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六十八章 奇怪

第六十八章 奇怪

  一具让人有些意外的尸体,给刚刚划下落幕的局面,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些怨魂死尸,是不会对一具尸体的内脏感兴趣的。

  它们是怨魂,又不是丧尸。

  是魔怪吗?

  不,这酣战一夜,除了血魔这种说不出分类的邪物之外,陆林他们并没有瞧见有魔怪露面。

  所以……

  几人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便是曾经与董平、霸哥是队友,但因为在郸寨县城重置之前误食而变异成猪头怪人的那个哥们。

  叫啥来着?

  罗胖?

  这个家伙不但涉嫌昨晚进攻自己的队友,而且极有可能毕湘也落在了它的手里,生死不知。

  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胆,跑到这儿来,挖土掘尸,啃食同伴内脏……

  这事儿,着实也太过于古怪了。

  对了一下各自猜测之后,田小冲有些惊讶地说道:“那玩意,变异之后,似乎还是有一点儿理智的啊?”

  陆林点了点头,说对。

  要是没有理智,那么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自己人”下手了。

  之所以如此,估计是因为……熟悉?

  为什么会选择吃内脏呢?

  难道是因为,这样做,可以变得更强吗?

  大家心情沉重,因为如此一来,可以肯定,除了怨灵、魔怪和恶灵之外,他们还将面临着第四种敌人,也就是那变异之后的天师……

  从毕湘的失踪,可以推测出来,这玩意在白天的时候,也可以自由行动。

  而且陆林他们也相信,类似于罗胖一样的变异者,绝对不止他一个。

  这种变异的天师,等同于入魔的修行者。

  这些家伙,对于自己人的了解应该很深,反而更容易威胁到他们的生死……

  交流过后,陆林带领着大家将这具再也没有任何价值的尸体重新弄回了原来的那一处土坑里,将其埋了起来,田小冲这边还弄了三炷香,给点燃之后,插在了坟头上。

  看着这袅袅青烟,又想起死去的董平,以及生死不知的毕湘,还有董平临死前的恳求,陆林多少有些心意难平。

  可以猜测得到,董平这位外表洒脱、内心拘谨自卑的老哥,多少还是有点儿喜欢毕湘那位大美妞儿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临死之前,对陆林有此嘱托。

  我死了,没关系,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她……

  这不是爱,只是一份卑微的仰慕。

  求而不得。

  ……

  三炷香燃烧一小半,陆林突然间唤出了杨宇来,指着那坟头问道:“能追踪吗?”

  杨宇沉默了一会儿,居然点头说道:“可以试试。”

  陆林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随后对旁边的田小冲和蒙虎说道:“你们在这儿自行戒备,我去帮董平完成遗愿……”

  听到这话儿,田小冲大为吃惊,连忙拉住了陆林,说道:“你别激动啊,这会儿还是很危险的,黑暗中不但有那些邪物,还有觊觎你的同行……”

  这些同行,不仅仅只是周建国,甚至还有可能是那什么庞光……

  田小冲不愿让陆林单独赴险,但陆林这回心里却已经有了决断,并没有听信田小冲的规劝,而是冷然笑道:“给的便是机会,就看那帮家伙,敢不敢来了……”

  说完,他朝着田小冲和蒙虎一拱手,却是跟着杨宇,朝着石桥那边走去。

  他这边一走,蒙虎和田小冲都惊了,面面相觑,而随后单俊和高飞赶了过来,问什么情况,陆林怎么一个人就走了呢?

  田小冲眯着眼睛不说话,而蒙虎则将刚才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单俊听了,抿嘴不言,而高飞却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这也有点儿太傲了吧?当自己是茅山萧四呢?”

  蒙虎也有点儿不太高兴,说:“不管怎么讲,他这点儿把我们当外人了。”

  就在这时,田小冲却开口发了话:“陆林他的压力也挺大的,正是因为在乎我们,他才会这么‘鲁莽’……”

  单俊也说道:“其实吧,他那人平时太过于内敛了,所以你们可能没有觉得,至少在我看来,他未必不如萧四……”

  高飞听了,忍不住笑着说道:“我知道陆林救过你,但你要说他比得上萧四——这,我觉得你讲的这话,有点儿不够客观了点。”

  单俊还未开口,田小冲却说:“高飞你个小崽子,你这是在质疑你爸爸的眼光?”

  “去你大爷的,我才是你爸爸呢……”

  简单一句话,直接将楼给搞歪了,高飞冲着田小冲就大喊起来。

  气氛一下子就没有那么沉闷了。

  而另外一边的,陆林已经走过了石桥,跟着杨宇一起,在长街之上快速飞奔着。

  健步如飞,不作一丝停留。

  郸寨老县城这边,经历了几天变故,大部分的建筑都变成了废墟,长街狼藉,虽说天边有些光华,但周围却还是有拼斗,黑暗中时不时传来一阵沉闷的兽吼,内中包含的恐怖,让人闻之心惊……

  但陆林却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跟着杨宇,穿过了大半个县城,最终来到了一大片方方正正、高墙铁丝围着的建筑来。

  县人民监狱。

  再过几年,估计就会改名为看守所了。

  这地方在郸寨县的西北角,已经属于郊区了,再往北走,是一个叫做“龙堂”的小村子……

  陆林停留在距离监狱五十米开外的一排平房,这儿是好几家修车铺连成的街边小店,地上满是机油垢,空气里充满了汽油的味道,而陆林便停留于此,眯眼打量远处,然后问杨宇:“就在那里?”

  杨宇说道:“气味就是在那里消失的……”

  陆林在天色将明之间,打量了好一会儿,突然间他一挥手,将杨宇收了,转身离开。

  他来到了修车铺后面的巷子,随后几个转折,人便消失了去。

  十几分钟之后,陆林出现在了一栋危楼的楼顶之上,望着不远处的一处浅坡,两边相距十米,但因为山城地形的关系,使得真实的路程,其实很远。

  这边能够眺望监狱之中的情形,但陆林却将注意力,投向了那边浅坡。

  因为他瞧见了一头浑身脓血、潜伏在地的魔怪,正趴在了浅坡斜面,仿佛在狩猎着什么。

  而在那魔怪身后的六米处,有一个人在那里蹲伏着。

  那个人,却也是龙虎山的天师。

  周小蔫。

  因为角度的关系,陆林这边对浅坡一览无余,所以他能够瞧见在另外一边,有一个汉子大步走到这边来,然后大声喊道:“小蔫,那边已经搞定了,老五让我过来问你,说要不要回一小那边去……”

  这人,是周小蔫的队友?

  不知道为什么,陆林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身影藏好,随后听到那汉子边走边喊道:“小蔫,小蔫……”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翻过坡坎,朝着这边走来。

  在浅坡的这一边,潜伏着一头可怕魔怪,而魔怪的不远处,周小蔫半蹲在那里……

  但不管那汉子怎么招呼周小蔫,周小蔫却完全不作声,仿佛融于黑暗之中那般。

  这是干嘛?

  合伙蒙骗那魔怪吗?

  陆林感觉有些奇怪,一直到那汉子翻过坡,朝着这边走来,随后被那暗中潜伏的魔怪一把扑倒之时,陆林都还在想着这是几人在演戏做局。

  而等到那汉子的脑袋,被魔怪恶狠狠啃下来的时候,陆林才突然间发现……

  不对劲!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第六十八章 奇怪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