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一百二十章 慨然

第一百二十章 慨然

  萧四的话语让陆林下意识地眉头一跳,然后目光却是落到了眼前这水井来。

  水井之上,一个满是符文的大石磨盘将其盖住,但这玩意就好像是烧开水之后的水壶一般,那水壶的帽儿,一直“噗、噗”地跳动着,一刻都不曾停歇……

  而萧四此刻却说,井底之下,却是藏着肉息虫的秘密。

  陆林意识到了这话语里的严重性,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可是第一天遇到的肉息虫?”

  萧四点头说道:“对——第一夜那三头精英怪都露出过面目,不过都是最虚弱之时的状态,我这些天一直在打听,那天冒出来的魔怪和恶灵无数,但能够算得上精英级别的,只有三个,一个就是这肉息虫,另外一个,是那天你瞧见过的摩罗将军,再有一个,却是一头叫做嗜血的五星鬼王……”

  陆林听完,发出了一声惊叹。

  萧四看在眼里,缓声说道:“其实那日之境地,类似于一个片头预告,我得到的消息是,除了那头摩罗将军落败在了我手中,其余两个,你都是有见过的,对吧?”

  陆林点头,说对。

  三头精英邪物,居然有两头在一夜都给自己碰上了,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

  萧四说道:“这三头精英邪物的实力,你我之前也有过探讨,在我看来,不管是那什么摩罗将军,还是五星鬼王,都属于有上限、可控之物,唯有肉息虫这东西,深不可测,不但有着巨大的上升空间,而且还能够源源不断地招来异界魔怪,若是真的让这家伙成长起来了,别说你我联合,就算是所有人都来搏命,恐怕也无一人可以得活……”

  陆林听到他这郑重其事的分析,终于明白了:“也就是说,若想要活下来,就得趁着这肉息虫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将其毁去?”

  萧四点头,说对。

  随后他指着井下说道:“此处有着极大秘密,我之前虽然觉察到了,将其封印,但介于当前局势并不明朗,所以心存侥幸,想要拖一拖,但现在看来,越拖越不是良法,唯有冒死下去,将那肉息虫的秘密找到,然后寻找线索,最终摸到那玩意的本体真身处,将其干掉……”

  陆林听他说完,脑子有点儿乱,挠了挠头,说道:“你就说该怎么办吧。”

  萧四说道:“一会儿我会将封印解开,里面肯定会有一股煞气冲出来——这煞气乃阴秽地煞汇集之气,而且是最为浓烈的那种,若无防备,很容易深陷心魔,变得狂躁易怒,嗜杀残忍,甚至有可能直接入魔了去……当然,这个我自有防备,你不必多管,到时候由秋媛在此镇场,压住这股煞气,而你我则下到井底过去,相互照应,调查肉息虫的线索……”

  陆林听完萧四计划,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既然那煞气如此厉害,能够污染心志,那么下去之后,如何保持状态稳定?”

  萧四从怀里摸出了一方玉符来,递到了陆林眼前,说道:“我于符箓之道上,略微有所心得,这几日制作出了这‘净心宁神符”,你将它贴身放着,能够屏蔽一切邪煞之气——当然,这个也是有时限的,我的估计,差不多是一小时左右吧……不过这算不得准,主要是看那阴秽地煞之气的浓烈度,如果你感觉到这玉符滚烫不已,那么最好在三分钟之内选择撤离……”

  陆林问:“否则呢?”

  萧四抬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否则你很有可能入魔,会选择对附近的人,也就是我动手……”

  陆林有些惊讶,问:“然后呢?”

  萧四说:“你若入了魔,那么最好的解脱办法,就是让我杀了你——当然,如果我入了魔的话,也请你千万不要犹豫,一击必杀,这样子你我皆可以不受苦……”

  陆林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这么狠?”

  萧四突然想起什么,对陆林说道:“对了,一般来讲,阴秽地煞汇集之处,极有可能是无序之地,这件事情,你去过监狱,应该清楚,所以你我之间的搏杀,应该不会被计入天道系统的惩罚之上……”

  什么?

  萧四抛出的这个情况,让陆林又是大吃了一惊。

  如果说他之前还有几分惊讶的话,那么现在却是又惊又疑……

  能够自相残杀啊?

  陆林的脑子里,几乎是下意识地冒出了一个可能来,那就是萧四会不会是将自己诓骗下了井里,然后给自己来一个痛快,随后将自己的资料给夺走了去?

  同行相弑……

  这件事情,一直是所有天师不愿去提,但又不得不面对的心魔。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是至理。

  而且说起来,陆林与萧四之间的交往,其实并不算多,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陆林其实是没有太多把握的。

  谁知道萧四会不会对他下手?

  但这个可能被陆林考虑了三秒钟,最终却还是被他给否决了。

  因为如果萧四真的想要这么做,那么他是不会如此坦然地跟自己提及的。

  萧四这人,虽然桀骜孤僻,又一身傲气,但往往骄傲的人,内心之中,都是有些坚持的。

  陆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的玉符,有多少?”

  萧四又摸出了一块来,说道:“材料有限,只有两块,本来想要给秋媛的的,既然你来了,那便交由你吧……”

  他话没说完,旁边的何秋媛却有些不满地说道:“其实给我也行啊,何必劳烦他人?陆林对这井底的情况,未必有我清楚!”

  萧四却没有与她解释,而是冷冷说道:“闭嘴。”

  随后他对陆林说道:“玉符在此,你若愿意,事后我必帮你——不过出发之前,我好赖都跟你讲清楚了,这一次下去,我也不知道会碰到什么事情,有可能啥事都没有,也有可能九死一生,去与不去,都看你自己的心意……”

  说完,他便这般看着陆林,没有任何劝解的话语。

  陆林看着一脸坦然的萧四,笑了笑,伸手过去,拿起了一枚玉符来,苦笑着说道:“我这人啊,天生命苦,白天刚刚卖完命,晚上却又要去鬼门关走一遭,哎呀卧槽……”

  他一边抱怨着,一边将那玉符挂在脖子上,贴身放好,然后问到:“怎么,现在下去,还是什么时候?”

  萧四揉了揉手,说道:“给你五分钟,交代一下遗言,我也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然后一同赴死……”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章 慨然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