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村里见闻

第一百二十三章 村里见闻

 桑塔纳下来的,是乡里的草台班子,领头一个脸色枯黄的半老头子,应该就是建明老师家人口中所说的震翻天,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儿像是《变形金刚》威震天一样霸气的名字,排场也是很大,周围三个小徒弟和一个女伴当跟着,从陆林、潘勇身边昂然走过,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样的意思。
  
  而奥迪A6过来的两个黑西装,则认真地打量了一眼两人。
  
  年纪轻一些的黑西装似乎有些傲气,睥睨而过,反倒是那个稍微年长一些的,还朝着陆林和潘勇微微点头,算作是打了招呼。
  
  潘勇看到两批人都进了建明老师的祖屋,不由得推了陆林一把,低声问道:“我们要不要进去?”
  
  陆林愣了一下,说:“进去干嘛?昨天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潘勇指着进屋子里的人们说道:“听听他们怎么说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呗?”
  
  陆林笑了:“你以为是会诊呢?”
  
  他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你要想要知道这帮人是怎么办事的,你就进去瞧一瞧,我去村子里走一走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有点儿犯困,总感觉眼皮子在打架。
  
  潘勇瞧见陆林真的没兴趣跟那帮人打交道,也没有再去催他,借口刺探敌情,也跟着进了屋子里去,陆林则一边甩着胳膊,一边朝着外面走去。
  
  这个村子跟大部分山区的农村一样,民居基本上都倚在那马路修建,当然也有几家修在半坡上的,由自己垒砌的石头台阶甚至土路上下,陆林顺着路往前走,结果余光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下意识地转头,瞧见在隔着四五家的房子的距离,有一片竹篱笆,篱笆旁边有一个满脸老人斑的老太太,正朝着这边望来。
  
  其实他们这边,好几辆车过来,村子里多多少少也有看热闹的人,甚至还有人仗着与郭家比较熟悉,直接进了屋子里面去。
  
  他们名义上打着“帮忙”的旗号,实际上则是过来看热闹的。
  
  毕竟在这样的农村地区,娱乐活动实在是太少了,一有什么稀奇事儿,大家都会聚拢过来打听。
  
  只不过,那个老太婆看人的眼神有些吓人,黑眼仁多过于白眼仁,直勾勾的,总有种让人心神不灵,甚至发慌的感觉,而当陆林也朝着她望过去的时候,那老太婆不但没有回避,而且拿起了一根一头粗一头细的棍子,砸起了竹篱笆旁边的木门框来,口中还骂骂咧咧,显得十分激动。
  
  建明老师的老家这儿,属于省的西北山区,方言味儿比较重,而且又隔得比较远,陆林想要认真听一下,结果却啥也听不清楚。
  
  他总感觉那个老太婆有些不太对劲儿,当下也是拿起了手机,朝着竹篱笆下的老太婆走去。
  
  没想到陆林这边刚刚走了七八步,旁边就跑来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娘们儿,拦住了陆林,随后满是歉意地说道:“哎呀呀,你别跟一个疯老太婆计较啊,年轻人,大度点儿,她就是个疯子,骂就骂了,你走远点就行了……”
  
  这妇女却是以为陆林被骂了,想要过去报复老人家呢。
  
  陆林本来就想找机会跟村子里的人搭讪,此刻那妇女站出来,他当下也是表明了自己并无恶意,随后问对方:“她是个疯子?多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妇人略有些怀疑地看着陆林,显得很是提防。
  
  陆林当下也是笑了笑,说道:“我是郭建明老师的学生,在学校里跟他关系不错,这回听说老师家里出事儿了,就过来帮忙的……”
  
  妇人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哦,原来是郭家老二的学生啊,大学生?”
  
  陆林点头,说对。
  
  妇人这才放下了防备,低声说道:“她呀,也就最近这几个月的事情吧——她命不好,之前的时候呢,儿媳不孝,辛苦一辈子,却给个儿媳压在头上,拉屎拉尿,后来儿媳干农活的时候掉粪坑里淹死了,按理说总算是能伸直腰杆喘口气了吧,结果脑壳又开始昏了,一开始还好,总是胡言乱语而已,到了后来,就开始胡乱打人了,他儿子没办法啊,毕竟上有老下有小,要干农活呢,所以就弄了个镣铐,将她锁在了院子里……”
  
  妇人跟陆林闲扯一堆,而陆林很是敏锐地抓住了这一大堆话儿里面的关键之处,问:“掉粪坑里淹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半年前吧?”
  
  妇人思索着,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又或者是四五个月前——哎哟,你是不知道啊,当时老惨了,找到人的时候,肚子挺得跟个孕妇一样大,尖尖的,不知道吃了多少屎呢……后来村子里的人都议论,说这是报应……”
  
  陆林问:“为什么这么说?”
  
  妇人说道:“李家珍真的不是啥好东西,本身就是二婚不说,而且脾气凶得要死,这村子里上上下下,没几家是不跟她吵过架的,而且对外人也就算了,她对自己婆婆,那叫一个苛刻,而她男人又老实,四十多岁了才讨的老婆,都不敢惹她,怕她跑了……”
  
  陆林听着妇人闲扯一堆,得知那疯老太的儿媳妇的死,当时鉴定的是意外,不小心滑进了粪坑里,然后就给淹死了……
  
  意外吗?
  
  如果是以前,陆林或许就会信了,但自从入了这一行,他看事情的角度就多了一些,自然也不会人云亦云,啥都相信。
  
  他与妇人又聊了几句,随后问道:“除了她们家,这村子里,还有别的事情不?”
  
  妇人问:“你说的事情,指的是啥?”
  
  陆林说道:“就是像这家一样,离奇死亡啊,失踪啊,突然间变疯癫了,或者我老师他母亲一样的情况……”
  
  妇人听了,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说道:“这个啊……”
  
  她这般一笑,陆林便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人们都说乡下人纯朴善良,对于这个结论,陆林感觉也还是得看地区的,像他们这儿,穷乡僻壤出刁民,人们其实还是蛮讲经济利益的……
  
  所以他直接从兜里的钱包掏出了两百块,塞在了对方手中。
  
  金钱开道,一切就变得顺利起来,妇人跟陆林聊起了他们村子里的怪事来。
  
  第一桩,村西头老杨家的大儿子得了马上疯,直接死在了床上。
  
  第二桩,她大姨夫进山去采药,已经好几天了,一直都没有回来,现在家人都准备报警了。
  
  第三桩,村长家的老婆声称撞到了鬼,也变得神神叨叨了……
  
  ……
  
  听完这一桩桩、一件件,陆林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敢情建明老师的母亲并不是一场独立事件,还有这么多的事情啊?
  
  他想了想,然后说道:“你能带我过去上门聊一聊吗?”
  
  没想到刚刚收了钱的妇人说道:“这些出事的人家本来就很难过了,你还是别去打扰了……”
  
  说完,她居然转身就走了。
  
  陆林赶忙追上去,又给了她一百块钱,询问起了地址。
  
  妇人到底还是贪图这一点儿收入,口上虽然不愿,但还是跟陆林讲了几家的地址。
  
  而等陆林问完这些,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那个疯癫的老妇人已经不见了。
  
  呼……
  
  陆林本来想去找那疯老太婆正面聊一聊,甚至给她拍张照,确定一下的,但现在人不见了,大门紧闭着,他一个外乡人,实在是不太方便过去,还不如先去走访其它几家,收集些信息来得有效率,实在不行,回头再跟建明老师聊一聊,让他陪着过来就是了。
  
  所以他并没有选择过去叨扰,而是按照刚才那妇人给出的地址找了过去。
  
  按照距离的关系,他最先去的,是妇人的大姨夫家。
  
  结果上门的时候,根本没人在家。
  
  陆林要不是跟邻居确认了这儿就是当事人家,还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呢。
  
  既然找不到,那就换一家。
  
  陆林想了想,又去了村西头的老杨家。
  
  这老杨家离得也不算远,在半坡之上,陆林顺着石阶往上走,瞧见杨家是一个大院子,修着围墙,还装了一大铁门,他走到了铁门跟前,瞧见门是锁着的,便朝着里面喊道:“有人在家吗?”
  
  他刚刚喊了两声,院子里立刻蹿出了一只大狼犬来,忽的一下,扑到了铁门上,然后冲着陆林就疯狂地大叫着。
  
  陆林被这狼犬吓了一跳,瞧见那狗眼睛红红的,凶神恶煞的模样,着实可怕,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方才想起这狗没办法冲出铁门来。
  
  他稳定住心神之后,走到跟前来,往里面打量,瞧见杨家是新修的两层小楼,旁边还有一个好像是牛棚猪圈的小土屋,当他朝着那边望过去的时候,恍惚看到了一个人影。
  
  而人影,似乎还朝着他这边挥手。
  
  不过还没有等陆林仔细去看,这时有一个人走到了铁门前来,打量了陆林一眼,满脸戒备地喊道:“你干嘛的?”
  
  这是一个满脸凶悍、留着络腮胡子的半老头子,直接将陆林的视野给挡住了,然后指着他的鼻子问着,陆林愣了一下,方才解释起了自己的来历,没想到对方一点客气都没有,直接骂道:“少特么在这里多管闲事,赶紧跟我滚……”
  
  那人指着陆林的鼻子就是一通臭骂,搞得陆林很是狼狈,转身离开去。
  
  而就在这时,他耳边却传来了洛晓青的声音:“牛棚那里,有个被绑着的女人……”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一百二十三章 村里见闻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