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五章 徐青山

第五章 徐青山

小木匠心中的难受,被顾白果调皮可爱的话语给短暂舒缓,但心中那颗疑虑的种子,却还是忍不住地生根发了芽。

他很难相信,他视之如兄长一般的沈老总会害他。

就算是为了龙脉之气,但沈老总想必也从屈孟虎的口中得知了他此刻的情况,晓得他身上那三分之一的龙脉之气,早就已经散尽了去,此刻就算是将他给拿捏住,也没有办法得到一丝一缕的气息……

但李梦生很显然是知晓这些事儿的,却还是郑重其事地提醒了他。

这说明什么?

李梦生还是觉得,沈老总会害他?

又或者说,李梦生因为沈老总与自己师兄虚清真人之间的决斗,而怕小木匠站错了队,故而才会这般“挑拨离间”?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小木匠所不能接受的。

但理智告诉他,李梦生的话语是有可能的。

毕竟像沈老总那般的人物,可是绝对的政治人物,理智绝对是能够战胜情感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从无到有,直接拉起这么大的摊子来呢?

然而每当小木匠回想起那年那月的那一顿酒,都还是有些心存侥幸……

接下来的时间,小木匠的心情有些低沉。

梁先生与林小姐两人,刚刚见过了一场与他们生活截然无关的江湖私斗,甚至还见过那等邪祟,以及李梦生的惊人道法,怀里还揣着李道子送的符箓,正是心情激荡难平之时,当下也是就在石榴花宝塔附近找了一家旅社住下,次日又马不停蹄地在石榴花宝塔去勘探绘测。

而这些事情,则都有顾白果陪着,小木匠则没有跟着过去看。

到了第三日,梁林基本上弄完了,找到了小木匠,与他告别。

他们得回北平去了。

这是早就商量过的事情,而梁林两人其实还邀请过小木匠,想请他一起去北平,可以做一些古建筑的还原工作,但小木匠思考许久之后,终究还是拒了。

他自己也有事情做。

不过这半年多时间,让几人变成了十分不错的朋友,不管是小木匠与梁先生彼此之间的亦师亦友,还是顾白果与林小姐之间的姐妹情深,都是如此,突然间要离别了,多少还是有一些伤感的。

不过任何的伤感,都能够被一场大酒给冲淡。

分别的头天晚上,他们喝了一顿大酒。

按理来说,梁先生和林小姐这样的文化人,基本上是很少喝酒的。

但当天晚上,两人都喝得酩酊大醉,

人醉了,方才能够将酒话诉出,让别人知晓另外的一个自己。

梁先生说自己很累,如果可以,他愿意换一个姓。

他想做另外的一个自己。

林小姐说她羡慕两人这江湖儿女的生活,如果有可能,她也想浪迹天涯一回,而如果非要有一个伴儿的话,那么她希望是那个叫做李梦生的小哥哥……

小木匠没说话,狂灌酒。

他希望自己醉。

醉了就好。

但他却很难再醉了,或者说,这世界上还没有能够灌醉他的酒。

但当顾白果喝多了酒,小脸儿红扑扑的,勾着他的脖子,吃吃地笑,说姐夫,都说小姨子的半边屁股是姐夫的,这话儿你说对不对……这时,小木匠的心却醉了。

他恶狠狠地骂道:“我不是你姐夫,叫我十三哥!”

说完,他挥着手,恶狠狠地扇向了……

次日,大醉过后,小木匠与顾白果送着梁林两人,来到了火车站。

梁先生送了小木匠一份建筑手稿图,而林小姐则给小木匠留了一首手抄诗,据说是新月派那位英年早逝的天才诗人所作。

小木匠给了两人各一副袖里弩防身。

送别之后,小木匠也与顾白果要分别了……

就在十天之前,顾白果接到了传信,需要去青城山的医家遗脉走一趟,而小木匠因为需要去另外一处地方,所以并不能够一起同行。

世间总有分别,无论是什么关系。

小木匠与顾白果相伴数年,也是有分有合,这半年来,倒是待得久一些的了。

之前两人分别一年多时间,结果一个回了青丘一族出生的地方,一个则以鲁班尺为匙,破开那秘境去……

所以分别之时,两人都很自然,只是淡淡地笑。

等顾白果也离开了,小木匠这才随意搭了一艘船南下,过了两天,终于来到了一处山林子里。

山林茂密,高山险峰之上,有无数参天古树,枝叶遮天,而那乱石点缀其间,让这一片深山老林,成为了人类禁地。

但小木匠还是过来了,然后站在一片石林前高声呼喊,对了口号。

没多久,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出现,冷冷地打量着他。

小木匠摸出了一块铜制八卦盘来,这玩意个儿不大,却有着一种无端厚重的质感。

那人瞧见,没有多言,拱手之后,在前领路。

小木匠穿过石林,路过一座牌坊。

牌坊之上,书写四个大字。

法螺道场。

这地方,也是厄德勒,也就是邪灵教的一处分舵。

如果李梦生知晓自己在极力警告之后,小木匠最终还是没有听劝,然后还深入邪灵教中来,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到。

但小木匠来这儿,也是有原因的。

邪灵教的结构,除了掌教元帅沈老总之外,下面又立了左右二使,还有十二魔星,下面又有鸿庐(也就是分舵)若干。

这结构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复杂,按道理说,屈孟虎应该算是邪灵教的三号人物,仅次于掌教元帅沈老总,以及左使王新疆,但因为他年纪不大,资历又浅,故而一直饱受争议,地位比较尴尬,有点儿像是吉祥物一般,手中实权,反倒不如某些魔星,又或者鸿庐庐主来得有用。

不过不管如何,法螺道场这一处鸿庐,一直都是屈孟虎的基本盘。

这里上至首领,下到成员,对屈孟虎都是五体投地的那种。

正因如此,使得小木匠即便是得了李梦生的警告,却还是胆敢摸到这边来。

当然,之所以来这儿,也是因为屈孟虎。

小木匠与屈孟虎许久没有联系,而有一些事情,他没办法跟别人分享与商量,唯一能够信任的,便只有一个人。

那人便是屈孟虎。

所以他来了。

小木匠被引入法螺道场的山门之中,沿着一条小道行走,七拐八拐,却是来到了一处山边草庐前。

草庐临崖,而在悬崖边儿上,则有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在那儿,望着夕阳。

领路人至此停下了脚步,恭谨地对小木匠说道:“到了。”

随后,他告辞离开,消失于不远处的浓雾之中。

小木匠往前走去,来到十步之外,那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转了过来,与他打了照面,笑着说道:“甘先生,许久未见,请恕青山残疾之人,无法起身行礼,亲自接引……”

此人却正是屈孟虎的弟子徐青山。

几年前,屈孟虎为报家仇,带了屈封、徐青山和周平等人去了渝城,因为一些纰漏,徐青山的脚筋被渝城袍哥会挑断,后来被顾白果接上之后,又被弄断,使得他错过了最佳的恢复时期,最终变成了如此模样。

不过比起屈孟虎的另外一个学生周平而言,他又无疑是幸运的。

小木匠走上前来,笑着说道:“不必如此客气。”

这几年,因为屈孟虎与他一样居无定所,所以小木匠一直通过徐青山这边与屈孟虎通信,所以彼此都还算是熟悉。

他知晓屈封已经在屈孟虎的扶持之下,当上了法螺道场的话事人,而徐青山也因为屈孟虎学生的身份水涨船高,而且他最得屈孟虎的真传,使得他的法阵之学在众人之中最为出挑,故而成为了法螺道场的高层人物。

两人寒暄之后,小木匠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你老师,他现在在哪儿呢?”

徐青山沉默了一下,然后对小木匠说道:“甘先生,你进来的时候,除了小曲之外,还有跟别人打过照面么?”

小木匠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挑了眉头来,问道:“什么意思?”

徐青山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大概今年年后吧,老师和屈封师兄就被抽调到了总坛那边去,参与总坛建设工作,而上面指派了几个高层空降下来,凭借着总坛的身份优势,拉拢了道场里的不少人……所以现在这道场之中,比较麻烦,我也有一些掌控不了了……”

他将眼前的情况简单说起,小木匠听完,这才说道:“小曲比较机敏,绕了不少路,应该没人看到。”

随后,他直接问道:“你老师现在的日子,不太好过?”

徐青山对老师的挚友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下也是点头说道:“对,可以说很难、很难……”

小木匠问:“可是沈老总对他有意见?”

徐青山摇头,说:“不,掌教元帅对老师一直都很信任,甚至可以说力挺,不但把总坛建设的重任交给了他,而且还赋予了极大的权力。但正因为如此,使得许多人对老师很是忌恨,之前还是暗地里的抵制,到现在的时候,就有点儿明着怼的意思了……”

小木匠听完,有些叹息,随后又敏感地说道:“这个跟我过这儿来,有什么关系?”

徐青山看着他,低声说道:“左使那边下了命令,正在收集你的资料,看样子,好像是有要对付你的意思……”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五章 徐青山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