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一百零四章 同行

第一百零四章 同行

捉拿阴灵的过程总是心惊胆战、跌宕起伏、峰回路转吗?

答案是“不”。

许多事情,都有着重复和单一的性质,就比如说玩RPG游戏一样,平日里发家致富怎么办,打怪练级呗,并不是每一个阴灵都是BOSS,陆林获得阴阳鱼图案的手机软件以来,先后遇到几个阴灵,都是相当有特点的,而这并不是寻常的状态。

此时此刻的这一头,才是正常模样。

缺少意识,没有自知,只是遵循着本能,逗留在这么一个根本不属于她的房子里,对任何想要进入其中的人进行骚扰,表达着她生前的执念。

这房子,是她的。

是她的吗?

诚然,这个可怜的女人曾经在这里一直住着,而房主则是她实际上的“男人”,但因为并没有收到法律认可,最终被人赶走,然后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短暂而可笑的一生。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生存方式,但她却选择了最舒适的一种。

以至于她到真正该面对生活的时候,却选择了逃避。

陆林很可怜她,但却没办法将她当做洛晓青、老干部一样的独立存在,将她纳入自己的麾下。

事实上,陆林仔细研究过了,自己在软件里的认证,是“一级天师”,而一级天师的权限,只能够拥有三个阴灵属下。

陆林没办法说服自己,将这个意识崩溃的阴灵收入囊中,占据那重要的名额。

所以只有分解。

不过随后他在这阴灵的属性之中,又找到了三缕残魂,正是姐夫家三个被吓到的人。

陆林只有将其释放回去之后,方才能够最终将其分解。

“轻松”地将阴灵搞定之后,陆林跟洛晓青、老干部并没有闲下来,他们将整个房间都给转悠一遍,尝试着将容纳这阴灵的本命物找到,但陆林不知道拍了多少有可能的照片,却都没有找到……

难道,这小三阴灵的本命物,就是这一套房子?

陆林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直到差不多凌晨五点多的时候,他终于选择了放弃,随后将洛晓青、老干部给收了起来,将房门锁上之后,往外走了出去。

出了那小区,拐角处有一个早餐店,此刻已经开了,陆林一天没怎么吃过,闻见那热腾腾的香气,顿时就走不动路了。

他走过去,点了两份肠粉,一碗皮蛋瘦肉粥和两根油条,再加上一个茶叶蛋,然后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别看才是六点不到,但这个城市永远都不缺乏辛苦工作的人,小吃摊上坐了许多早起的人,正享用着这一天开始的食物馈赠。

陆林饿了一天,吃着眼前的食物,看着周围那些为了各种原因早起的人们,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轻松许多。

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而他,至少现在还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

吃过早餐之后,差不多已经六点半了,陆林给唐肆元打了电话,询问起了他那边的情况来。

唐肆元显然也没有睡,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听到陆林问起他的条件是否答应的时候,他立刻说道:“嗯,对,已经拟好了合同,爸妈都已经签了字,就等你过来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陆林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说道:“好,我过来。”

他坐上了公交,又花了半小时,终于回到了家里来,瞧见唐肆元一直在巷子门口等着,瞧见陆林,使劲儿挥手,然后过来招呼,询问状况。

陆林说道:“已经搞定了,一会儿我帮你将病人全部唤醒。”

唐肆元一听,顿时就激动起来,喊道:“真的?”

陆林淡淡地看着他,然后说道:“你觉得我在骗你?”

唐肆元连忙摆手,然后说道:“那倒不是,没有,我主要是听他们说,这件事情挺麻烦的……”

陆林说道:“我说处理好了,就处理好了。”

唐肆元小心翼翼地问道:“二林子,你到底是怎么弄的?告诉姐夫,姐夫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

他小心地套着话,而陆林则冷冷看着他,然后说道:“唐先生,我有没有跟你讲过,别在这里跟我假惺惺的,不然信不信我掉头就走?”

呃……

唐肆元本来想要跟陆林套点近乎,没想到陆林居然如此冷漠生硬,顿时就闭了嘴。

他带着陆林回到了小院这边来,陆林进了屋,发现除了他母亲——或者说他大姨——之外,其他人都在,包括唐肆元老家来得那一堆人,以及陆林这个叫了二十年“父亲”的大姨夫……

陆母没有在,说是去买菜了,但估计是受不了眼前的气氛。

反倒是陆父显得比较淡定,毕竟是卖猪肉的出身,菜市场太多的斤斤计较,让他养成了凡事以利益为重的性格,更何况像妮儿所说,陆林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到底还是外人,跟他更是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现如今直接净身出户了去,反而省却了许多麻烦事。

毕竟他一直都不喜欢陆林,总感觉是老婆家的人,后来又听了陆美娟挑唆,觉得养了陆林,反倒是耽误了自己生孩子……

一想到这件事情,他更是愤恨难平,完全不想着当时的环境,根本没办法再生养。

总之,陆父没有逃避,而是留在了家里。

除此之外,还请了村子里几个说得上话的老人、街坊之类的,过来做见证。

街坊们都是看着陆林长大的,瞧见他要弄这个,都有些惋惜,不停地劝说,有一个陆林叫做“王伯”的大爷甚至发了火,眼睛都红了,但最终还是没有将陆林给骂回来。

陆林仿佛聋子一般,进屋将人给救活之后,又回到了客厅来。

他认真地打量了合同上的条款之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整个过程,他都甚少说话,而陆父也同样如此,唐肆元因为身份的问题,几乎也不开口,唯有陆美娟显得特别活跃,不断地说着话,又是跟街坊乡老聊天,告诉他们这都是已经商量好的,让他们别“多管闲事”,又是与陆父搭话,做着各种不要钱的承诺,随后又跟陆林说甭管这条款不条款的,日后陆林若是想家了,随时都回来……

她永远都是陆林的姐姐,只要有她的一口饭吃,绝对不会亏待陆林等等。

她这做派着实是有一些恶心人,那王伯都瞧不下去了,直接甩手离开了。

陆林没有多说,他将合同签过之后,当场往陆父的账户里打了五十万,这钱的说法,自然是他同学潘勇借的,随后他本来想要给陆父磕三个响头,感谢一下养育之恩,但瞧见对方的眼中竟然洋溢着些许兴奋,顿时就没有了这冲动。

如果陆母在,陆林或许就跪下了。

至于现在,还是算了……

他在几个村里老人的惋惜声中,走出了小院,回想起当初在学校宿舍里,听石建豪扯淡,讲在乡下的时候,亲兄弟两人,为了宅基地几公分的距离打得头皮血流,甚至惹上人命的事儿……

之前的时候,陆林是绝对不会相信的,甚至还感觉可笑,而这事儿落到自己头上来,却着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钱,万恶之源啊……

陆林不知道怎么回到的车里,他浑浑噩噩地坐进了驾驶位,将座椅往后调起,闭上了眼睛。

洛晓青和老干部一直在旁边看着,感觉陆林做这事儿,着实是有一些太过于冲动了,总有种“亲者痛、仇者快”的愚蠢,想要劝说他,讲几句话,结果瞧见陆林的眼角处,却有泪水滑落而下,而他浑身绷得紧紧,人都在发抖,知晓这个年轻人心中,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淡定,内中的痛苦,着实是没办法与别人知晓,也就都缄默不言,任他安静……

陆林这边沉浸在家庭惊变之中的痛苦了,而另外一边,在唐肆元和陆美娟的新居这儿,来了两个戴墨镜的男人。

两人一个四十来岁,一个二十多,各自都挺高,穿着深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走到了门口来,打量了里面一样,随后年轻人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根细铁丝来,在门锁上掏弄了一下,门就开了。

门开之后,两人走进了屋子里,随后从背包里摸出了几个看上去如同电子元件的东西,组装之后,变成了一个类似于探雷器的小设备来。

一番搜查之后,两人来到了洗手间,随后掏出工具,将地砖撬了开来。

随后,他们在地砖下,找到了一个手掌大的珠宝盒。

检查一番之后,年轻人掏出了手机来,对着珠宝盒拍了一张照。

咔嚓……

珠宝盒消失不见。

随后年轻人开口说道:“没看到阴灵,怎么回事?”

中年人说道:“按理说不会的,问问吧……”

两人说着,随后走出了门,敲响了隔壁邻居的房门。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一百零四章 同行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