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六十五章 这陆林不简单

第六十五章 这陆林不简单

虽说市局那边说很快就到,但相关的协调工作却还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一直到太阳升起之后,几艘渡轮这才抵达了平山岛的码头。

而在此之前,马队则带着大家收拾着残局,并且陆陆续续地把局面稳定下来。

陆林经历过之前的事情,算得上是精疲力竭,所以也没有太多的参与其中,除了中间去看了一眼昏迷的石建豪之外,其余的时间,他一直都待在了海边,让强劲的海风吹着脸庞,免得被身上的味儿给吹得呕吐。

当然,马队也知晓陆林的辛苦,所以在确定后续无忧,此刻已经处于绝对安全之后,也没有再过来多作打扰。

而在周遭无人后,陆林也开始盘点起了自己的收获来。

还是那句话,“投入越高,收获越大”。

这回陆林好几次都差点儿没命,最终在近乎于不可能的情况下,依靠着丰新年残存的那一点儿亲情实现反杀,所得的收获也是十分丰厚的,而这些收获最主要的,则体现于三张照片上面。

三星阴灵丰新年。

丰新年的本命物。

以及蓝字备注的二级秽气之源。

丰新年死志已决,无法被俘获认主,只有分解或者释放,所以陆林能够做的,就是等所有的事情都办完之后,将其分解了去。

三星阴灵,最终能够分解出多少原始精魄呢?

想一想就很期待。

至于丰新年那个蕴含了上百条残魂的本命物,这个等到全部归还残魄之后,也没有了存留的意义,自然也是要分解的。

又是一大波的原始精魄。

再加上蕴含了更多能量的蓝色秽气之源……

有了这玩意,想必洛晓青就不必一直嚷嚷着不够能量修炼了。

想到这里,陆林打开了洛晓青的状态栏。

姓名:洛晓青(芒果)。

年龄:17岁(七个月)。

等级:二星。

健康值:68/200。

忠诚度:78/100。

法门:基本心法。

法宝:本命金锁。

手段:残篇九尾幻术(九品、基本),护主(基本)、喊魂(基本)……

这状态乍一看没什么问题,随后陆林瞧出了不对来。

健康值从200落到了68,是因为在刚才对抗丰新年的过程中,洛晓青也是竭尽全力,故而才会变成这般,但为什么这忠诚度,居然一下子就跳跃性地来到了78呢?

上次他查看的时候,记得还是48啊?

怎么就突破了60的及格线,飙升到了78这么高的数值来?

陆林心中诧异,忍不住唤出了洛晓青来,并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洛晓青打量了他一眼,然后淡淡说道:“小恩小惠什么的,对我而言,的确是有一些吸引力,但真正能够获得我认可的,是你的能力,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与态度……”

之前洛晓青的忠诚度虽有浮动,但数值不高,最主要的,是因为她并没有真正地认可陆林这个人。

她或许只是觉得陆林这个人有些发展潜力,而且又足够幸运。

如此而已。

一直到今夜陆林的表现,特别是在面对丰新年这个“黑山老妖”的时候,所展露出来的果断凌厉,以及敏锐,才让洛晓青真正地认可了他。

没有人,比同样身为“阴灵”的洛晓青,更明白丰新年的强大。

她之前警告陆林时,所说的“黑山老妖”与“聂小倩”,也并非只是虚言。

丰新年之所以能够在今夜,弄出如此大的阵仗,并非只是因为他吸收了一百多人的残魄,以及这一片二级秽气之源那么简单,而是因为他逝去之时,是心怀大恨的。

这个人的性格无比的偏执。

偏执而骄傲的人,往往都会非常自律,也会为了自己的目标无比努力,但就是这样的状况,也最容易去走极端——要么成为无数人为之敬仰的天才,要么就会沦落为穷凶极恶的罪犯。

但陆林在面对这等对手的时候,却在一瞬间,敏锐地抓住了对方唯一露出来的破绽。

那就是丰新年心中仅剩的亲情。

并且他虽然善良,却并不愚昧和圣母,在丰小恺出现的一瞬间,却是做出了决定,将丰新年生前的儿子拿捏在手里,作为威胁。

不管他当时的话语是真是假,但表现出来的狠厉,却着实是让人畏惧的。

而这个,同样也让洛晓青这个生前就有着极高智商的妹子为之叹服。

陆林这个家伙,并不仅仅只是幸运。

跟着这样的“老板”,至少不用担心混不长久……

当然,这些内心的活动,傲娇如洛晓青,是绝对不会与陆林说出来的。

虽然那神秘而该死的手机软件,把陆林定位成她的“主人”,但洛晓青却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是对方的仆从。

而陆林盯着洛晓青那张娇艳可爱的小脸,也是若有所思……

这小妮子曾经告诉过自己,阴灵与身前的一切社会关系,都会脱节,而且也完全不会在乎……

若真的如此,丰新年的表现,又怎么解释?

……

天色大亮,马队找了过来,对陆林说大部队已经过来了,让他过去一趟。

陆林点头,然后跟着马队朝着码头那边走去。

在不算长的路途中,马队跟陆林简单聊了一下他清点忙活了这么久,最终确定下来的情况。

首先一点,也是最让人高兴的,是昨夜虽然无比血腥,但大部分都是幻觉而已,经过清点下来,真正死去的,就只有村子里的福伯一人,至于其他人,包括先前跌落山崖的苟主任以及张彪、罗熙,居然都找到了人。

虽然他们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但终究还是捡了条命回来。

不但如此,与温小涛一起失踪的那些人,包括他的狐朋狗友,以及租赁公司的工作人员,还有那些外围嫩模们,名单上有一个算一个,都在那地窖之中,或者其它地方发现了。

马队一一确认过了,虽说每个人都无比虚弱,而且处于昏迷状态,但小命还是留着的。

当然,除了这些人之外,陆陆续续还找到了许多幸存者。

他们有的是平山村的人,有的是旅游公司的职员,还有的则是路过的渔民等……

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是活的。

不过除了昨晚登岛的这一批人外,岛上还有清醒意识的人其实并不多,除了丰家祖孙三人之外,剩下的也就十来个……

聊完这些,马队无比热切地看着陆林,问:“陆林同学,那些昏迷过去的人,你……能救回来么?”

陆林有了丰新年的本命物在手,自然是信心满满的。

不过他却并没有一口应下来,而是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事情,很难说啊……”

马队听了,心中有些慌,问:“可是有什么问题?”

这么多的人命在这儿,如果真的救不回来了,到时候可是一桩滔天大案。

陆林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知道自己再绷下去的话,只怕对方心中的那根弦恐怕就要断了,于是“勉为其难”地说道:“也不是不行,一会儿我收集一些材料,将丰新年的亡魂给超度了,然后帮这些人做一场法事吧——问题应该不大,不过也说不准……”

他模棱两可地说着,给马队一些希望,免得他过于紧张,把事儿扩大化。

马队听陆林这般一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满怀期冀地说道:“陆林同学道行高深,你说问题不大,那就是没问题了……”

经历过昨天的状况,马队对陆林不由得生出了巨大的信任感来。

谁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昨夜陆林的那表现,换任何一个人来,能行吗?

马队一边恭维着陆林,一边跟他承诺,说这回他一定跟上级领导说一说,不管怎么样,一定得表彰一下陆林的功劳,到时候弄点儿奖金给他,或者给他们学校通报表扬之类的……

陆林听了,不置可否,却跟马队说起了自己对丰新年的承诺来。

虽说丰新年束手就擒,分解之后更是烟消云散,但陆林却并不打算食言,那么接下来要做的这些事情,光他一个人,是没办法去完成的。

虽然马队也说了不算,但他能上点心,就会容易许多。

马队听完陆林的要求,没有二话,一口应了下来。

他也知晓,这么多的事情,最开始的源头是来自于哪里——如果能够将这事情的首尾处理妥当,也算得上是亡羊补牢吧。

抵达码头之后,陆林瞧见来了很多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

在这样的场合下,陆林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所以并没有跟随马队上前去,而是留在了后面。

当然,这也是他路上跟马队商量好的。

毕竟说到底,他并不是一个有着真材实料的家伙,而是凭借着一个神秘的手机软件,借势而为的货色,因为肚子没货,甚至都编不出几句高大上的话语,来自圆其说。

所以与其强行去出风头,还不如留在后面来,聊点儿实际的东西。

比如……

跟那位满脸焦急的付凌君付总,聊一聊救助她儿子温小涛的劳务费。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六十五章 这陆林不简单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