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骄狂

第一百三十七章 骄狂

  周建国这些队友是怎么死的?

  从眼下的迹象来看,陆林就算是没有瞧见,也能够大约猜测出来。

  大概是死于张发财炮制出来的某位变异天师,甚至直接有可能是那位叫做“罗胖”的猪头怪人。

  而之所以对这几个家伙下手,大概是也是因为郸寨县城的大部分天师都加入了联合行动,单独行动的那帮人又都是实力出众之辈,使得这帮家伙的猎杀对象变得越来越少了,基本没有什么机会,所以才会将提高实力的方法,落到了自己人的头上来。

  当初周建国筛选同伴,基本上都是挑选那种实力不强,愿意帮他做狗的那种人。

  他并不指望这些人能够帮到他什么,而现如今更是没有什么用处,于是就很理所当然的卸磨杀驴了……

  当然,即便知晓周建国这种行为的“合理性”,但陆林还是被他的疯狂给吓了一跳。

  那家伙,虽然没有入魔,但那颗心,却比魔头还要黑。

  人命于他而言,不过是草芥一般的东西。

  能够利用时,那便使唤着。

  不能利用了,直接毁灭掉……

  这样的敌人,想一想当真是可怕得很。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做出这种“狗急跳墙”之事的周建国,以及他的盟友张发财,也侧面说明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周建国和张发财的实力大打折扣,已经没太多办法来针对他们这帮临时组成的庞然大物了。

  那几个家伙先前之所以能够呼风唤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众人的相互猜忌,以及不团结。

  当真正众人都联合于一处,虽然依旧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嫌隙和恩怨,但周建国他们发挥的空间,却已经不大了。

  而且经过知情人不断地宣传,周建国等人的名声,已经是臭不可闻了。

  如果让这儿的天师返回现实世界,只怕事情还会继续发酵……

  陆林与萧四聊完之后,下了楼来,回到房间,瞧见小队里的其余四人都在这里等着他,连田小冲和高飞都在这儿等待着。

  很显然,大家都在关心着晚上的事情。

  陆林将自己在楼顶天台上与萧四聊的事情,有保留的大概聊了一下,重点讲了两处,一个是任务的急迫感,再有一个,则是今夜的行动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大家听完之后,又惊又喜,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陆林也知晓大家的感受,聊完之后,却是看向了庞光,说道:“庞光兄,我身体有点儿没缓过来,今日之事,可能需要你多加照应了……”

  庞光这几日与大家混得不错,似乎也没有了之前的疏离,点头说道:“那是自然。”

  陆林针对着这两处地方又讲解了一番,然后集思广益,作了布置,差不多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让大家先回去稍微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等到七点半集合。

  众人离去,就剩下田小冲和高飞留在房间。

  田小冲听到人声已远,没有再掩饰心中担忧,说道:“要不然我今天带两个人,跟你一起去?”

  陆林忍不住笑着说道:“你不是居中指挥嘛,这个时候跑了,到时候别人找谁去?”

  田小冲认真地说道:“指挥多的是,兄弟却只有一个。”

  这家伙别看平日里油嘴滑舌,满嘴跑火车,但这个时候却是动了真情的,死死盯着陆林,陆林忍不住好笑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田小冲恼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就说你这几天,有睡过几次好觉吗?回回都是做噩梦惊醒……陆林我不是说你,你这个状态太紧绷了,说不定什么时候那根弦就绷不住了,直接断掉了……”

  陆林摇头,说道:“我做噩梦,不是因为情绪紧张。”

  他与田小冲又解释了几句,田小冲瞧见他不听劝,很是气恼地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韩玲儿却是赶了过来,还带了一锅广式煲仔饭,也不知道她从哪儿弄来的材料,还别说,还挺香,热气腾腾,腊味扑鼻香。

  韩玲儿与陆林聊了不到两句,还没有进入正题呢,结果颜如水也带着晚餐过来了。

  不过她带的是西式的牛排和沙拉……

  得,陆林不得不吃了两顿饭,好处是两个女的相互戒备,反倒是用不着听太多唠叨话。

  等送走两个妹子之后,田小冲嘻嘻笑着走了进来,完全忘记了刚才气冲冲推门而出的劲儿,冲着陆林说道:“可以啊,啥时候的事情,竟然把两个身家丰厚的大美妞儿给迷得神魂颠倒了?”

  陆林懒得理他,翻着白眼说道:“你们不都觉得我在癫狂送死吗?人家不过是来给我送断头饭的而已……”

  田小冲嬉皮笑脸地说道:“哎呀,大腿哥,你怎么还生气了?我之前不是没想开吗?好了好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看低你,不应该不相信你的实力——其实都怪秦远那小子,要不是那小子在那儿明里暗里嘲讽你,我怎么可能憋着一肚子的气?”

  这家伙对着陆林一顿告饶,等到了末了,陆林临行前,却是摸出了一张符箓来,郑重其事地交在了陆林手中,说道:“这是我当初进来的时候,我老姐交给我的风符,你拿着吧,要万一见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立刻捏破,直接扯呼再说……”

  陆林知晓此物珍贵,没有收下:“这是你老姐留给你保命的,你给我干嘛?”

  田小冲贱笑嘻嘻地说道:“我特么的每晚留在这大楼里,跟一帮少妇老娘们和小姐姐聊天打屁,爽得要死,有个毛的危险啊?这东西还不如留给你吧。而且真要是遇到什么大麻烦,咱们需要逃命了,你的反应也比我快,到时候带上我就行……”

  陆林瞧见他说得认真,而且一副“老子拿出手就不收回”的架势,也没有再矫情,翻手收下:“那行,我就暂且替你保留吧。”

  田小冲听了,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别啊,这东西拿出来,就是要用的,没必要压箱底啊,该用就用,相信自己的直觉,千万不要犹豫,知道吗?”

  陆林瞧见这家伙叨逼叨,莫名就有些陌生。

  这家伙,还是当初那个一出场就要满场装逼的少年吗?

  怎么跟个啰啰嗦嗦的老婆婆一样啊?

  想到这里,陆林忍不住笑了,随后走出门去,来到了楼下,豪气十足地大喊一声:“小的们可在?”

  吴九灯、宫豹安、何鹏,乃至向来都绷着的庞光立刻过来捧哏:“在,大王。”

  陆林念着唱腔道:“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七章 骄狂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