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县城

第一百二十一章 县城

 来人却是陆林所在那个学校的校团委指导老师郭建明。
  
  建明老师差不多三十来岁,是个脾气性子都不错的、为人温和的男人,陆林与他接触比较少,毕竟他在学校里的时候,也就是个小透明的存在,反而是老大潘勇因为在系学生会里担当职务,所以与这位指导老师关系不错,算是比较熟。
  
  陆林本以为潘勇找自己,是扯淡聊天的呢,没想到居然将这位老师给带了过来。
  
  干什么呢,这是?
  
  他有些疑惑,而潘勇则过来,把陆林拉来坐下,随后指着两人说道:“都认识吧,不用我介绍了?”
  
  潘勇与建明老师关系不错,大家年龄相差也不多,私底下还是挺亲密的,没有学校里那么拘谨。
  
  陆林以前的时候,见到建明老师这样的,肯定会紧张得毕恭毕敬,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但现在的心态早就扭转过来,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股唯唯诺诺的学生气,所以也笑着寒暄招呼着。
  
  他不知道潘勇突然把建明老师叫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有主动问起,而是招呼着侍应生过来,点了杯爽口的饮料。
  
  三人坐下,随便扯了几句之后,潘勇主动开了口,说:“二林子,是这样的,建明老师家里出了点事,我听到了,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他有些犹豫,而旁边的建明老师则直接说道:“其实就是我母亲突然间生了病,大部分时间在昏迷,少部分时间胡言乱语说梦话,转了好几个医院,从我们老家的小县城,一直到后来的省城,都没有查出原因来,然后那天跟潘勇聊天的时候,跟他简单讲了讲,他觉得你可能能够帮到我,我呢也是走投无路,急得不行了,所以这才冒昧跑过来,麻烦你帮忙看看的……”
  
  他是个文化人,说话做事,都有一股子书生气,平日里也十分注意仪表,但这回出现,整个人都显得委顿不堪,黑眼圈红眼球,身上还散发着丝丝汗味,表明了他已经被这件事情,给弄得有些懵了。
  
  如果持续下去的话,他恐怕要被打垮掉呢。
  
  陆林看着眼前的建明老师,并没有责怪潘勇的擅自主张,而是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说道:“建明老师,我呢,其实没有潘勇说的那么厉害,都只是靠运气而已,不过既然是你母亲出了事,我这边肯定是责无旁贷——如果可以的话,你仔细说说呗……”
  
  当下建明老师也是跟陆林聊起了发生在他母亲的事情来。
  
  建明老师的老家在本省的西北方向,那地方偏离沿海,算是比较落后的山区,而建明老师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哥哥,目前在老家县城里当公务员,但他父母却并不愿意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山村,所以一直留在那里……
  
  建明老师因为工作原因,人在明城,离得比较远,而他哥则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回家,但就在上个星期的时候,他哥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她母亲昏迷了两天,去镇子里开了方子回来也不行,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找到了他哥,而他哥立刻就去接到了县城人民医院,结果得出来的结果却是脑膜刺激昏迷,至于是因为什么,县里的医生也说不准……
  
  她母亲有糖尿病,还有高血压,但这些并不足以让人昏迷不醒,更何况在半夜的时候,他母亲偶尔还会苏醒过来,但却不认识人了,只会哼哼,然后说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建明老师这段时间在对象家,听到消息之后,也是过去把人接到了省里去,结果检查结果依旧一样。
  
  不明原因。
  
  后来人家医院都私下劝说了,像这种类似于植物人的情况,已经没办法医治了,只能够依靠奇迹,方才能够苏醒了。
  
  所以现如今老太太已经被接回了老家去……
  
  听完建明老师的讲述,陆林想了想,说道:“你母亲平日里,有没有与人结仇之类的?”
  
  建明老师想了想,摇头说道:“她一辈子都性情温良,不与人争吵,按理说不会跟人有啥结仇的——不过我这些年来在外求学、工作,也很久没有在家待着了,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陆林又问:“那周围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或者比较离奇的事呢?”
  
  建明老师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陆林点头,想了想,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只能够去见一下老太太了。”
  
  建明老师一听,很是激动,说道:“你愿意过去?”
  
  陆林说道:“既然建明老师开了口,自然还是要跑一趟的——我们怎么过去?坐城轨,还是……”
  
  潘勇赶忙自告奋勇地说道:“我开车吧。”
  
  陆林问:“你的车?”
  
  潘勇笑嘻嘻地说道:“建明老师的老家,有一段很不好走的山路,我怕你的大奔过去磕到,我那破车就不会了,怎么碰都不心疼……”
  
  旁边的建明老师一听,忍不住叹道:“陆林你可以啊,大学还没有毕业,就已经开上奔驰了?”
  
  陆林赶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都是实习公司配的……”
  
  如此又聊了几句,陆林并没有提及酬金之事,而建明老师也没有说,潘勇跑过去付账之后,大家就出了咖啡馆,随后送陆林去公寓那边简单收拾一下行李,随后便直接出发,前往高速去……
  
  建明老师的家在本省的西北方向,离明城还是很远的,跑了两个小时的高速,下来之后,又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国道,最终才抵达了他们县里。
  
  人在建明老师的哥哥家里躺着,并没有弄回老家去。
  
  建明老师的父亲也在这里。
  
  陆林等人抵达之后,直接将车开到了建明老师的哥哥家楼下。
  
  这是那种单位家属楼,不过不是建明老师哥哥他的单位,而是他嫂子家的,停好了车子之后,建明老师给自己兄长打了电话,随后带着陆林和潘勇走上楼去。
  
  是的,这种家属楼是比较老式的那种集资楼,并没有电梯。
  
  建明老师的兄长在家属楼的最高层六楼,这儿楼层比较旧,几人来到了楼梯口这儿,还没有进屋,就听到一男一女巨大的争吵声从里面传来。
  
  而黑暗的楼道中,似乎还有一个人影,以及一点儿光源。
  
  建明老师拿出了手机来,朝着那人照了一眼,有些惊讶地喊道:“爹,你怎么在这里?”
  
  陆林打量一眼,却瞧见黑暗中的那人却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儿,他正拿着一根旱烟锅子,蹲在楼道口那里抽着烟呢……
  
  建明老师走上前去,与老头儿招呼,老头儿颇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说道:“我、我出来透口气……唉,这两个是谁?”
  
  建明老师说道:“这是我的两个学生……”
  
  陆林和潘永赶忙上前问好。
  
  几人在楼道口说着话,这时门开了,一个长得很像建明老师,但人却更加沧桑老成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瞧见门口众人,便开口招呼,让大家都进屋里去。
  
  陆林跟着大家一起进了屋子里,瞧见客厅里站着一个气呼呼的妇人,瞧见他们,却是招呼都没打,直接进了里屋去。
  
  建明老师的哥哥也挺尴尬的,一边招呼着众人坐下,端茶送水,一边还跟自己弟弟解释道:“建明啊,你也别介意,你嫂子就是这脾气,而且妈这回出了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建明叹了一口气,安慰了几句之后,说道:“哥,妈这件事嘛,其实……”
  
  他话还没有说完,他哥哥却是直接打断了,说道:“其实你嫂子也不是不关心咱妈,她刚才还打电话跟她爸说了,他爸联系了一个从省城来的大师,明天就过来了,会帮忙看的,问题应该不大……”
  
  这时建明老师的父亲将旱烟锅一收,咳了咳,说道:“什么省城的大师啊?你叔都已经找了平治乡的震翻天,人家在这十里八乡,可是出了名的,对付失魂症这事,特别有经验——二子,明天你就带着我和你妈回家去,我们也不住她这房子了,还是自己家安逸……”
  
  他显然也是有些恼怒,话里话外都是刺,建明老师的哥哥愁眉苦脸地说道:“爸,你就少说两句吧,刚才就是为这事吵起来的……”
  
  建明老师他父亲气呼呼地说道:“本乡本土的人不信,去信什么外人?”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建明老师赶忙拦住,说道:“爸、哥,你们就别吵了……”
  
  他劝了两人一会儿,想了想,指着陆林说道:“这个是我学生,他也懂一些这个,我让他过来,帮妈也瞧一瞧。”
  
  “什么?”
  
  建明老师的父亲和哥哥听到,忍不住打量了旁边看上去有些过分年轻的陆林,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一百二十一章 县城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