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七十六章 原告被告

第七十六章 原告被告

  听到对方的话语,陆林抬起头来,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对方,随后说道:“什么个意思?”

  青年叹了一口气,说道:“阁下是我们这行的人,来之前的时候,我找人打听了一下你,大概知晓你的名声,所以也不瞒你——我那朋友是个越南人,他之所以千里迢迢地赶到这儿来,主要就是报仇来着,结果你朋友潘勇不小心卷入此事,他当时也是怒上心头,便直接把人给一起绑了,后来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所以就找到了我咨询……”

  陆林耐着性子听完对方一番话语,止不住地冷笑道:“他要找房金龙报仇,直接下手就是了,事儿也有那么久了,何必挑在潘勇在的时候呢?”

  青年回答道:“他之前有别的事情耽误了,所以只在那个房金龙身上留下暗扣,前些天才赶过来,结果正好碰上潘勇,而潘勇又试图用你送他的辟邪符,破掉我朋友在房金龙身上布下的手段,这才惹恼了他……”

  陆林听了,为潘勇瞎操作头疼的同时,忍不住问道:“你那越南朋友,与房金龙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需要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害人性命?”

  青年说道:“说起来也挺气人的,那个房金龙吧,他先前去了一趟越南,然后把我朋友一表妹给撩了,还把人家给搞了,本来如果那小子愿意负责,把人家给娶了呢,这事儿也就消停了,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直接来了一个拔吊无情,跑路了……”

  啊?

  陆林本来还理直气壮地想要跟人家争论一下长短,结果听到对方的话语,顿时就满腔话语,都憋在了口中。

  而那人接着讲道:“我那朋友的表妹跟房金龙之前玩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之前的那些,都是出来卖的,但她却不是,人家是正经儿的大学生,然后是真喜欢他,想要跟他好的,结果房金龙拍了拍屁股要跑,她就恼了,而我朋友听到了,当下也是在房金龙身上埋了点儿手段,准备劝他回心转意,结果后来有事,去了一趟柬埔寨,回来的时候,才得知表妹居然怀上了,现在学也上不了,而且还被家里人嘲讽谩骂,差点儿跳了楼,于是气不过就跑来了……”

  陆林听得一脸懵,等青年说完,他开口问道:“这事儿也太狗血了,你容我缓缓……”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也就是说,你朋友从越南过来,其实是想要找房金龙要一个说法的咯?”

  青年点头,说:“对。”

  陆林问:“那他们聊过没有啊?”

  青年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聊过,结果那家伙以为人家是过来敲诈的,完全不信不说,而且还口出狂言,说自己搞过好多女的,在越南的时候都有十几个,要是个个都负责,他就不要活了——总之他讲的话太难听了,跟我们国内很多暴发富的心态一个样,我那朋友本来也不是善茬,听到这话儿,哪里还憋得住,就准备把人给弄死泄愤……”

  陆林苦笑着说道:“那现在什么情况?”

  听到对方的话语,陆林抬起头来,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对方,随后说道:“什么个意思?”

  青年叹了一口气,说道:“阁下是我们这行的人,来之前的时候,我找人打听了一下你,大概知晓你的名声,所以也不瞒你——我那朋友是个越南人,他之所以千里迢迢地赶到这儿来,主要就是报仇来着,结果你朋友潘勇不小心卷入此事,他当时也是怒上心头,便直接把人给一起绑了,后来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所以就找到了我咨询……”

  陆林耐着性子听完对方一番话语,止不住地冷笑道:“他要找房金龙报仇,直接下手就是了,事儿也有那么久了,何必挑在潘勇在的时候呢?”

  青年回答道:“他之前有别的事情耽误了,所以只在那个房金龙身上留下暗扣,前些天才赶过来,结果正好碰上潘勇,而潘勇又试图用你送他的辟邪符,破掉我朋友在房金龙身上布下的手段,这才惹恼了他……”

  陆林听了,为潘勇瞎操作头疼的同时,忍不住问道:“你那越南朋友,与房金龙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需要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害人性命?”

  青年说道:“说起来也挺气人的,那个房金龙吧,他先前去了一趟越南,然后把我朋友一表妹给撩了,还把人家给搞了,本来如果那小子愿意负责,把人家给娶了呢,这事儿也就消停了,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做,直接来了一个拔吊无情,跑路了……”

  啊?

  陆林本来还理直气壮地想要跟人家争论一下长短,结果听到对方的话语,顿时就满腔话语,都憋在了口中。

  而那人接着讲道:“我那朋友的表妹跟房金龙之前玩的那些女孩子、以及中介找来的不一样,之前的那些,都是出来卖的,但她却不是,人家是正经儿的大学生,然后是真喜欢他,想要跟他好的,结果房金龙拍了拍屁股要跑,她就恼了,而我朋友听到了,当下也是在房金龙身上埋了点儿手段,准备劝他回心转意,结果后来有事,去了一趟柬埔寨,回来的时候,才得知表妹居然怀上了,现在学也上不了,而且还被家里人嘲讽谩骂,差点儿跳了楼,于是气不过就跑来了……”

  陆林听得一脸懵,等青年说完,他开口问道:“这事儿也太狗血了,你容我缓缓……”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也就是说,你朋友从越南过来,其实是想要找房金龙要一个说法的咯?”

  青年点头,说:“对。”

  陆林问:“那他们聊过没有啊?”

  青年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聊过,结果那家伙以为人家是过来敲诈的,完全不信不说,而且还口出狂言,说自己搞过好多女的,在越南的时候都有十几个,要是个个都负责,他就不要活了——总之他讲的话太难听了,跟我们国内很多暴发户的心态一个样,我那朋友本来也不是善茬,听到这话儿,哪里还憋得住,就准备把人给弄死泄愤……”

  陆林苦笑着说道:“那现在什么情况?”

  青年说道:“也还没死,这不是你朋友潘勇夹在中间了吗,他就找到了我,然后被我劝下来了——他委托我过来跟你交涉,说愿意把潘勇交还给你,该道歉道歉,该赔偿赔偿,只希望你不要插手他与房金龙之间的恩怨,否则的话,他就算是拼着与你结怨的下场,也要泄一泄心头之火……”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七十六章 原告被告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