆玲是个自来熟的性子,与顾白果热情招呼起来。

顾白果甜甜地笑着,却不答话,施庆玲有些惊讶,而小木匠则解释道:“她这儿有些不太方便……”

他指着自己的喉咙,施家兄妹一听,顿时就明了,脸上都现出了惋惜的神情来,而施庆玲则问道:“那她能够听得懂我们说话么?”

小木匠本想解释一番,但感觉这里面颇多曲折,也懒得去说太多,便简单说道:“听得懂,她是后天的。”

施家兄妹听了,很是惋惜,不过对顾白果又多了几分热情。

他们领着小木匠两人来到了附近一处还算不错的小院子来,这儿却正是施家,回来之后,屋里有个老妇人,却是他们的母亲。

施庆玲给双方介绍之后,过去撒娇,让母亲做点儿好吃的来,招待客人。

那老妇人听了,当面没有说什么,跟着施庆玲进了厨房,却低声嘀咕道:“你哥又带了什么狐朋狗友来?到时候你爹回来了,要是生起气来,指不定又要吵架……”

施庆玲赶忙与母亲解释,说起了与小木匠相识的经过。

那老妇人听说之后,却是点头说道:“嗯,如此说来,倒是两个好孩子——对对,让你哥多跟这样的人结交一些,别总是去跟那些狐朋狗友鬼混……”

她喜滋滋地厨房张罗了,施庆玲则去泡了茶过来,端给了坐在院子里聊天的几人。

施庆生与小木匠聊着天,顾白果坐得不自在,便起了身来,要与施庆玲一起去厨房帮忙,施家兄妹都拦着不让,但顾白果却很坚持,施庆玲瞧见,喜滋滋地拉着顾白果走了。

在院子里,施庆生与小木匠盘着道,小木匠江湖经验多,与施庆生这样的聊着,倒也不会特别累。

关于自己的来历,他随便说了一些由头,便算是应付过了。

随后他又与施庆生聊起了奉天城这边的情况来,那施庆生也不隐瞒,有什么说什么,倒是给小木匠说了许多信息。

而且小木匠惊奇地发现,这位施庆生当真是个喜欢结交朋友的人,所以他与戒色大师,居然也认识。

两人关系还不错。

施庆生对戒色大师这人很是推崇,瞧见小木匠感兴趣,便聊起了他与戒色大师认识的经过。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什么,主要是一个裁缝匠,与他们脚夫行会里面的小头目有矛盾,而且闹得很大,那人是极乐寺的信徒,走投无路之下,求助极乐寺,却没有得到回应,心灰意冷之下,想要干些蠢事,被戒色大师给救了下来,随后帮着他过来,与那小头目沟通,寻求化解之道。

那小头目是脚夫行会的干将打手,脾气很暴躁的那种,自然不会理睬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野和尚。

所以双方还起了冲突,而这个时候施庆生正好在,过去了解了一番,与戒色大师盘了道,结果发现这位大师,却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施庆生当下也是出面,帮忙压住了那小头目,化解了这场恩怨。

而他与戒色大师也算是认识了,还有了交往,后来一来二去,双方也就成了朋友熟人。

大概如此。

施庆生告诉小木匠,说那位笑起来像弥勒佛一样的戒色大和尚,平日里笑容满面,看着好像没啥脾气,但他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和尚恐怕是个顶厉害的高手。

只不过人家已经修行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所以才没有锋芒显露出来而已。

正因如此,所以他对戒色大师十分尊敬,碰到那位大师有事,他也尽可能地帮忙,招呼周全。

小木匠听他说完,便聊起了自己来。

他说他来奉天,除了找份活计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身有隐疾,有熟人说那位大和尚能够帮忙,所以就过来了,没先到到了极乐寺,那儿却出了事……

小木匠将他瞧见的跟施庆生说了出来,那国字脸老兄听了,有些惊讶,因为他并没有收到消息。

不过他听完之后,当下也是热情地说道:“没事的,这样吧,我也帮你寻摸一下,若是有大师的消息,我回头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小木匠赶忙拱手,说如此多谢了。

有着顾白果和施庆玲帮忙,饭很快就弄好了,施庆玲还去巷子门口打了酒来,小木匠坐上桌,瞧见主菜是一盆鲶鱼炖茄子,拿陶盆装着的,占了大半个桌子,旁边配了个酸菜炖血肠,还有几个小菜,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一开始的时候,有着施家兄妹的母亲在,大家都规规矩矩的。

好在那老妇人胃口浅,吃了一小碗饭就回房间了,施庆生便倒了酒,喝将起来。

旁边的施庆玲虽说是个女大学生,但也豪气得不行,端着大碗倒酒,与小木匠碰杯,瞧那劝酒的劲儿,颇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

这是标准的东北虎妞。

小木匠这一路过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人都免不得老成许多,此刻遇上施家兄妹这般投缘的,人也变得豪爽许多,推杯换盏,好不推脱。

顾白果到底还是有些担忧,所以推说身体有恙,便没怎么喝。

几人喝酒吃鱼,加上聊天,十分投缘,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中间顾白果还陪着施庆玲去巷子口沽了两回酒,一直到天黑的时候,施家兄妹的父亲施医师回来,大家都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

施秉文是个严肃的老头子,瞧见这场面,自然是不喜的,不过随后听到解释之后,当下也是改变了看法,还与小木匠喝了杯酒。

小木匠瞧见人家家长回来了,也没有再待着,拱手告辞。

他与顾白果回到旅馆住下,因为喝了酒,格外好睡,这一觉睡到了天亮,结果大清早,那施庆生却过来敲门了。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八章 施家兄妹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