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六十三章 火焰中的“狮子”

第六十三章 火焰中的“狮子”

三军未动,情报先行。

这八个字,基本上可以用来说明日本人的行动策略,这帮人对于情报工作的态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疯狂,所以松本菊次郎知晓面前的这个大高个儿洋人是审判,以及他此刻所从事的计划,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只不过,他居然选择在审判作法祭祀的时候突然间出手,就着实是有一些让人意外了。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然而旁人不知晓,审判的心里却是明明白白的。

很显然,自己心里面藏着的那一丝丝杀意,被松本菊次郎这个家伙给察觉出来了。

别看他刚才与松本菊次郎商量的时候恭恭敬敬,表现得很是开明的样子,但实际上,对于这个突然间杀入场中的搅局者,审判的心中是怀揣着大恨的。

这个家伙的出现,使得他的计划,很有可能功败垂成。

一想到这个可能,审判活剐了对方的心思都有。

正因如此,所以审判才会想着等事成之后,一定要让这个日本人好看。

当然,他也是城府极深之人,这心思只是藏在内心最深处,除了最开始之外,其余时间都很好地隐藏了起来。

但松本菊次郎是何等人物?

半神之徒。

人家能够走到今天,被大本营派遣来上海滩主持大局,凭借的,可不仅仅只是修为而已。

所以他十分机敏地把握到了审判的杀气,在对方分神持咒的一瞬间,立刻就动了手,一脚飞出,直接将审判给踹得差点儿跌落水塔了去。

而现如今,双方撕破脸皮,就完全没有了任何的缓冲。

审判知晓自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法杖猛然一挥,那水塔之下的法阵突然间就亮了起来,无数波纹浮动,一瞬间就汇聚于塔顶之上,最后灌输到了他审判的身体里去。

原本火辣辣的腰间,顿时就变得清凉,而他本人,也被那股力量给直接烘托着,悬空浮立。

他刚才之所以与松本菊次郎求和,并非是怕了对方。

他只是觉得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对方,可能会对自己的计划有影响而已,并非真的怕了这日本人。

半神凉宫御的弟子,这名头固然响亮,但他审判又岂是好惹的?

日本人瞧不起中国人,无论是国势、国运、国力,还是民族凝聚力,又或者是修行者这一块,都是如此,但洋人又何曾不是一样看待同属于东方的日本呢?

七八十年前,黑船事件叩开了日本国门,在洋人的眼里,日本人又何尝不是一帮上蹿下跳的猴子?

尽管日本人喊了半个世纪的脱亚入欧,但终究掩饰不住他们此刻的人种。

在当今之世,终究还是秉持着一个真理。

那便是“白人至上”。

唯有白人,才是这个世间的主宰……

骨子里有着强烈“大白人主义”的审判,他身子悬浮于水塔顶端的一丈之上,随后手中的法杖一挥,却有一股极为明亮的光芒,陡然间落到了朝着他猛然冲来的松本菊次郎身上,让他没办法寸进一步。

而与此同时,被“卢卡斯”那软绳怪物捆绑住的小木匠,也在这光芒之中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蓝色的烈焰在一瞬间吞没了他的全身,与他一起的,还有他身边周围的那五样祭品。

道格拉斯雷山羊。

朗戈朗戈兔。

埃及木乃伊黑猫。

西方龙肋骨。

白泽之肉。

这些背后蕴含着各种神话、传说和秘典的物品,与小木匠同时被点燃了来,它们身上,各自焕发出一种极致颜色,却分别是青、赤、黄、白、黑。

这五色竟然与中国五行里的“金、木、水、火、土”相对应,又代表着忧愁、惊恐、喜庆、哭泣、疾病五种情绪……

祭祀开启了,无数复杂的联系在火焰之中不断构建,变成了缜密而又古怪的逻辑关联来,随着下方的死气凝聚,以及审判之前操办的种种计划,最终勾连到了一起来,却是化作一种螺旋涌动的光芒,直冲云霄之上,然后消失于某一处虚空之中。

这光芒宛如某种路标,在万千世界之中,形成了明亮的灯塔……

瞧见这景象,审判的双目一片赤红,陷入了狂热之中。

墨比托索,我伟大的神王,你听到我呼唤您的秘名了么?你感受到我对您的召唤了么?我是您行走于这世间的信徒,我是您的子民,是您最忠诚的仆人……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您的意志,行于这地上,如同天空和云层之上一般……

出来吧,出来吧……

陷入极致狂热的审判,手中的法杖挥了又挥,上面的红宝石光芒璀璨,宛如灯泡一般,灼热的火焰越发浓烈,使得小木匠以及另外五种“增幅物”一起,汇聚成了一道不断流转的六芒星。

身处其间的小木匠,因为身后的“卢卡斯”,完全无法动弹,只有任由这火焰炙烤,连动弹一下都不行。

但身处其间的另外一人,却是在审判全身心投入献祭的过程中,获得了暂时的自由。

那便是松本菊次郎。

他的双目,先是看了一会儿小木匠,随后又看向了半空之中的审判。

他知晓自己出手的机会只有一次。

要么就是帝国的心腹大患甘十三,要么就是头顶上的审判詹姆斯。

几秒钟之后,松本菊次郎果断选择了出手。

他出手的对象,却是审判。

甘十三宛如案板上的肥肉,随时都可以宰杀,但审判却不一样。

如果他真的通过所谓的“祭祀”,获得了某种神奇的力量,那么接下来倒霉的那个人,将会是他。

而以对方的行事风格来看,只要是对方得了势,不光是他,就连下方的那帮同伴,估计都逃脱不了此人的制裁……

所以如何选择,松本菊次郎还是十分清楚的。

他的目的明确,动手的一瞬间,人便已经冲到了审判的身边来,随后不等对方有任何的反应,直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看上去十分古朴的肋差短刀,然后腾身一跃,朝着半空中陡然斩去。

菊一文字,奥义,鱼跃……

松本菊次郎的这一刀,很难用太多的语言去形容。

这一刀的奥义,乃他师父半神凉宫御在抵达当今的境界时,参透了世间至理,最终参悟出来的。

它是日本剑道武术流派最终总结出来的七刀之一(日本国内,剑道与刀法,其实都是一种),无论是何等手段和流派,都包含在了这七刀之中。

鱼跃。

松本菊次郎的这一刀,动作迅速,力量巅峰,角度诡异,特别是挥刀的那一下,整个空间都为之震动。

天地至理,玄之又玄,审判对于东方的修行手段所知有限,并不是很了解,但对于松本菊次郎此刻的威胁,感受却是非常强烈的。

面对着这一刀,他不得不将注意力,从小木匠那边转移了过来。

在此之前,他对小木匠那边的状态,还是心存疑惑的。

不过松本菊次郎陡然袭来,让他实在是没办法顾及太多,当下也是借助着六芒星法阵之力,以及之前的布置,陡然拔高数分,随后法杖一挥,那水塔的塔楼之上,居然浮现出了四个石头垒砌的人形怪物来,每一个都有两米多高。

最前面的一个,却是猛然一跃,将松本菊次郎给直接抱住了去。

然而眼看着松本菊次郎就要被这石头人压住,却听到一声撕裂的响声,那巨大的傀儡却是从右肩到左腹,出现了一道裂痕。

下一秒,这裂痕扩散,此物却是直接垮塌下来,化作碎石无数。

如此厉害的石头傀儡,却只能怪抵挡住松本菊次郎的一刀。

审判感受到了这个日本人的刀法有多么犀利,心中越发着急,他抬头望向了天空,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做到了,为什么圣灵还是没有降临?

难道是因为……

祭品?

他低下头来,瞧见最后一位祭品全身都是火焰,但脸上却没有半分的痛苦和恐惧,而是很平静地站在原地。

火焰在他身上欢快的跳跃着,但那又如何?

他若是不痛苦,又不心怀着恐惧,没有了这些浓烈的负面情绪,圣灵又如何能够关注到此处呢?

毕竟他想要召唤的圣灵墨比托索,在秘典里的称呼,可是叫做痛苦与恐惧之神。

这家伙,到死了,都没有一点儿恐惧么?

或许,是给予的威胁不够吧?

审判一边指挥着石头傀儡去攻击松本菊次郎,将这日本人拦住,一边将手中的法杖猛挥向了小木匠。

法杖顶端的红宝石越来越明亮,到了最后,却是直接破碎了去,光芒陡然落到了那家伙身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审判突然间感觉到“卢卡斯”那儿,传来一阵恐惧。

下一秒,他吓得双目都差点儿掉了出来。

那个祭品,突然间变了。

他……啊,不,它突然间变成了一头宛如烈火狮子一般的存在……

我的天?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六十三章 火焰中的“狮子”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