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六十二章 乱

第六十二章 乱

小木匠不再说话,这让兴致勃勃、满腹话语要讲的审判有点儿憋到了。

他打量着一脸淡然的小木匠,很是惊讶地问道:“喂,你不是还有事情要问么?赶紧说啊,我都可以给你解答的……”

小木匠摇头,说:“不问了。”

审判别看长得人高马大,而且一脸阴森凶狠,但人却还是挺有童趣的,一脸无奈地说道:“为什么?你难道不好奇我的计划,你知道它到底有多么伟大么?为了这一刻,我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的苦难与白眼,而它将会成为未来无数人都为之传颂的神迹……“

这家伙叨叨地说着,而小木匠则显得很平静,等到对方说到最后的时候,他却是开口问了一句:“说了这么多,你会放过我么?”

审判被这话儿给噎住了,半天之后,一脸懊恼地说道:“参与如此伟大的一场祭祀,你难道没有感受到一点儿荣幸与快乐么?”

小木匠问:“一份美味的牛排,人人称赞为世间美味,但你觉得,牛会觉得高兴么?”

审判听到,沉默了一会儿,不屑地说道:“你真的是个无趣的家伙。”

听到对方给自己的评价,小木匠低下了头去。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有点儿想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的心中默默想着:“我到底有趣,还是无趣,到时候你应该就会知晓了……”

审判在小木匠这儿得不到满足的快乐,于是没有再理会这个引颈受戮的祭品,而是走到了水塔顶端的边缘处来,认真地打量着下方主楼处。

他瞧见日本人已经陆陆续续进了莫比乌斯星阵,里面有惨叫声,或者轰鸣声传了出来,另外那窗户破裂,里面刀光剑影,动静着实是有一些激烈。

对于这样的场面,审判很是满意,毕竟光凭着他手下的十一名黑执事,以及远东分会的这些人,未必能够拖得住地下的那个家伙。

事实上,对于地底的那个家伙,也就是中国人口中的阵王,审判的内心中,其实一直都是很忌惮的。

一个中国人,却能够理解他们的星阵,甚至在命运之轮主持的情况下,都能直接篡夺了莫比乌斯星阵的掌控权……

这样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家伙,如果有可能,在获得圣灵力量加持之前的审判,是绝对不愿意与其正面交锋的。

他甚至会选择远远地避开去,免得跟这家伙提前发生冲突。

但问题在于,他之前所做的计划,一直都是围绕着这星阵展开的。

只有这儿,才能够最大可能地吸引圣灵的注意。

至于别处地方,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他之前数次与命运之轮争吵,但又屡屡过来与其交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获得命运之轮的帮助,在此完成最后祭祀。

对于圣灵,审判从接触之后,就一直都在研究。

审判认为,它们曾经是远古时代的统治者,在人类出现之前的时间点,它们就已经支配了整个世界,不过到了后来之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它们或者沉眠,或者被某种力量禁锢于某处,或者离开了此刻的维度……

这些曾经的伟大存在拥有着恐怖的力量,以及神一般的精神意志,人类对于它们而言,就如同蝼蚁一般。

所以它们是不分善恶,或者别的情绪,毕竟人类对于蝼蚁而言,也是一样的态度。

当然,有一部分圣灵会在漫长而无聊的岁月之中,尝试着找寻一些乐趣。

就如同人类去逗弄地上的蚂蚁一般。

所以会有圣灵介入人类的生活,它们通过附体、梦中低语或者别的手段干涉,当然如果人类掌握了一定的规律,也能够吸引到它们的注意力,从而获得关注,甚至能够继承它们伟大的力量。

这种规律是漫长岁月中接触到这一部分存在的人们,陆续总结出来的,有的看着无比荒诞,人也无法理解,但却有着相当不错的效果。

就如同人们很难发现草丛中的单个蚂蚁,但如果蚂蚁们能够在地上排列处你的名字来,就会让你驻足于此。

审判知晓自己在做的,便是这样的事情。

他研究了一辈子,而现如今,就是证实他研究成果的时候了。

一想到这里,审判就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兴奋,他浑身都在发抖,血液快速流通着,同时也能够感受得到某种力量在不知名处聚集着,这时他之前的铺垫已经有了成效,现如今就等着时机合适,完成仪式的最后一步,就如同蚂蚁将那位“大人”的秘名摆出来,让它知晓一般……

而这些,得有大量的生灵逝去,帮他开启那一份通道,让他最终能够通过祭祀的力量,将这一份场景,投射到更高的维度里面去……

审判双手抓着护栏,俯瞰下方,感觉自己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

这种感觉,很好。

以后的人生里,他也希望能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来了,来了……

随着主楼那儿的动静越闹越大,审判感觉到他为之期待的力量,开始不断的积蓄着,在他之前的布置下,导引到了自己这一边来。

这些死去的亡魂,有的是日本人,也有的是自己的手下……

他最为得力的十一个黑执事,已经在这场战斗之中,失去了性命。

这些人的生死,都通过如安东尼自爆一般的手段,掌握在审判的手中,所以对于这些人的活着还是死去,审判都是知晓的。

然而即便如此,审判的心中也是没有任何的波动。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只要自己能够获得圣灵的力量,那么他失去的一切,都将会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这些都是值得的。

逝去的生命很快,似乎已经抵达了临界值,而就在这个时候,审判突然间感觉到水塔的塔楼下方,传来了一些古怪的动静。

是谁?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下去了,水塔这儿,有且只有他一个人在,加上“卢卡斯”,也就是两个。

这个时候,水塔下方的楼梯间里,却有动静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审判的心中突然间浮现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来,随后他三两步走到了楼道口,朝着下方望了一眼,却感觉到一股劲风朝着面门陡然扑了过来。

审判的身子往后一仰,避开了这一下,随后往后退了两步,来到了小木匠身前。

而这个时候,那股劲风在半空中倏然凝聚,却是化作了一个人影。

当审判朝着那人打量过去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家伙不是旁人,正是日本人的领头者。

松本菊次郎。

就在自己的手下扑进了主楼之中,在里面打生打死的时候,这位日本人的领军人物,却是出现在了这水塔顶端,并且把审判给抓了一个正着。

谁也不知道松本菊次郎是怎么发现这儿的不对,并且及时赶到,要知道,审判已经是做过无数准备,按照道理来讲,这是绝无可能的。

但松本菊次郎却偏偏出现在了这里。

所以讲,在这个世界上,谁也别把谁当傻瓜。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可是你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是螳螂,还是黄雀?

突然出现的松本让审判大吃了一惊,他是塔罗会远东分会的首脑,能够担当这职务,并且还筹谋祭祀圣灵如此大业的,自然不是简单人物,眼光也是十分刁钻的,所以也晓得这个脸上有疤的日本人,到底有多厉害。

即便这儿是他的主场,他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战胜对方。

既然如此……

审判心念一转,却是对着悬浮于半空之中的松本菊次郎做了一个手势,大声喊道:“先别动手,有话好说……”

啪!

松本菊次郎双足落地,阴沉着脸的他冷冷地盯着审判,以及他身后那个被绑得结实的小木匠,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想要说什么?”

两个外国人,入乡随俗,说的却全部都是中文。

审判指着身后的小木匠说道:“我知道,你们日本人与他有仇,想要杀死他,为你们死去的同伴报仇——嘿,兄弟,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这样,想让我处理他,一会儿我这边完事了,便将他交给你,任由你处置,如何?”

松本菊次郎眯眼盯了审判一会儿,说道:“可以,不过你先把我的人都给放出来先……”

审判赶忙推脱:“不不不,想必你也知道,现在下面掌控局面的,并不是我的人,我们也是受害者,那里与我无关,知道么?”

他尝试着与松本菊次郎好好解释,然而对方却出人意料地点头,说道:“好,你赶紧。”

审判有些忧虑地看了对方一眼,虽然感觉时机未到,但这会儿已经有些来不及了,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将那根镶嵌着红宝石的法杖扬起。

他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念诵着引导咒文,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不对,下意识地想要往旁边躲开,却避之不及,腰间中了一脚,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去。

砰……

审判落到了水塔顶端的边缘,差点儿摔下去,腹部疼得厉害,仿佛肠子都打了结。

他单手支撑着,然后冲着偷袭他的松本菊次郎喊道:“你干嘛?”

那个出手偷袭的日本大佬冷笑着说道:“审判,你以为你们塔罗会这些天来搞得这些小动作,我们不知道么?”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六十二章 乱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