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师密码 > 第80章 珍珑棋局桌上舞

第80章 珍珑棋局桌上舞

  处于走神状态的宇文皇图,表现的确差强人意,甚至差点儿就被那个面具男给斩杀了去。

  但是,宇文皇图之所以是宇文皇图,自然不止是这点儿本事和手段。

  若真如此,依他的性格,他早就不是一条疯狗,而是一条死狗,坟头草都有半米高了。

  有本事的人,才会有脾气。

  本事越大,脾气越臭。

  宇文皇图实力全开的时候,到底有多强呢?

  无人知道。

  连他老子,都不知道。

  毕竟,天师的秘密,只有自己最清楚。

  就连至亲,都不能告知……

  而见过他实力的,只有一种人。

  死人。

  在确定了敌人足够强大之后,宇文皇图当下也是抛开了一切杂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甩出了王炸来。

  何为“王炸”?

  顺子,飞机、四个二,一对王……

  要不要?

  要不要得起?

  狂怒之中的宇文皇图越发冷静,直接将最为强势的阴灵全部祭出,帮他镇压场面,又唤出了灵兽护体,保护住脆弱的身体之后,直接开启了三阶基因锁,并且将昊天刀这把顶级法器的力量激发到了最强状态,随后朝着对方斩去……

  这一回,他只求一个结果。

  那就是……

  敌人的死!

  然而……

  这世间,你真的是有一手好牌,就能够赢得顺利吗?

  不。

  你就算是有四个二,一对王,那又如何?

  我有TNT!

  真炸弹……

  唰……

  一道划破了空间的刀气,在一众阴灵镇场,锁定住了对方的身影之后,朝着前方陡然袭去。

  下一秒,刀风掠过,那个面具男横剑而挡。

  断,断,断……

  宇文皇图心中狂呼着,意念锁定。

  噗……

  果然,在他这极尽全力的一刀之下,那人终究还是支撑不住了。

  这一刀,不但将面具男的手中剑给斩断。

  人也给斩成了两截。

  不但是人,就连他身后的大片树林,上百米的林子,以及小半个山头,都给这一刀斩断……

  如此威能,倘若有旁人瞧见,一定会吓得目瞪口呆。

  这,居然是一位大天师的手段?

  怎么感觉,比许多成名已久的真人,还要可怕?

  不过……

  这就是宇文皇图!

  让无数人为之忌惮的宇文皇图……

  瞧见眼前断裂的一切,宇文皇图在某一瞬间,变得无比的自豪。

  这世间,也就只有他一人,能够在大天师这个级别上,发挥出如此可怕到极致的效果吧?

  不过在得意之后,宇文皇图却又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儿。

  从自豪到疑虑,时间非常短暂。

  因为有一幅画面,很是突兀地浮现在了宇文皇图的脑海里。

  那就是昨天,三大真人,加上一个真人猎手,围攻震旦商会前会长张信灵的场面……

  等等,不对!

  几乎是一瞬间,宇文皇图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心头一阵悸动,下意识地激发身体,想要隐入虚空之中去……

  但攻击,却如同噩梦一样,终究还是如期而至了。

  在他的身后,凭空浮现出了一个人影来。

  人影抬手。

  出剑!

  简简单单的一剑。

  朴实无华,且枯燥的一剑。

  平平无奇的一剑。

  干脆利落。

  总之,就好像是你早上出门,跟村口二大爷打了招呼,然后去买油条豆浆一般平常……

  毫不突兀,很是寻常。

  但这一剑,却有如命运丧钟一般,斩在了宇文皇图的身上……

  ……

  这话儿,很玄幻对吧?

  那么用人话讲……

  面具男出现在宇文皇图的身后,挥出一剑。

  这一剑,击中了宇文皇图。

  宇文皇图,飞……

  横飞数百米。

  轰……

  他直接砸进了山体之中去,紧接着传来了一声巨响,山体陡然轰塌了去……

  面具男望着那尘烟陡起的山丘,随后又看向了左右两侧方向。

  有人赶来了。

  终究未能永绝后患。

  他叹息了一声,转身两步。

  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整个事情,大概如此。

  半分钟之后,一个唇红齿白、长得像加拿大炮王的帅哥出现在了这狼藉的山坡边上。

  他若有所思地的打量着不远处的黑暗,那薄薄的雾气仿佛有着某种他熟悉的气息,但随后,帅哥又将目光收回,看向了不远处一片倒塌的山地前。

  而这时,有两个飘逸的身影浮现于半空,紧接着落入尘烟中。

  帅哥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随后他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十几秒钟吧,他来到了破碎的山体之前,此刻的尘埃,已然被某种气息给凝固,簌簌落地。

  大地一片清明。

  随后有某种夜明珠一样的东西浮现在了好几处地方,将场中照得透亮。

  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打量前方,他旁边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瞧见了过来的帅哥,赶过来招呼道:“庞光,有什么发现?”

  庞光听了,耸了耸肩膀,苦笑道:“没有。”

  金丝眼镜周柏满脸慌张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庞光没有回答,却看向了前方的那一片垮塌的山体之中去。

  在那儿,有一个脸色枯黄、脑门微秃的半老头子在那儿盯着,几秒钟之后,他大声喊道:“出来了,出来了……”

  有个身穿素袍的长者,冷着脸将一个浑身包裹在金甲之中的男子,从一片废墟之中拉了出来。

  金丝眼镜瞧见,不由得艳羡地说道:“啧啧啧,不愧是二品金装,这玄阳甲铠的防御力,着实让人羡慕……”

  本次拍卖会最大的噱头之一,二品金装玄阳甲铠,却是落到了此人身上。

  就在此时,那个被素袍长者托着的铠甲之人突然清醒过来,随后一翻身,却是落到了地上,打量了周遭之后,有些意外地说道:“崆峒子?”

  那素袍长者听到这家伙对自己直呼其名,顿时就有些不太高兴了:“小辈,我与你父亲可是同辈……”

  呵呵……

  从昏迷中苏醒的宇文皇图脸色铁青,他没有理会眼前发脾气的崆峒子,而是看向了庞光:“那个面具男呢?”

  庞光耸肩说道:“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影了!”

  “妈的!”

  宇文皇图大怒:“那还不去追?”

  不远处的王安石冷冷问道:“追?往哪里追?你告诉我,人去了哪儿……”

  宇文皇图:“这……”

推荐阅读: 龙抬头 (抚琴的人) 神澜奇域(唐家三少) 长宁帝军(知白) 金钱无罪(三观犹在)

看网友对 第80章 珍珑棋局桌上舞的精彩评论