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国奇人 > 第五十二章 大地毁灭者

第五十二章 大地毁灭者

磨刀石。

什么是磨刀石?

如果说几年之前的话,小木匠或许根本就听不明白,但时至如今,他却是最清楚不过的。

人都是有瓶颈的,修行者更是如此。

当你攀升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更近一步的路上,会触碰到一层隐形的天花板,阻止你继续向前。

对于某些人而言,在有人引导的情况下,或许就能够打碎天花板,更上一层楼。

但大部分人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一辈子便都止步于此了。

越往上走,这种情况越发明显。

小木匠的应对方法,便是养势,通过不断凝聚从各处山川大河中吸收的龙脉之气,来压制住自己的实力。

就如同弹簧一般,绷得越紧,弹得越高。

而半神凉宫御,此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境界,都已经近乎于抵达了这世间的巅峰之上。

他没有任何人可以作为参考,也没办法通过后天的努力更近一步。

那怎么办呢?

他能够做的,便是找到一个能够旗鼓相当的对手,给予他死亡的感觉,而在死亡面前,人的潜能才会突破天际,发挥到最大的功效。

而那个时候,他或许就能够突破境界,更上一层,甚至打破天道。

至于给予他死亡感觉的那个对手……

只有死字一途。

所以说,一直被人们誉为“半神接班人”的犬养健,被外人误以为最受半神器重、甚至是宠爱的这位大弟子,其实他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确定下来的。

那便是死亡。

这件事情,犬养健之前或许不懂,但现在却知晓了。

人人都在羡慕犬养健被半神眷顾,但只有他才自知,自己的命运是多么的可怜。

想要改变这“磨刀石”的命运,他要么就表现得很差,让半神放弃把自己培养成“磨刀石”的想法,又或者变得更强,直接超越半神,将其击败,而自己则成为新一代的国民强者……

但这两样,都是犬养健都无法做到的。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从一个预设的轨道里径直走向死亡,犬养健的精神到底遭受了多少磨难,这个谁也不清楚。

但所幸的,是他在这期间,获得了极大的荣誉与盛赞,以及无数让人羡慕的东西。

像樱花一般璀璨的人生,或许也是不错的。

这便是犬养健的心态。

然而,眼前这人,却狂妄到想要将他击杀,替代他一直以来所拥有的位置。

是的,即便自己极度恐惧“磨刀石”的宿命,但对于这个名头,犬养健又有着近乎于病态的占有欲。

这世间,能够成为凉宫御对手的,有且只有一人。

那便是被他亲自选中的我。

我才是天命之子!

这般想着,犬养健的双目赤红一片。

他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瞧见他似乎一切明了的样子,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缓声说道:“近几年以来,唯一一个能够让我师父提起兴趣的人,便是你师父鬼斧大匠。这人也的确有一些本事,居然能够在我师父手下走上二十回合,算是这世间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了,只不过他元气亏空,死气沉沉,没有办法承担住我师父的全力一击——你知道么,当时我也在现场,你师父败了之后,却还没有立刻死去,是我将他分了尸,然后一块一块地都喂了狗去……”

听到这话儿,小木匠并没有任何的激动,而是抖落身上的灰尘,平静地往前走来。

犬养健选择在这个时候,挑起这样的话题,目的只有一个。

那便是想要让他的情绪变得愤怒。

人一旦进入愤怒状态,会出现两种情况。

一种是战斗力爆表。

另外一种,是变得不再淡定从容,从而犯下错误。

前者几率很小,后者才是根本。

而即便是前者,短暂的爆发之后,也将会快速进入颓势期……

犬养健,这个人之所以能够被凉宫御选中,成为他的磨刀石,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抛开修为和天资根骨,此人的心智,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但,小木匠却并没有太在意。

因为他知晓,当时选择去迎战凉宫御的鲁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至于割肉喂狗,这纯粹只是为了激怒他才说的话而已。

狗能啃石头?

不怕崩了牙?

小木匠提着刀,一言不发地往前走着。

经过上半场的较量,他对于眼前的犬养健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

虽然很难,但对方并不是不能击败。

只需要多一点儿的耐心。

以及勇气。

轰……

小木匠足尖一点,脚下的土地受力,却是直接陷落成了一个大坑去,而他本人,已经瞬间临近于犬养健的身前来。

这一刀,比之前的任何刀法都要快上半分。

即便是比起纳兰小山的落幕一刀,似乎都要强上一些。

这,便是小木匠沉寂几年的成果。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外公啊,你若是在天有灵,且看看外孙这一刀吧。

瞧,它多快啊……

快得就像是匆匆而过的光阴。

和即将逝去的生命!

铛!

又一声宛如发生在泉城近郊围子山上的激越一击,如同数天之前的那个夜晚一般,再一次地浮现出来。

这是一道能够让人闻之惊悸的铮然之声。

几百里范围的修行高手,似乎都能够听到那气息的共鸣,感受到内中蕴含的恐怖之力。

天生万物,人本只是其中一种。

它天生力弱,血脉平庸,最终却能够笑傲至今,并非是没有缘由的。

别的不说,眼下的人杰,便能够瞧出一二。

且不说百里之外,单说近前,那无端涌出的劲风吹拂而去,让周围一众高手都站立不住,连连后退。

甚至有下盘不稳者,竟然直接跌落在地去,狼狈不堪。

周遭花草树木更是难以抵御,一片狼藉。

而小木匠这一刀虽然强势如龙,却最终没有发挥任何功效。

因为他斩在了青州鼎上。

撂下狠话的犬养健,也终于使出全力了,所以将刚刚得来的青州鼎撂下,挡住了小木匠这气势如龙的一刀。

青州鼎重达数千斤,里面蕴含的力量更是恐怖无比。

小木匠这一刀再强,也强不过它。

不但如此,这两强相争,最终受损的还是小木匠自己。

犬养健鸡贼无比,却是在最后时刻方才祭出青州鼎,使得小木匠避无可避,结果一刀下去,自己本身气血翻涌,劲气激荡之下,感觉百骸受创,一层血汗从皮下浮现而出。

而下一秒,脱离了青州鼎约束的犬养健,也陡然冲出,长刀往下。

这一回,犬养健终于没有任何留手地使出了全力来。

他手中的伊势之虎,比旧雪更加沉重,底蕴更加绵长,意识更加凶猛,近乎于魔。

而犬养健的刀法更加凌厉狠辣,具备了日本数十种流派的终极特点。

他的身法,则只能用鬼魅来形容……

一时之间,失去约束的犬养健,用更加强大的手段,告诉了小木匠——并不只是你的刀法,能够玩出花样。

我对于刀的理解,比你更深。

近乎于道。

一边是积累数年,一招爆发,而另外一边,则是半神磨刀石,两人之间的交手,长刀相向,彼此激战,这场面,已经超脱凡人的境界。

一刀一剑,一招一式,皆有劲风吹起,随便落地,便是鸿沟地缝一道,倏然而过,成排的树木从中断裂,百鸟从林中惊飞而起,群虫在泥土之中翻滚逃离……

无数生灵拼了命地往外逃遁,只想要远离这恐怖之地。

至于那些原本守在周围结阵,想要防止小木匠逃离的高手们,此时此刻也不得不远离撤退,免得被殃及池鱼。

声声轰鸣,劲气鼓荡之间,这片山头宛如被重炮轰击一般。

混乱……

这样的战斗,不只是近前的这些人,就连在远处交手的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来。

那满三爷原本就要将眼前那头大妖斩杀,此刻也下意识地收手,纵身跳上了身旁最高的大树之上去,眺望远方。

达摩月得以后退,几个起落,却是到了百米开外,随后回头望来。

她的脸上没有了先前的惊慌,而是喜上眉梢来。

这样的年轻人,倘若是能够与海公主喜结连理,定然是一件盛事……

正在努力“遛狗”的许映愚瞧见这等场景,也止不住心中惊骇。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师父蛊王洛十八,便已经是世间绝顶,即便是领头上司王白山也是不能及的,至于小木匠,他感觉似乎也差了一线。

而现如今看来,此人的强悍,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还是人么?

远处的地魔与八里追风,还有旁边的灵秀小尼瞧见这一幕,也是神色各异,想法不同……

而身处其间的犬养健,在与小木匠的一番激斗之后,感觉对方的实力,已经强到了自己无法压住的境地,脸上终于露出了尊敬的神色来。

只不过,越是尊敬,就越不客气。

在激荡的刀风之中,犬养健往后一跃,将伊势之虎交到了左手上,随后蹲身下去,将右手往地上猛然一拍。

知道,我为什么叫做“大地毁灭者”么?

这一招,本来是准备留给我师父的啊……

现如今,给你罢!

轰……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五十二章 大地毁灭者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